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威海广电信息网 > 人才交流 > 正文

和40女人发上生关系 肉肉彩色不遮挡

那群男子顿时沸腾了起来。r?an w?e?n

“哇,她下来了。”

“她终于下来了。”

“我们终于感动了她。”

“凌丁冽,等会儿把她灌醉,你就可以抱得美人归了。”

“你看她今天穿得多漂亮,还刻意打扮了一番,肯定也对你动心了。”

“哈哈。”

“凌丁冽,你不但帅气,而且家里还有钱,睡她,还不是早晚的事。”

“她肯定被你感动死了,心甘情愿的爬上你的床。”

“我保证,她一跑下来,就会扑进你的怀里。”

“凌丁冽,快,做好准备,等会儿扑上去,抱着她,吻一口,转十圈……”

捧着玫瑰花的男子,就是凌丁冽。

在一群好哥们的吹捧之下,他洋洋得意满脸骄傲,笑得就像一朵盛开的菊花。

突然发现身边有个陌生人,不由得显摆道:“哥们,看到了么?”

“追女孩子,就要像我这样,要买花,买礼物,还要叫上一群好兄弟。”

“花,代表我浪漫。”

“礼物,代表我有钱。”

“这些兄弟,代表我人缘好,混得好。”

“像你这样,两手空空的过来,女孩子能喜欢你,才是怪事呢。”

他的兄弟打量向刘乐,全都鄙夷嘲讽起来:“是啊!你小子太小气了。”

“过来找女朋友,连朵花都不买。”

“就你这样的吝啬鬼,要是能找到女朋友,我们都能找一群了。”

“站远点,别妨碍我们。”

“等会儿,你女朋友要是下来看到我们,这一比较,就移情别恋了,你可不要怪我们哈!”

“让开一点。”

还有位个子高大皮肤黝黑的男生,推了刘乐一把,把刘乐推开了。

就在这时,长发披肩,妆容精致,面如桃花,穿着蓝色包臀短裙,踩着高跟凉鞋,双腿包裹着肉色丝袜的李兰兰,终于从楼梯口跑了出来。

还一副兴冲冲的样子,仿佛上台领奖似的。

“兰兰。”凌丁冽欢呼一声,就兴高采烈的迎了上去。

然而,李兰兰直接绕开了他,就像绕开一坨狗屎似的,还冷声道:“滚开。”

然后,她又洋溢出满脸灿烂笑容,快速的奔向刘乐,一头扑进刘乐怀里。

在这群男同学震惊的目光中,她还直接在刘乐脸上亲吻一口。

直接把刚刚涂抹的唇彩,印在了刘乐的脸上。

然后,滑过一道痕迹,又亲吻在刘乐的嘴巴上面。

“你终于来到了,让人家等了好长时间啊!”她抱着刘乐,娇滴滴的撒娇道。

刘乐有点懵,当众亲吻,可不在帮助范围之内啊!

在来的路上,两人可是已经商量好了,最多拥抱一下。

感觉李兰兰吻的特别熟练,还用舌头搅了一下,刘乐都有点不想帮了。

可是,李兰兰已经转过身来,扫视那群男同学,神气扬扬的介绍道:“他就是我男朋友,刘乐。”

这群男同学全都傻眼了。

特别是凌丁冽,刚才还看不起刘乐,还嘲笑刘乐两手空空,独自一人,没钱没朋友,连件礼物都买不起呢。

万万想不到他的女神,竟然已经被刘乐抢走了。

还有几个人,还担心刘乐的女朋友看到他们后,会移情别恋呢。

结果移情别恋的却是他们要表白的女生。

“兰兰,你,你们什么时候交往的?”凌丁冽难受的要命。

“关你什么事?”李兰兰冷哼道。

“你叫我过来,难道不是让我向你表白么?”凌丁冽颤声问道。

“我叫你过来,就是要告诉你,我有男朋友了。”李兰兰骄傲道。

还抱着刘乐的手臂,把脸贴在刘乐的肩膀上面,一副小鸟依人的可爱模样。

“你,你,你是不是眼瞎。”

“他空着手过来,连个礼物都不舍得买,连朵花,都没有,一看就是穷逼。”

“你跟了他,能幸福吗?”凌丁冽恼羞成怒,叫嚣起来。

“我要的不是幸福,而是性福。”李兰兰羞涩道,“刘乐可厉害了呢。”

听了这话,连刘乐都被她撩拨出一阵邪火,情不自禁的就搂住了她的腰。

凌丁冽都要疯了:“他没我有钱,他养不活你的,你跟着他肯定会受苦。”

李兰兰冷哼一声:“就是跟着他讨饭,我也心甘情愿。”

“你,你,你……”凌丁冽都要被气得吐血了,不知道说什么好。

“今后,不要再缠着我,知道吗?”

“要不然,我男朋友会揍你的。”李兰兰威胁道。

“揍我?”

凌丁冽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我有十几个兄弟,而且,今天都来了。”

“他,竟然揍我?”

“别说揍我,敢碰我一下试试。”

凌丁冽的这些哥们也被气到了:“兰兰,你吹什么牛逼?”

“你叫他碰我们兄弟一下试试?”

“麻的,也不撒泡尿照照。”

“不自量力。”

刘乐心里念着文惠惠,不想在这些人身上浪费时间,转身道:“我们走。”

李兰兰很想让刘乐帮她教训教训这些人,却又不好意思开口。

眼看刘乐走了,她也只好急忙跟上去。

就在她不报什么希望的时候,凌丁冽却带着那些人突然追上来,把刘乐拦住。

“你特么还想跑?”

“怂了是不是?”

“要是怂了,就赶快和兰兰分手,把兰兰还给我们。”

“怎么?不服么?特么的,还敢看我们?”

“兰兰说,你要揍我们。”

“光用眼神可不行。”

“来,你揍一下,让我看看。”

“你揍我一拳,我们每人揍你一拳,看谁揍得过谁。”

“孬种,动手啊!”

“哈哈,一个怂货。”

“兰兰竟然看上了你,真特么眼瞎。”

他们猖狂大笑起来,眼睛里满是不屑鄙夷与讥讽。

刘乐叹息:“我本不想多事,你们为什么偏偏要惹我呢?”

“看你们都是学生,我真的不想打你们,可是你们,实在是太贱了。”

他们更加愤怒了:“麻的,你敢骂我们贱?”

“惹到我们,你特么完蛋了。”

那位高大的男子怒不可遏了,挥起拳头,就猛地打向刘乐的面门。

刘乐一把抓住他的拳头,向身后一扯,这位男子直接扑倒在地摔了个狗吃屎。

“啊,他动手打我,他竟然动手打我,兄弟们,上啊!”

他痛呼着叫喊起来。

凌丁冽这些人顿时回过神来,就一起朝着刘乐动手了。

这些玉器学院的学生,在刘乐眼里,实在是太弱了。

他根本不屑于催动光影步,更是不屑于使用真气和灵力。

仅仅用他自身的力量,连一分钟就没用,就把这些人全都打倒了。

“嗷嗷啊……”惨叫声响了一片,一声比一声凄厉,一声比一声悠扬。

李兰兰拍着小手,眼泛桃花,欢呼雀跃:“哇,好棒,我男朋友天下第一。”

她被刘乐迷住了,迷得全身酥软,血液沸腾,面色潮红。

“走吧!”刘乐云淡风轻的向外走。

“亲爱的,等一下。”

李兰兰把刘乐拉住,然后就快速跑到凌丁冽面前,用高跟鞋踩着凌丁冽的驴脸:“你说,我男朋友厉害不?”

凌丁冽脸色铁青,愤怒不已:“兰兰,你会后悔的。”

“我不会放过你们。”他用力把李兰兰的脚推开,恨得咬牙切齿。

李兰兰又踩了上去,得意洋洋道:“好啊,那你就千万别放过我们,实话告诉你,我男朋友是武者,还怕你不成?”

什么?

武者?

怪不得那么厉害。

凌丁冽顿时吓得战战兢兢,魂飞魄散,直接服软的跪在李兰兰面前:“对不起,兰兰,我错了,我再也不骚扰了,请你们放过我……”

李兰兰一脚把他踢倒:“你个混蛋,泡了小红,泡惠惠,泡了惠惠还想泡我,小红为了你,流了两次产,你竟然还打她,你个畜生……”

刘乐皱眉:“他竟然还泡了文惠惠?”

“是啊,他追了惠惠半年多,惠惠不理他,他就又想泡我……”

不理他!

刘乐暗松一口气。

要是凌丁冽也害得文惠惠流产的话,刘乐都会忍不住一脚踩死他。

尽管惠惠没有理他,刘乐也一脚踢过去,直接把他踢飞出去十多米远。

肋骨都踢断了好几根。

剩下的那些人,刚刚爬起来,一看刘乐这一脚的威力,顿时又全趴了下去。

什么兄弟不兄弟的,此时谁也靠不住了。

“走吧!”刘乐赶时间,也不想每人再踢一脚。

“好。”李兰兰抱着刘乐的手臂,笑嘻嘻道:“亲爱的,你真厉害。”

“不要叫我亲爱的。”刘乐有点头皮发麻。

他把手抽回来,和李兰兰保持一定的距离。

“演戏呢,亲爱的,你都已经答应了。”李兰兰娇笑道。

刘乐暗叹一声,只好忍着。

眼看刘乐和李兰兰越走越远,凌丁冽拼尽全力的抬起头,张望一眼,咬牙切齿道:“你个穷逼,你给老子等着,老子用钱也能砸死你……”

然而,他突然愣住了,因为他看到刘乐钻进了一辆大奔里。

那辆汽车,比他的宝马还要贵。

“老大,他好像不是穷逼。”一个受伤轻的同学,急忙跑了过来。

“他又能打,还有钱,咱们惹不起。”另一人也说道。

“女人那么多,何必单恋一支花?等文惠惠回来,老大还继续追文惠惠吧!”

“是啊,文惠惠可比李兰兰漂亮多了。”

“就差最后一步了,只要老大再痴情一点,文惠惠那座冰山,肯定能被感化。”

“文惠惠!”

凌丁冽一想到文惠惠微笑时的迷人模样,身上的伤顿时好了大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