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威海广电信息网 > 人才交流 > 正文

老头与美妇耸动 陈蓉小说全文阅读

陆夭夭从餐厅离开,思索了半天,还是决定回幕氏花园。

有些事情该面对的还得面对,逃避现实总归不是办法。

陆夭夭回到幕氏花园的时候,已经是晚上的七点钟。看着亮着灯的别墅,陆夭夭还是再外面迟疑了一下。

虽然她的内心深处,是绝对不会相信,刘思言做的这些事情都是幕诚在背后主使,但是事实是陆夭夭听到的那段录音确实的幕诚的声音。

陆夭夭鼓了鼓勇气,长舒一口气,才按下的别墅的密码。

陆夭夭进去之后,发现幕诚并没有在家,只有保姆在跟幕以宸玩耍,陆夭夭的一颗心也算是稍有放松。

她害怕她一个忍不住就质疑幕诚,而幕诚若是一直沉默,那么最失望的还是莫过于陆夭夭的心。

幕以宸听到开门声时,便快速跑到了门,焦急的问道:“妈妈,你昨天晚上去哪了了?我好担心你啊!”

陆夭夭换好鞋子,温和的看着幕以宸:“妈妈昨天有点急事,没来得及跟你说,是妈妈不好。”

“哼,你们都有急事,爸爸也说他有急事,今天不回来了,妈妈,你是不是改变立场了?”幕以宸掐着腰,嘟起了小嘴巴。

幕诚有急事,今天不回来了?

那估计就是在忙他跟周传铭的那个案子,陆夭夭知道幕诚是因为这件事情,也没有多问。

幕诚不在也挺好,起码还能再让陆夭夭缓一下。

陆夭夭蹲下身子,轻轻的抚了抚幕以宸的肩膀:“妈妈怎么会改变立场呢?妈妈答应你,以后都不会这样了。”

幕以宸拉住陆夭夭的手,表情缓和了一些:“那妈妈,你可要说话算数啊!”

陆夭夭重重的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了保姆:“你先回去吧,我照顾宸宸就好了!”

陆夭夭在别墅里一连待了一个星期,都没有见到幕诚的影子。

陆夭夭不禁又开始担心了,不知道幕诚跟周传铭的官司打的怎么样了,看幕诚这么长时间不回家,想必这个案子应该很棘手吧!

陆夭夭不安的握着手,来回在客厅里徘徊。

这几天,陆夭夭也想通了,一定要向幕诚问个清楚,她不想再进行无端的猜疑了。

就在这个时候,幕诚打开了别墅的门,陆夭夭看到幕诚,心里有一丝欣喜,她很想冲过去问幕诚官司打的怎么样,但是脚下就像有跟绳在拴着她似的,让她动弹不得。

幕诚这几日没有回来,胡子长了一圈,人显然也憔悴了许多。

陆夭夭看着消瘦了一圈的幕诚,不禁有些心疼。

幕诚换好了鞋子,走进客厅里,无视陆夭夭的存在,他坐到沙发上,紧皱着眉头,使劲用手揉着眉心,好像很疲惫很烦躁的样子。

尽管陆夭夭很是心疼,但是她再也不想忍受自己内心的煎熬了,她坐到幕诚对面的沙发上,先是关心了一下幕氏集团:“幕诚,你跟周传铭的官司结束了?”

男人依旧闭着眼睛,揉着眉心,淡淡的说:“嗯”。

陆夭夭试探性的继续问道:“那是赢了还是输了?”

幕诚叹了一口气,道:“输了。”

从幕诚一进来给人的感觉,陆夭夭就应该猜得出来,幕诚肯定是不怎么高兴,但以陆夭夭对幕诚的了解程度来看,她相信幕诚的能力,他怎么会败诉呢。

为什么会这样?

那她心中的疑问问还是不问?

陆夭夭自己已经纠结了一个星期了,还是坚持自己之前的想法吧。

陆夭夭有些失落,她忐忑的看着面前心情不佳的幕诚说:“哦,幕诚,我还想问你一件事情。”

幕诚没有回答陆夭夭,只是瘫坐在沙发上,不愿睁开眼睛。

陆夭夭也不管幕诚同不同意,便开口问道:“幕诚,我前几天听到了一段录音,是你跟刘思言的,里面是你威胁刘思言让他举报我父亲的话,我想问你,录音里面的人到底是不是你?”

幕诚现在真的没心情回答陆夭夭的质问,他烦躁的睁开眼睛,眼神里面折射出来的却是满满的厌恶,他冰冷的说道:“你从哪里听来的录音?”

陆夭夭看幕诚终于有可反映,虽然男人很是厌恶,她急忙说道:“是刘思言手机里录的,那个人到底是不是你?”

幕诚慵懒的站起来,冷冷说了句:“我不知道。”

什么叫不知道?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

幕诚这是什么回答?

这让陆夭夭如何是好啊?

陆夭夭也跟着站了起来,明明知道幕诚不想回答她,可她还是不依不饶的问:“什么叫你不知道?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幕诚,你快点回答我!”陆夭夭还有些哀求的看着幕诚。

幕诚好像已经对陆夭夭完全失去了耐心,他反感的说道:“你到底有完没完?”

陆夭夭只是想弄清楚那个人到底是不是幕诚,她并不是有心在幕诚心情不好的时候故意逼问他的。

两人一时之间陷入了僵局,屋里的气氛顿时凝聚了起来。

陆夭夭很是失望的看着幕诚,难道让他给自己一个答案,就那么难吗?

幕诚竟然连一个字都不愿意回答她!

就在两人都保持沉默的时候,幕以宸却从楼上蹬蹬蹬的跑了下来,他来到幕诚身边,拉住幕诚的手,让幕诚坐了下来,同时给了陆夭夭一个眼神,让陆夭夭也坐下来静一静。

幕以宸机灵的对幕诚说:“爸爸,一会儿你教我写字吧!”

幕诚缓和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平淡的看着幕以宸:“嗯,好!”

陆夭夭坐在对面,长舒一口气,她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下午的五点多钟了,便对幕诚说:“你教宸宸写字吧,我去给你们做饭。”

没有得到幕诚的答案,陆夭夭心情的确不怎么好,但是幕以宸的及时出现,还好没有让陆夭夭冲动的继续问下去。

这边幕以宸已经拿来的他的书本跟纸和笔,幕诚耐心的手把着手教着他。

虽然表面上看着幕诚在很认真的教幕以宸,但他的思绪早就飞到刚才陆夭夭的话上去了。

陆夭夭刚才说她听到的那段录音是刘思言给她放的,而且是他威胁刘思言让刘思言举报陆夭夭父亲。

三年前,幕诚的确威胁过刘思言,但内容完全跟陆夭夭听到的相反,他知道刘思言贿赂官员的事情之后,找过一次刘思言,对刘思言说最好放弃举报陆震霆,否则进监狱的便是刘思言。

这其中,一定是出现了什么差错。

陆夭夭说她听到的那个声音是他的,但是幕诚确实没有说过,唯一的可能就是刘思言找人模仿了他的声音,故意来骗陆夭夭的。

这个刘思言,还这是够狡猾的,竟然敢用这样的方法嫁祸给他。

幕诚想到这里,握着幕以宸的手不由得加大了力量,弄的正在写的那个字,已经变了形。

幕以宸不高兴的看了一眼幕诚:“爸爸,你在想什么?你看看这个字,都写成什么样了?”

听到幕以宸的责备,幕诚才会了回神,他看着已经扭曲的字,抱歉的对幕以宸说:“对不起,爸爸重新教你写!”

幕诚又专心的教幕以宸写了一会儿,陆夭夭这边的饭也已经做好。

这次幕诚没有拒绝,反而跟他们一起,吃了顿晚饭。

虽然餐桌上的幕诚跟陆夭夭并没有什么交流,只是各自吃着饭,但对于幕以宸来说,已经很幸福了,因为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跟爸爸妈妈在一起吃饭了。

幕以宸吃着,突然笑了一声,大米饭都笑喷了出来。

陆夭夭急忙给幕以宸拿了张餐巾纸,递给幕以宸:“怎么了,宸宸?”

幕以宸擦了擦嘴角的米粒,回答说:“没什么。”

吃完饭,陆夭夭去收拾碗筷,幕以宸则自告奋勇要帮陆夭夭洗碗,而幕诚则返回了自己的房间。

虽然便面上幕诚很不在乎陆夭夭刚才的质问,但他心里已经忍不住一直在想这件事情了。

幕诚拿起手机,翻开通讯录,找到警察局长老梁的电话,快速的按下了拨通键。

电话响了一会儿才被接通,幕诚不耐烦的说:“老梁,你怎么才接电话?”

警察局长没有理会幕诚的话,反而问道:“怎么了,幕诚,这个时间打电话,有什么急事吗?”

局长对幕诚还是有一定了解的,虽然两个人关系很好,但是幕诚却是那种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主,晚上的时间给他打电话,肯定是有急事。

幕诚对着电话叹息了一下,说:“嗯,我想问一下,你们接触过人声模仿的案子吗?”

警察局长愣了一下,问道:“什么意思?你说具体点!”

幕诚感觉自己的形容很到位啊,这个老梁怎么还听不出来,幕诚无奈的摇了摇头,这都不懂,真不知道他这个局长是怎么当的。

幕诚继续解释道:“就是录音有没有可能被造假?”

局长这才恍然大悟,刚才幕诚说的太专业,他都没有搞明白,局长笑嘻嘻的说:“哦,你说的这个啊,录音当然可以造假了,现在很多软件都可以对录音文件进行篡改,只有通过第三方录音的文件才是没法作假的……”

局长的话还没说完,幕诚便打断了他的话:“好,我知道了。”然后便“啪”挂断了电话。

幕诚的嘴角一勾,冷哼一声,刘思言竟然相用这点小伎俩诬陷我,真是自不量力。

幕以宸拿着抹布帮陆夭夭擦着陆夭夭已经洗好的碗,对陆夭夭说:“妈妈,你这两天都没有陪我,你得补偿补偿我!”

陆夭夭看着调配的幕以宸,笑了笑:“好,说吧,宸宸让妈妈怎么补偿你啊?妈妈能做的一定做!”

幕以宸将一个擦好的盘子放下,接着又拿起了一个,说道:“哎呀,很简单的,看你紧张的。”

陆夭夭向来都不敢忽视幕以宸提的条件,因为这个小脑袋里装了太多不可思议的东西。

陆夭夭好奇的问:“那你快说吧,妈妈肯定答应你!”

幕以宸从凳子上跳下来,说:“明天陪我去游乐场吧,我好久没有去游乐场了!”

陆夭夭还以为幕以宸要提什么条件呢,原来是去游乐场啊!

陆夭夭很是痛快的答应了幕以宸:“好,妈妈明天就陪你去。”

答应是答应了,陆夭夭的思绪又跟着飞了起来。

上一次她带幕以宸去游乐场的时候,幕诚也跟着去了,她跟幕诚还玩了过山车,甚至还陪着他们俩进了一次鬼屋,这次,也就只有她自己陪着幕以宸了吧!

陆夭夭收拾好了厨房,又陪着幕以宸在客厅里看了会电视。

其间,陆夭夭的眼睛一直不停的朝楼上望去,希望能看到幕诚的影子,但令陆夭夭失望的是,幕诚始终都没有从楼上下来。

幕以宸早就看出了陆夭夭的心思,心里暗自想,明天他可一定要好好帮帮陆夭夭。

时间很快便到了晚上的九点钟,陆夭夭带着幕以宸上了楼,虽然心里一直还惦记着那件事,但是她最终还是没有去敲幕诚的门,只是在经过幕诚房间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的迟疑,最后还是走了过去。

陆夭夭给幕以宸洗了个澡,换上睡衣,又给幕以宸讲了几个睡前故事,才睡了觉。

第二天早上,陆夭夭听到隔壁房间开门的声音,幕以宸还在睡着,她便悄悄的起了床,等到陆夭夭下楼的时候,却发现幕诚已经离开了别墅。

陆夭夭不禁更加的失望,幕诚总是这个样子,对自己冷淡不说,竟然还一个劲儿的逃避,到底他什么时候才能愿意面对自己啊。

陆夭夭去厨房给幕以宸做了早餐,正要去叫幕以宸的时候,却发现幕以宸已经下了楼。

陆夭夭给幕以宸盛了碗红枣莲子粥,又给他拿了水煎包,幕以宸满意的看着陆夭夭:“妈妈,你的厨艺越来越棒了!”

陆夭夭则是微微一笑:“慢点吃,别噎着。”

两人吃饱了之后,便出了门。

陆夭夭带着幕以宸来到了那个熟悉的游乐场,陆夭夭一边领着幕以宸,一边去售票口,买了两张游乐场的通票。

两人进了游乐场,幕以宸依旧像第一次来的时候那样兴奋。

他指着离大门口最近的旋转木马说:“妈妈,我要坐那个,你快点陪我去!”说完,幕以宸便拉着陆夭夭的手朝那个旋转木马飞奔而去。

幕以宸这么小的年纪,没想到力气居然这么大,陆夭夭被幕以宸拉带的走路的速度也快了起来。

陆夭夭本来不放心,想要跟幕以宸坐一个,谁知幕以宸却嫌弃的说:“妈妈,咱俩一人坐一个,你去坐那个!”幕以宸指着旁边的那个木马说。

遭到了幕以宸的拒绝,陆夭夭只好坐到了旁边的那个木马上。

看两人已经坐好,工作人员便为他们按了开始键。

其实,这个旋转木马真的是一个很无聊的游戏,但是没办法,幕以宸这个年纪,能玩的也只有这些起伏不是很大的游戏了。

经过了五分钟的漫长等待,木马终于停了下来。

陆夭夭将幕以宸从台子上抱了下来,问幕以宸:“宸宸,你还想玩哪个?”

只见幕以宸一脸痛苦的捂着自己的肚子说:“妈妈,我肚子疼!”

陆夭夭立马紧张了起来,那个旋转木马也就是转了几个圈而已,并不是很剧烈的运动啊,而且早上的饭也是她亲手做的,不能有什么问题啊,会不会是昨天晚上蹬被子了?

陆夭夭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赶紧蹲下身子,焦急的问道:“宸宸,你怎么样?妈妈这就带你去医院。”

幕以宸捂着肚子“哎呦哎呦”的叫着,听到陆夭夭说要去医院,幕以宸赶紧阻止:“妈妈,我不去医院,我要爸爸,我要爸爸来陪我。”

陆夭夭很是心疼的看着幕以宸:“宸宸乖,生病了就要去医院啊!”

幕以宸加大了叫喊声:“我不管,我就要爸爸陪我,哎呦呦,哎呦呦。”

陆夭夭看幕以宸这痛苦的模样,很是不忍心,想着幕诚来了也好,让幕诚带幕以宸去医院。

陆夭夭赶紧从包里掏出了手机,快速的拨打了幕诚的电话,陆夭夭只祈祷幕诚赶紧接电话,不像前几次那样,不是不接就是关机。

还好电话拨出去一会儿,电话就被接通了,陆夭夭着急的对着电话说:“幕诚,你快点过来,宸宸他肚子疼,非要找你!”

幕诚没有任何的迟疑,赶紧问道:“你们现在在哪里?”

陆夭夭回答:“就是上次咱们来的那个游乐场。”

听完陆夭夭所说的地址,幕诚便挂断了电话,他拿起车钥匙,赶紧冲了出去。

幕诚今天本来是要去幕氏集团看看还有没有可以找到挽回幕氏集团的证据,已经过去了一个早上,幕诚确是没有任何收获,反而接到了陆夭夭的电话。

幕诚的车速很快,十几分钟的时间,便赶到了游乐场。

进去就看到幕以宸在那里痛苦的捂着肚子。

幕诚跑到幕以宸旁边,握住了幕以宸的肩膀:“宸宸,你还好吧,爸爸现在就带你去医院。”

幕以宸看到幕诚到来,刚才痛苦的表情一下子舒展开了,也不再痛苦的了,他站直了身子,对幕诚说:“爸爸,我不去医院,我已经好了。”

陆夭夭这才明白了幕以宸刚才为什么肚子疼了,原来他都是装的,他只是想把幕诚骗过来而已。

幕诚狐疑的看了看幕以宸,问道:“宸宸,你要是不舒服,就赶紧去医院,别着!”

幕以宸转了个圈,然后对着幕诚吐了吐舌头:“爸爸,你看,我真的没事,我就是想让爸爸妈妈陪着我!”

这个臭小子,原来是在骗他。

幕诚松了一口气,只要幕以宸没有事情就好,他站起身来,对幕以宸说:“宸宸,爸爸还有事情要处理,爸爸改天再陪你好不好!”

幕以宸听到幕诚要走,眼泪汪汪的看着幕诚:“不好,不好,爸爸,你不能走,我不要你走!”

幕诚确是看了一眼幕以宸:“宸宸乖,爸爸真的有事!”幕诚说完转身便要离开。

陆夭夭见此状,赶紧叫住了幕诚,同时用恳求的语气对幕诚说:“幕诚,你就别走了,宸宸需要你,正好我也想跟你谈谈。”

看陆夭夭跟幕以宸这样的态度,幕诚那颗强硬的心也开始软了下来。

其实,他是多么想要陪着他们母子俩,就像上次一样,那么的温馨,幸福。

幕诚停止了向前的脚步,陆夭夭跟幕以宸则对视一笑。

两个人牵着手走到幕诚面前,幕以宸指着游乐场中间的高空摩天轮说:“爸爸妈妈,我要坐摩天轮!”

说完,便拉起了陆夭夭跟幕诚的手,很幸福的走向了摩天轮的位置。

到了那里,幕以宸很想自己上去,给幕诚还有陆夭夭一个交谈的空间,可是工作人员却说,幕以宸太小,他要上去的话,必须有大人陪同。

幕以宸想要换一个他自己能玩的项目,陆夭夭看幕以宸兴致那么高,便跟幕诚提议,一块陪幕以宸上去。

幕诚虽然态度很冷淡,但最后还是答应了。

一家三口,坐着摩天轮,在太空上,欣赏着桐城的美景,对于幕以宸来说,简直是幸福死了。

可是,幕诚跟陆夭夭确是没有什么交谈,只有幕以宸在那里滔滔不绝的讲话。

玩完摩天轮,幕以宸提议要去淘气堡,这回这个可是他一个人能玩的游戏了,虽然幕以宸很不喜欢这个,但是为了爸爸跟妈妈,幕以宸决定自己做一下牺牲。

幕以宸去了淘气堡,陆夭夭想要跟着,却被幕以宸拒绝了。

陆夭夭看着幕诚,不由得又想起了那段让她心生隔阂的录音。

陆夭夭相信幕诚,是绝对不会做伤害陆家的事情的,所以,她一定要弄清楚这件事,给幕诚一个机会。

陆夭夭重新鼓足了勇气,很认真的看着幕诚:“幕诚,我真的很想知道,那段录音里的人是不是你?”

陆夭夭顿了顿,又继续说道:“幕诚,我不相信你会做出伤害我父亲的事情,请你明确的告诉我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