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威海广电信息网 > 娱乐时空 > 正文

秦苒程隽小说全文阅读 云娘全文阅读

作者有话要说:

额,又有好久没更新了民那我错了>  10.22 木曜日(周四)

在校长室看见大哥了,进去的时候他正在办理退学手续。三谷校长毫不避讳地挽留他,两个人猜谜语式的对话方法还真是一点也不华丽!

他出去之前朝我眨眨眼,他找我。其实这么多年我们并不多说话,也不亲热,和他在一起有一种被看穿的感觉,让人很不舒服。

出去的时候留了个心眼,他果然在楼梯口的视觉误区等着,一声随意的休闲装显得他的身形更加挺拔,依然是一脸让人厌恶的无所谓的表情。

强者总是会用外表掩盖掉他的犀利。父亲是,大哥是,绯樱月也是。

或许她才是藏得最深的……

又写远了,最近总是这样。

还没等我说什么,大哥的第一句话就把我吓了一跳。他说:你喜欢绯樱小妹妹吧。

藏了这么久的事情被人说出去倒也没有很震惊,反而有一种轻松的感觉。那时候根本没有时间去思考他到底是怎么知道的,木然地点了点头。人类是一种很神奇的生物,忍足问的时候我就从来没有正面回应过他,但是大哥就这么突兀地说着我却把藏在心里这么久的事情捧了出来,大概是中了什么魔障吧……

“不过是猜猜的,不是说说,我最近的运气真好。”他似乎是开玩笑的语气让人郁结。谁说过的,大哥这种人说的十句话里面十一句不能信。哦、对了,是他“女朋友”

“嘛~好好珍惜她,如果能追到小妹妹的话。”他拍了拍我的肩,感觉好像壮士赴死似的。

我别开脸,那时候脸上的表情大概很难看。

“别害羞嘛,我早就说过了,如果害怕就不要说‘爱’。”前半句还是开玩笑的样子,下一秒就严肃起来。

我始终没有说话,心跳的速度一直很快,可是那时候自己都没有发现。

“你在害怕一些不知所谓的东西。……”他停顿了很久没再说话,我知道他大概是把一些讽刺的话压下去了。他们一个个都把我当成孩子,即使我在他们眼里真的是个孩子。

“连说都不敢说出来,早点和哥哥一样找个基友共度终身吧!”他笑得很揶揄,“如果迹部家这一代的儿子全部变弯的话老头大概会气得重新找个MM生个叔叔= =”

今天他说了什么我忘了很多,只记得个大概。这也许是我们之间最后一次的谈话,而我什么也没说,尽管如此我还是决定把这一切都记录下来。

明天上午9:00的飞机,绫濑川慎吾和他的“女友”决定回上海。

10.23 金曜日(周五)

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想了很久,同作为兄弟,大哥能够为了他放弃自己的一切,而自己只能不华丽的躺在床上纠结不定。

真是……剧烈的反差。

又想到了绯樱月,她的面容很清晰地刻在脑子里,那张脸真的不算很漂亮。

自己喜欢她什么……这种古老有经典又不华丽的问题我现在居然回答不出来,喜欢就是喜欢了,陷进了那个可怕的泥潭里面大概就再也出不来了。

那天晚上不出所料地难以入眠,房间里的温度和香水都是一如既往,却让人感到格外烦躁。

真是个麻烦的女人。

今天上课的时候看了看表,果然已经过了九点,大哥大概已经在飞机上了。能够飞离日本这片故土,也许他会觉得这是一种幸运,即使他需要放弃在日本辛苦打拼下来的产业一切在中国从零开始。

绯樱月很少被叫出来回答问题,她那天睡得晕晕忽忽的看了眼手机,然后开始跟谁发着短信,然后时不时看着窗外发呆,一点都不华丽。

晚上那个无疾而终的问题又重新在我脑子里出现,然后我发现无法再欺骗自己,我是喜欢她的。

一个一点也不华丽的疑似吸血鬼。

也许大哥还在的话,他会眯着眼睛朝我暧昧的笑,说:你小子终于开窍了嘛~

不知道为什么,有的时候竟然也会有些怀念。

部活的时候跟忍足坦白了。

他挤眉弄眼笑得很厉害,然后同样意味深长的拍拍我的肩:任重而道远啊……

毫无疑问的他被罚了加倍的训练量,不过这小子总会耍无赖似的把他赖掉。

训练量翻倍变成了罚跑圈,只要5圈。

他走之前疑似幸灾乐祸地朝我说:绯樱月真不好追,部长我同情你……

不过,迹部景吾想要做成功的事情,有哪样会是失败?

10.26 月曜日(周一)

考虑了两天,最终没有想出什么一定能把她追到手的好方法。

首先,我们到现在还是互称姓氏,甚至有时绯樱月还会对我用敬语,“君”这种称呼,越听越像是在叫小孩子。

第二,我们几乎没有单独相处过的时候,唯一的一次就是在全国大赛之后。比赛完之后有些晕晕的而且心情不好,根本就没有怎么说话。

第三,如果她是吸血鬼的话,那么很有可能不接受。

第四,年龄之间的差距。虽说表面上相差不多,但是实际上的年龄又有谁知道呢?如果说……真的是大了那么多年的话……咳。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她还什么也不知道!!!

该死的,她到底是要迟钝到什么地步啊!

好不容易拉下脸问了忍足,被他敲诈掉免除以前所有欠下的“加餐”之后,他就滚去给我想办法了。

谈恋爱这种不华丽的小事,怎么可以难道本大爷呢!

(你够了你,还没谈上呢傲娇个P啊= =)

10.28 水曜日(周三)

今天的全校学生会会议里提出了冬季的休学旅行,最后初等部投票决定去北海道,一共七天。下周一每个年级上交一份计划,最后决定日程。

下午忍足就在部活的时候乖乖跟了上来,他说休学旅行是个好机会,让我加油把握住。

等到让他说具体点的时候,他憋了半天摇摇头,然后说出了一句让我咬牙切齿决定罚他500倍训练量的话:部长你不愧是领导冰帝两百多人网球部的人,眼光太特别了!我是大众口味不好比啊~

当然,最后在我的威胁之下他还是只能继续帮忙。

北海道是个很美的地方,尤其是被冰雪覆盖的冬天。

决定把出行的日子定在12.20,考试结束两天,而且……期间还有一个圣诞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