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威海广电信息网 > 人才交流 > 正文

三个洞同时抽插好刺激 性交故事h文小说

苏鹤连忙拒绝道:“现在暂时先不说提亲一事吧。”

见苏鹤有些抗拒,南宫无天也不着急,热情的牵着他的小手,往内阁里走去。

这来得也太巧了,苏鹤本来还想着打探一下情况,小心谨慎来着。

可不知怎么了,这南宫全族都对自己十分热情。

看着南宫无天到处指挥家丁把地上打扫干净,晚上要摆酒庆宴,所有人看着苏鹤都一副兴高采烈模样,短时间内苏鹤都经历了两回了,这庆宴怪事多,到时候可得多家提防才是。

嗯。

南宫风火因为武器没了,而且又听说最近南州不太平,有位身穿黑衣的神秘男子横空出世,直接一人一剑杀上了天榜第三十九位,所以这段时间也没怎么出去。

听闻苏鹤归来,整个人瞬间冲了出来。

看到南宫风火宛如猛虎扑兔,饿狼捕食般冲上来又搂又抱,嘘寒问暖什么的,也丝毫不介意苏鹤身上有股出臭味。

“恩人啊!”南宫风火激动极了,道:“看到你平安归来可真是太好了,天渊之战过后,我们可担心你了!”

苏鹤惊呆呆,愣在原地,看着生龙活虎的南宫风火,心想:这货居然没死!那可是一整瓶洁厕灵啊!

莫非!

我辛辛苦苦花费了100大洋兑换的洁厕灵是不是被这货给扔了?

苏鹤刚想开口询问仙药吃完了没有,南宫风火就抢先一步,说道:“恩人啊,额……你那仙药还有不?你看,能不能再给我一瓶……?”

南宫无天一听,眉头一皱,心底骂道风火这孩子真不懂事,人家虽然对我南宫一家有恩,但更不应该一开口就问别人讨要东西。

苏鹤也楞了一下,似乎没搞明白,吞吐道:“啊?什么药?”

南宫风火特地在苏鹤面前转了个圈,笑容灿烂道:“你仔细看看我,你可发现,我比起之前有何不同?”

苏鹤挠挠头,仔细打量了一番。

嗯。

衣服还是绿油油的没什么变化……

发型还是一样呀……

脸上白白净净,也没长痘痘……

胡子也有特地刮过……

苏鹤沉思过后,便开口道:“我知道了,你是不是长高了0.01毫米?”

柚己听闻,差点没倒地,我寻思着就算别人长高了0.01毫米你也不可能看得出吧。

“不是不是,恩人,是境界!”南宫风火激动道:“你看看我现在可是响当当的神武境了!”

“噢。”苏鹤只是平淡的应了一声。

对于境界这种东西,苏鹤并不在意,毕竟自己升级实在太简单了,所以难以想象别人提升一个境界需要花费多少年……

别人甚至这辈子都会永久停留在当前境界。

南宫风火见苏鹤有些冷漠,倒也不奇怪,因为他现在也能感受到,苏鹤也是神武境强者。

那么之前的疑惑都有了答案,为啥当初在内阁里比试的时候,苏鹤能够躲过自己全力一击,原来当时可是和老爹说的一样,自封修为,低调呀!

南宫无天也感受到了苏鹤乃神武境,看来这家伙终于将自己的境界完全揭开了。

看着苏鹤相貌平平,资质一般,先前握手的时候,手上甚至都没有老茧,根本就不像个练武之人。

但为何就能提升到神武境!

答案有两个!

第一,应该是通过某种特殊的修炼方式。

第二,就是靠苏鹤他们家族的仙药刺激修炼!

南宫无天可是越来越觉得这苏鹤可不简单啊。

他已经安排好了晚上的盛宴,内厨也在抓紧时间赶工,整个南宫府忙乎得不行。

到时候一定要好好招待周到了,先喝上几杯,顺便可以透透苏鹤对娶自己女儿有何想法。

走着走着,便听到一声。

“苏鄙人!”

来到内阁里坐下,只见后面就跑来个大姑娘!

看到自己老爹跟苏鹤有说有笑的,就来气,她连忙跑过来,骂道:“好啊,你还有胆子回来!”

本小姐还没来得及去找你算账呢,好你个臭不要脸的小贱人,居然还敢来我家巴结我老爹!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南宫晴雪直接拿剑刺了过去。

柚己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正欲拔剑挡下行刺之人,却慢了苏鹤一步。

虽然南宫晴雪才天之武境,奈何苏鹤看到南宫晴雪顿时有些心慌,感到剑芒来袭,他下意识的取出天涯剑反制。

很轻松的就将南宫晴雪的剑给缴械掉,然后天涯剑直接放在面前。

南宫晴雪先是一惊,还没反应过来这苏鹤居然就神武境了,自己的偷袭简直就是不堪一击。

再看自己脖子上这把剑……

这不是哥哥的……

天涯!

“小雪,休得放肆!给我退下!”

看到女儿如此莽撞,南宫无天发怒道:“你就是这样对待我族的恩人吗?”

什么鬼恩人啊,这小贱人差点没把我给害死好吧!

但无奈,当时说了谎,这慌还是得自己来圆,她连忙甩开苏鹤,退了回去。

死死盯着苏鹤,那是一个气呀,胸口起伏不断。

苏鹤感觉奇怪。

恩人?

为什么我忽然变成了南宫家的恩人了?

什么个情况?

唉,等等……

先理一理思路,首先这南宫风火喝了我的洁厕灵升上了神武境!

然后自己一来南宫家,如此热情款待,肯定是我自己无意中做了什么事,让他们觉得我救了他们!

嗯,想必是计划真的成功了!

系统之前有过提示,自己在天渊之崖的任务成功完成了,而且是三个任务同时完成。

那么总结出,自己可不光获得了南宫无天的信任,对方居然还想巴结我!

苏鹤这仔细一想,明白了!

哼哼。

原本还打算来这里看看南宫家族现在是什么情况,没想到事情发展得如此顺利,自己的身份不光没有被发现,反而还彻底成功了。

苏鹤饶有兴趣的看着气鼓鼓的南宫晴雪,眉毛一挑,心道:而且看这样子,这小妮子肯定没有把我将她扔给真魔宗一事说出来!

不然的话,南宫无天又怎会这般对我!

啊哈哈哈……

哎呀,真是天助我也,虽然都是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但结果还是成功了不是!

喝!

苏鹤顿时威风凛凛自主发动,易发风飞,昂首挺胸,鼻孔瞪人,老子没错!

“苏某所做之事,乃尽力而为,家主莫要放在心上呀,这恩人之称,不敢当,不敢当。”

话是说得挺谦虚的,但这样子就是理直气壮,可真欠揍!

南宫晴雪看得可是咬牙切齿,恨不得在苏鹤脸上狠狠咬上一口,看你这脸皮究竟有多厚!

堂主又在搞怪,柚己就在身后默默地看着,其实看着苏鹤的一举一动,好像还挺有意思的,这堂主可是个罕见的‘人才’啊。

当下,南宫晴雪连忙道:“哥哥你看啊,这臭小子可是拿了你的剑!”

南宫风火这时候还管他什么剑不剑的,只要能再从苏鹤手里弄到一瓶仙药,就算是十把天涯,我南宫家族都能给你!

“哈哈,妹妹呀,这天涯剑我老早就感觉有些不趁手,早就想找个机会把它卖了换些神丹妙药补补身子,巩固一下心田脉络,这不,刚好被苏鹤捡到,那么就当我俩之交情,赠也不妨。”

说完,风火那眼神可是无比执着的望着苏鹤,希望能得到他的认可。

我给你天涯,你给我一瓶仙药,等我升上大圆满之境,这天涯剑还有个屁用!

苏鹤结合了前因后果早就理通了来龙去脉,这话中有话怎会不明白呢。

但是,我是谁!

我是苏鹤!

这天涯可是我捡到的,哪能算是你给我的呀。

苏鹤已经意识到了商机!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这南宫风火喝了洁厕灵之后升级,但要知道,这洁厕灵才100儒雅值就能换,自己何不在这底蕴雄厚的南宫府捞上一笔!

反正自己时间也不多了,何不开门见山的说?

想完,苏鹤便道:“方才一进门的时候,风火公子你可问我讨要仙药?”

南宫风火连连点头,道:“恩人,我先前不是身受重伤嘛,就是喝了你的仙药,直接进阶神武境,你这仙药如此厉害,额……能不能……”

柚己大惊,苏鹤居然有这等神药?简直是闻所未闻,看来这苏堂主可是来头不小啊。

不过,现在还未亲眼所见,得先看个究竟。

南宫无天故作道:“唉,风火,苏鹤这仙药可是天下罕见的绝世神药,岂是说给就给的,虽然你把天涯给了他,但这仙药的收集材料可要比打造你这把天涯要昂贵得多,怎能亏待人家呢。”

咦,还是这南宫家主会说话,苏鹤也来了兴趣,连连点头。

南宫无天笑道:“苏鹤呀,咱们就不打谜语了,就开门见山的说吧,我想你也是个名门大家族的子弟,这仙药作为你们的传家宝,数量充裕不?”

苏鹤听闻,暗自庆喜,老子什么时候变成了名门望族富家子弟来着?

虽然在现世确实是,但穿越过来就一真魔宗炮灰小喽啰而已。

随即笑道:“这仙药可是来之不易,是我家祖先流传下来的秘传配方特制而成,光是制作一瓶可要花费九十九年,其中包含了上千道精密而复杂的程序,光是那取材就得花费个五十年,先去天巅再去地尾,而且最重要的材料可是我家秘境里种植的不卖制材。”

“而且,我家父曾经说过,只能暂时给我一瓶。”

苏鹤可是打算先让他们觉得这药几乎弄不到,但也不是绝对弄不到,目的就是为了让他们自己开个天价给苏鹤。

先前没少在现世跟老爹混迹各大商业战场,看着老爹在战场上仅用言语一路过关斩将,自己也学了不少,这不,现在说起话来也是一套一套的。

这话可把南宫无天给震住了,他怎会不明白苏鹤想要表达的意思呢,他连忙端起茶水,喝了一口。

深沉道:“苏鹤呀,既然这药只有一瓶的话,那我们就不为难你了,毕竟你先前也帮了我们南宫不少,也总不能老是麻烦你。”

哎哟,没有想到这天榜第二还有两下子呀。

居然直接说不要了?

苏鹤可是有些惊讶,但也明白,既然他们已经见识到了洁厕灵的威力,怎会善罢甘休呢!

当下,连忙道。

“这药虽然乃不传之宝,可我乃家中独子,若是真心想弄,还是有些办法的。”

苏鹤做出让步,这是最为理智的选择,为了是让对方的心态产生动摇。

果不其然,南宫无天并非是真的不想要了,他想,比谁都想。

在这个群雄并起的年代,他们这些老一辈的高手很快就会被那些后起之秀赶上了,他也很想快尽快突破大圆满之境,摆脱凡人之躯,化蝶成仙,一飞冲天。

南宫无天故作犹豫,道:“嗯?这样做恐怕不他好吧,若是得罪你家父……”

“唉,我方才也说了,我可是家中独子,老爹对我疼爱有加,无论我做出何等事情,都会得到父亲的鼎力支持。”

苏鹤笑道:“再说了,若是跟南宫世家搞好关系,汇成了一条金融贸易之道,我猜家父看到我有所成就,也会替我高兴才是,又怎么会责怪我呢。”

苏鹤直接发动芬芳神功,来了个素质三连,道:“总所周知,南宫一家独霸南州,顶天立地,摘星彩月,家主你这一生战绩辉煌,乃真英雄也,我家父若是知道能和南宫世家关系密切,沾了英雄的风采,自当是开心得不得了呀!”

虽然苏鹤是在吹牛皮,但南宫无天却不觉得是在吹牛,那是句句属实。

想当年他一人杀上明月山,破了那不可一世的北斗七星阵,又带领族人为皇朝抵御蛮荒百族入侵,天山决战无双飞将李存孝,夜行山血战真魔宗大魔头,那是何等的威风!

后又在天渊之战以一敌七,无天纵横,纵横天地!

一生战绩辉煌,可不是吹牛皮!

殊不知,也正是因为苏鹤这番神功吹笔,也为之后的天价埋下了伏笔。

南宫无天听着苏鹤说着,那可是十分享受,悠然自得的笑道:“哈哈,过奖,过奖呀,既然如此,苏鹤呀,你看这仙药能帮我弄多少?”

果然!

这家伙是绝对不会放弃能够获得仙药的机会的,但这商议之事可得迂回一些不是?

苏鹤反问道:“不知家主需要多少?我尽力而为。”

噢?

听苏鹤那么一说,那想必仙药也是有一定数量的。

毕竟姜还是老的辣,南宫无天见过的人比苏鹤吃的米还多,能够通过一点点细微的信息便已知晓。

但苏鹤却一直没有透露这仙药的具体价格,万一要多了,家族难以承受该怎么办呢?

南宫风火与南宫晴雪在一旁并未出声,但两人望着苏鹤的表情正好相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样可好,苏鹤呀,你先帮我弄十瓶如何?”

先用十瓶来试试苏鹤的深浅,看看他怎么说,若是可以接受,再往下看,南宫无天是那么想的。

苏鹤摸着下巴,道:“十瓶的话,倒也是有的,不过我又得回家一趟,毕竟你也知道,这等仙药我可不会轻易带在身上,万一要是被图谋不轨之人盯上,可就不妙了,你们也知道,最近南州可不太平呀。”

南宫晴雪听闻,吐槽道:“你都神武境了还怕别人打劫!鬼才信你呢!”

南宫晴雪看了一眼苏鹤身后那身材有致的黑衣女子,姿色可没比自己差多少,便没好气道:“

而且你还有天武境高手跟着,谁会轻易对你动手,我看你就是故意在拖沓,磨磨唧唧的,你是不是个男人!”

柚己也看了一眼南宫晴雪,这女长得真如传闻那般美丽,只不过在面对苏鹤的时候,非常不注意形象,脾气暴躁,好像又显得不咋地了。

若是南宫无天真将这女嫁给苏鹤,那可不得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南宫晴雪怎么看都不像是喜欢苏鹤的样子嘛,或者说爱极生恨?

切,不懂了,反正我也没谈过恋爱。

柚己心道。

不知为何,苏鹤现在可是神气无比,看着南宫晴雪越是生气,他就越开心。

终于知道为什么金克丝最喜欢做坏事了,原来这种感觉是那么的爽啊!

苏鹤听闻,不怒而笑,道:“晴雪呀,你有所不知,我以前身体瘦弱,病魔缠身,也是因为喝了这仙药才有所好转,境界一飞冲天,但我苏鹤根本不会武功!不然我又怎会带这保镖随行呢。”

好一个苏鹤不会武功!

简直是一派胡言,先前还在真魔宗里把我给救了出来,鬼才信你呢!

见南宫晴雪不说话,苏鹤又别有意味道:“万一我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这未婚夫可就没了呀……”

南宫风火也不信苏鹤不会武功,之前还赢了自己呢。

南宫无天就更不信了,能够将真魔宗各大堂主打退的人,这一手不会武功的说法,肯定是苏鹤觉得要得要的数量太多了想要推辞。

毕竟仙药能够使人突破境界,这苏家人肯定不会大批出售的,不然这天下可人人都是大圆满了。

当下,南宫无天又道:“若是不方便的话,苏鹤呀,你看不如先弄五瓶可好?”

苏鹤当然也是那个意思,这洁厕灵他还真不知道能不能让人升级,或许这南宫风火当时也是碰巧罢了,所以苏鹤是不会大批出售的,这样容易让人感觉出猫腻。

跟高手交谈果然轻松,只要稍微点提一下,便明白意思,南宫无天可不简单呀。

当下,他笑道:“嗯,我看这个量也合适,那么您就开个价钱吧。”

苏鹤其实也不知道这仙药到底在他们眼里值多少钱,因为他对这个世界的物价没有了解,再者也想了解一下南宫世家的底蕴到底如何,所以特地让他们来出价。

他可做好了打算,如果南宫无天出100万金币,那苏鹤就将价格拉扯到150万金币左右。

因为双方的第一口价肯定是互相试探的,所以苏鹤也是有将价格提升的空间。

当年可是没白白跟老爹坐飞机满世界跑呢,谈生意一事,该学的也都有学到一些。

终于到正题了,南宫无天早已做好准备,开口道:“这仙药可助武者突破境界,可抵得上数十年的修炼,那么我家也自当不能亏待你了,这样好了,一瓶我出3000万金币!五瓶便是1亿五千万金币。”

苏鹤听闻,先是一怔,脑海中串出了许多数字,随后深吸一口气,久久开不了口。

不说不知道,一说吓一跳!

五瓶现世用来洗厕所的破烂玩意儿!

在神州名门世家的眼里价值1个亿!

果然,这有钱人看东西的眼光都和我们不一样呀!

柚己也惊讶了,到底是什么仙药,能够让南宫世家出那么多钱,只买五瓶!

因为真魔宗每个月都会公布出各个堂口的资金排行,记得每个月赚得最多的堂口,也就是鬼见愁的饮魔堂,每个月赚几千万。

苏鹤这一笔交易下来,可抵得上饮魔堂几千号人辛辛苦苦折腾两三个月了!

见苏鹤不说话,南宫无天顿时有些不好意思,他给出的这个价格确实是稍微试探一下,看来还是被苏鹤发现了。

这仙药可真是来之不易,那么自己也得表明诚心才是。

当下,他又说道:“是不是觉得价格少了?其实我方才也只是考虑到最近家族的开支,所以有所犹豫,苏鹤呀,咱们都是自己人你可别往心里去,这药我是买定了,一瓶4000万,你看怎样?这个价格可以接受吗?”

4000……万!

五瓶是多少来着!

苏鹤连忙伸出小手数手指头……

我靠!

好多个零,手指头都不够用了!

怎么办怎么办?谁带有计算器让我缓缓。

看到苏鹤此时慌得一批,南宫无天顿感紧张,可能4000万还是太低了,但是没办法,这个价格是目前为止家族所能承受的极限了。

先前在天渊之崖,南宫世家损失惨重,若不是苏鹤及时赶到,替他们去追击败逃的真魔宗一众,唯恐在大妖乱世之时都得全军覆没。

而且南宫府内也经历了一场激烈的战斗,家里的建筑物也都被自己神通损坏大半,先前就承受了一笔巨额的维修费。

这钱,可不能再提高了,再往上提的话,这家族的资金可难以运转了,到时候一旦挺不过来,家族的整体实力可要倒退好几年呢。

咦!

不过,仔细一想,如果家族里的几位仙武境都成功进阶神武境的话,这就相当于……用五个神武境换取这笔巨款,或许也能行。

目前为止,家族的神武境只有三人,一个是大长老,一个是风火,还有一个就是自己。

若是这神武境数量上来了,那么以后就可以不借用联盟的人,自己去开荒修罗级秘境,独占鳌头!

以后秘境的所有东西都能归纳家族所有,不必跟正盟分瓜!

想想先前就贼气人,当年有处秘境可是自己族人发现的,后来正盟也要赶来插上一脚。

明明是个普通的秘境,自己都能单刷,却还得给正盟分了些宝贝,真当是气人。

如果家族的神武境数量升了上来,那么就再也没必要再给正盟当打工仔了。

如此,南宫无天深吸一口气,像是做出了某种艰难的决定,带着颤音深沉道:“苏鹤呀,咱也别说那么多了,一口价吧,5000万,若是不行,那也没办法了。”

此话一出,大有破釜沉舟之势,南宫无天双眼显得极为坚毅。

看到父亲的面色如此艰难,想必也知道家里的难处,南宫风火也跟着道:“恩人呀,就5000万吧,前些日子对付真魔宗我们可是损失惨重啊,我家大长老先前被黑白无常重创,还未康复,这也是一笔医疗巨款……”

南宫晴雪虽然讨厌苏鹤,但却也知道这仙药对于家族的意义究竟有多大,她强行忍住对苏鹤的厌恶,也低声道:“苏鹤,你就答应了吧,先前是我不好,我给你道歉了。”

“行行行!”

苏鹤缓过神来之后,这价格可是被提到了5000万一瓶,五瓶那就是两亿五千万。

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你们这群家伙可是破坏了我苏某的计划,原先我只是说先赚你们一个亿,你们却要给我两个亿,真是岂有此理!

不过,既然你们硬要给我那么多钱,那我自然也不能拒绝吧,毕竟你南宫世家名震天下,我可得给足你们面子。

哼!

见苏鹤答应了,南宫无天的神情才有所缓解,他长呼一口气,靠在椅子上,先擦擦额头的汗,然后再细细品了口茶。

虽然心里还是感觉有点空荡荡的,但这件事情谈完以后,也舒服了不少。

南宫无天是那么想的。

看到堂主三两句话直接搞定了一笔天文巨款,柚己可实在按耐不住了,饶是朝廷都没办法说拿出那么多钱就直接能拿出来的。

因为这需要顾及的因素实在太多了,搞不好会直接弄垮一个体系,就此没落。

这也太夸张了吧!

她总感觉苏鹤是在打劫,而不是在谈生意!

“堂主……你……”

见柚己终于说话了,苏鹤回头问道:“咋了……”

柚己内心复杂,激动得不行,最终才吐出几个字,道:“你真的……太可怕了!”

“哼,跟我可有得你学的了。”

苏鹤表面风平浪静,其实他也早已激动得内裤都湿了,屁屁一条缝夹着内裤好难受呀……

“家主,嘉宾都到场了,宴会可以开始了。”

只见南宫三长老走进内阁说道。

“好,诸位,随我去喝个痛快!”南宫无天连忙带着众人走去。

几人跟在身后。

南宫晴雪偷瞄苏鹤,看到苏鹤一直在那里自言自语嘀咕着什么,时不时露出奸诈的笑容,生怕他会在酒宴上乱来,她连忙道:“爹爹,我有话要跟苏鹤说,你们先去!”

“啊?”

还沉浸在美丽的计划当中,苏鹤却被那南宫晴雪给拉进了小黑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