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威海广电信息网 > 娱乐时空 > 正文

木马上凸起电动木棒 女友很漂亮但是很松

罗山派的宅子带有江南的秀气,时青走进堂屋,却生生被腐烂的尸臭熏得倒退了几步。

放眼望去,罗山派上上下下数百人的尸体层层叠叠地堆在地上,四周点着香炉,却掩盖不了积压的恶臭。

佚影门残酷训练出来的时青都是堪堪忍受,更别说师女教的人。他们居住的环境冰清雪净,不沾染一点江湖俗气,这种场景如何受得了?

师女教主逃到屋外,发现守门的老头子已经醒了,便问:“怎的不好好安葬?”

老头子瑟缩道:“不是不想,是有人不让下葬啊。”

师女教主又问:“谁?”

老头子应:“太多了,我记不住……横竖官老爷就算一个。”

结不了案,又是江湖仇怨的事,一时半会,真没谁敢动。

屋内,时青绕着尸体堆走了一圈,确实有佚影门招式的痕迹,但是,从留下的痕迹这般明显判断,肯定不是佚影门下的手,凶手很可能是十分熟悉佚影门的人,这般作为,除了嫁祸不作他想。

外人对佚影门知之甚少,这种手段的确可行。

时青疑惑,为什么要嫁祸佚影门?得罪这个门派,对凶手绝对是百害而无一利的。

忽然,关子朗指向一具尸体,“它的脸被砍烂了。”

时青看过去,只见关子朗捂着口鼻向前走,“不止一具,都是被动过手脚的。”

时青这会倒是看走了眼,关子朗没说他就忽略了。他的心情越发复杂起来,这样的尸体有五具,藏得极好。

五个人,如果没记错,罗山派中雇用的佚影门暗卫正正是五个……

关子朗天生不喜过烈的香气或臭味,忍了小半个时辰,终于是受不住离开了宅子。时青跟随。

借着台阶的高度,俯看院子中百草尽枯,遍布血迹血痕,触目惊心。

师女教主问:你们有何发现?”

关子朗看了一眼时青,两人默契地瞒下了五具尸体的事。

老头绿豆小眼一转,哭了起来:“这里晚上啊,可吓人了啊……许多黑影窜进窜出,还有刀剑拳头的声音,一定是冤魂不宁,困在灭门那个晚上出不来了……”

师女教主旁边一个弟子缩了一下,强忍恐惧。教主揽他入怀,好生安抚。

时青对鬼魂之事颇为信服,既然他一个现代人都能以灵魂进入这个世界,鬼魂存在就不是什么天荒夜谈了。只是,这个老头,也就是文祈话中有话,重点却不在鬼上。

各门各派都有派人夜访,甚至发生正面冲突——这才是文祈要传达的信息。

到了晚上,一行人在山庄外的守林人小屋里将就地睡下,夜深人静时,“老头”来了。

时青不能离开关子朗太远,即便是跟文祈谈话,也要分出一半心思在关子朗身上。

‘不是程虎威派你来的吧。’他打手语问。

‘不是他,他忙着当他的山贼头子呢。’老头露出了和满脸沧桑不相符的笑意,‘是堂主临时调我回去的,佚影门有麻烦,没任务的和预备出师的暗卫们都陆续被召回去了。’没出师的暗卫,接的任务普遍不难,像时青这样雇用周期那么长的很少。

门中出事,预备役暗卫们的雇主们即便出再多的钱,也基本不可能续约。

文祈估计就是因为这样才离开了程虎威,到了这里。

‘你马上也会收到命令。’文祈说。

‘回门?’

‘不是,你有契约在身,可能会让你留神收集与佚影门相关的消息。’

‘嗯。’

‘青,我知道你想脱离佚影门,但现在不是好时机,针对佚影门的陷害可能会继续,倾巢之下焉有完卵,带着暗卫的身份,我们哪儿都逃不了。’文祈说。

‘……谢谢。’

月色西沉,夜色最浓的时候,十数道黑影从四面八方潜入。

时青一行人不约而同地醒来,追了上去。

根据文祈收集的情报,这些人确是不同门派的高手,每晚都到这里来厮杀,为的是找到一件神秘的古董,具体是什么,文祈还没探听出来,现在暗卫和探子的行动都受到很多约束。

潜入院子,院中各处可见黑衣人们缠斗不清,分不清哪个是哪个门派帮会的,借着黑夜的掩护,招式使得凶狠。

到底是什么东西,比上百条人命更重要,让这些门派的人不顾脸面争抢?

突然,几个黑衣人顺利突围而出,却是直奔宅子后面的柴房。

时青猛地踏出半步,却硬生生地刹停了,因为任务在身,他不该率性行动。关子朗拍拍他的肩,“想去就去,不用顾及我,我与教主足够应付了。”

话是这么说,时青还是犹豫了一下才追出去。

他前脚刚走,后脚师女教主和关子朗就被人盯上了。原来这十数人不是全部,后面接着有人潜入。一瞬间发现隐匿的他们,可见对方绝非善类。

关子朗,师女教主及其弟子迎战,衣抉翻飞,风声霍霍,尽可能把对手往外兜。可惜天不从人愿,不等他们将人引开,另一头打得火热的黑衣人便也发现了这边的动静。

“关家关大少爷?”某黑衣人脱口而出。

关子朗扫了一眼他的武器,神色一凛,施礼:“正是小子,敢问贵派不是闭关练功了么,特意跑来这个阴森宅子……”江湖上的名门正派,势力不大不小,却也加入了这场不明就里的纷争。

寒芒骤闪,关子朗一个侧身闪过,剑刃堪堪掠过鼻尖,割断了他飞散的几缕黑发。

“我敬重贵派君子风范,却不成想今日还能一睹贵派别样手段!”关子朗微怒。

师女教主腾空而起,再俯冲而下,两臂长袖鞭子一般飞舞,几下便制住了两个黑衣人,“人要杀你,再说废话做什么,出招还击!”

再到时青这边,他步履轻如雪片落地,轻轻地跟在后方,看黑衣人们翻箱倒柜,将杂物尽数扔出屋外,趴在地上敲敲打打。

时青使出看家本领,不动声色地射出几枚毒针,“呜!”中针者闷哼着,七零八落地倒了一地,时青走进人群中唯一的一片空隙,跺了跺——有暗道?

他转而看向柴房各处,在一个瓮中发现了一个可以旋转的把手,陶瓮在角落蒙灰,谁都没想到里头还藏着机关。

咔嗒声一下接一下,靠宅子的那面墙突地弹开了一道缝。微妙的气味顺风吹入,里头黑如墨汁,伸手不见五指。

时青小心翼翼地推出一道单人进出的入口,探出上半身,却什么都看不到。

罗山派怎么也有这种机关,藏的是什么?

难道……和灭门惨案有关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