当前位置: 威海广电信息网 > 娱乐时空 > 正文

被轮奸口述 教官疼轻点好大好热

“等等,这位王爷,我想您误会了!”无缘无故就要被砍头这还了得,叶圣连忙赔笑,说道,“在下并不是明教逆徒,而是武当派人士!之前因为被明教护法顾朝所捉,才被迫和他一同赶路,听他使唤!”

明教护法顾朝?唐延眼眸一亮,这一次围攻凤凰山扑了个空,他就想要钓一条大鱼回去向皇兄耀武扬威呢,听到此话,唐延激动起身,“明教的顾朝?他往哪里去了?”“他把我踹下马,朝北而去了!王爷如果现在派兵,说不定还能追的上!”叶圣低头回答。

唐延便不再犹豫,立刻挥手道,“王百长,立刻率领百名勇士前往北面抓地!”哗啦啦,河涧便顿时少了一小片人,瞧着士兵骑马奔腾向北而去,叶圣又看向唐延,低头说道,“这位王爷器宇非凡,一表人才,想必就是鲁王了吧。”

鲁王,正是唐延的封号,曌朝皇帝唐清有许多兄弟姐妹,鲁王并不是出名的一个。因为唐延碌碌无为毫无业绩,叶圣能听说过他的名号才是有鬼了。唐延眼眸一亮,立刻露出灿烂微笑,手也搭在了镶嵌着宝石的黄金剑柄上。

当!宝剑出鞘,唐延麻利的割断了叶圣双手上的麻绳,他微笑着瞧着叶圣说道,“既然是武当弟子,那么肯定是侠义之士。不瞒你说,本王第一次见你,就有一种一见如故的感觉,总觉得你很是眼熟。”

叶圣心中偷笑,连忙低头说道,“可惜在下与王爷相见恨晚,今日是第一次相见!”站在唐延身后的海公公阴柔的眼眸盯着叶圣上下打量着,然后尖嗓子淡淡说道,“你既是武当弟子,身上有武艺,怎么会被顾朝挟持?你身份不会这么简单,不然,他大可以杀了你,抢走你的马!”

老太监,这里有你说话的地方吗!叶圣叹气,温和凝重的瞧着这贴着假胡子的死太监说道,“这位公公,在下学艺不精,身上武艺已经被顾朝废去了!并且还服下了明教秘毒寸心散,至于他为何不杀了在下,只是为了找人领路罢了。”

叶圣脑筋转得快,不慌不忙的说道,“那顾朝听说要去重庆,和在下同路,可惜他又不认识路,长途跋涉,他便挟持了在下,在下与他已经并肩赶路一天多了。”顾朝要去的地方是西面的贵阳,叶圣却说了一个北面的大城,这也算尽意思了。

海公公盯着叶圣,缓缓点头,自言自语般道,“明教确有其毒,而且看你样子,毫无本领在身,原来是被废去了武功,明教逆徒,果真是心狠手辣!”

“是吗?那还真可怜呢!”唐延瞥了叶圣一眼,“瞧你确实病恹恹的不像个练武之人,没想到竟被人废去武功还服下了毒药,真是可惜。”唐延手指摩擦着衣袖,冷笑道,“不过你放心,本王会替你报仇的!来人,备马,我们前往杭州!哦,顺便给这位少侠也准备一匹!”

“……”叶圣欲哭无泪,前逃狼窝,后入虎穴,这都是什么事情呀!有海公公这种令人不自在的人在眼前,叶圣没拒绝抗议,否则,言多必失。开开心心的脱离了顾朝的魔爪,又莫名其妙的混入了朝廷的兵马之中和唐延等人同行。

骑在马上,全军向北而去。唐延也是个实在人,从叶圣这边道听途说便信以为真,对‘顾朝前往重庆’的事实毫不猜测怀疑,叶圣有点担心,现在的皇家中人,都是吃着皇粮却没有脑袋的吗?这以后的天下,可怎么办呦!

行军沉闷,再加上唐延和海公公并不是和自己并肩赶路,所以叶圣一路上很无聊很寂寞。尾随唐延百步之后,叶圣便看到了之前追击顾朝的百人在半路相遇了。那些士兵一脸自责忐忑的说了几句话,便挨了唐延一巴掌。

“废物!一个受伤的人都追不到,你们这些虎豹营的兵都是干什么吃的!”唐延的怒喝声震彻回荡在路边,随即,唐延盛气凌人的仰着下巴,对身后人马说道,“全军加快步伐,再派一百人快马加鞭向北捉拿明教逆徒,谁能活捉,赏银五千两!”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很快,一只精英的百人骑兵阻止起来,立刻向北先行而去。叶圣看了看左右,身旁的士兵仍旧密密麻麻、一眼望不到头,自己若是现在逃跑,恐怕会被射成筛子。叹了一声,叶圣垂头丧气的紧跟而行。

唐延带的兵空有其型,看起来很威风很霸气,但是眼尖的叶圣瞧见了这些兵没个训练有素的样子,弯腰气馁的、谈笑风生的,甚至还有几个家伙,一边赶路一边不停地嚼着瓜子,实在没个德行。

赶了一下午,众人自然没有遇到顾朝,唐延脸色不好看,以为这么一条肥鱼又从自己口中脱逃了。落地扎营,士兵在这坑坑洼洼的荒地上扎着帐篷,这种事情有别的士兵代劳,叶圣也乐得清闲,随便走走,瞥了一眼四周夜间能顺利逃走的路线,然后叶圣便听到了身后的呼喊声,“这位少侠,我们王爷有请。”“好,请带路。”

身着白丝蓝衫的叶圣走进了唐延的帐篷,帐篷内有软塌、兽皮毯、美酒还有佳肴。真是奢侈啊!叶圣感叹,看到了坐在桌案后的唐延,立刻上前抱拳,“不知王爷找我来有何吩咐?”“少侠请坐,还不知少侠名字?”

“叶圣。”叶圣这是第一次告知唐延自己的姓名,唐延缓缓点头,“叶少侠,不知道那顾朝挟持你的这几日,除了说要前往重庆,还透露出什么东西?”“这个……”叶圣犹豫着,并没有率先回答。

他若是回答‘没有’,今晚上吃的东西肯定和外面的士兵一样一样的了,怎么编出一个荡气回肠、曲折百变的故事来凑时间,好能赖在这里和唐延一起吃吃喝喝呢?见叶圣低头不语,站在唐延身后的海公公不屑哼了一声,手指摸着腰带微弹,一张折叠整齐的百两银票如镖般打在了叶圣身上。

即使这是柔软纸张,但是叶圣胸口竟然还隐隐作痛。叶圣震惊看了海公公一眼,好强悍的内力。“这位公公误会了,我视钱财如粪土,并不是见财眼开之人,即使没有这张银票,我也会说的。”一边解释着,叶圣一边将这一百两的银票放入怀中,皇家之人出手真小气,恋娘一个青楼女子都比你们大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