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威海广电信息网 > 人才交流 > 正文

欲女多汁12p 风流董事长

如果可以,唐瑜真不想跟这群人做亲戚。

丢人!

唐绝只是看了眼唐瑜没出声,而齐雨墨却黑脸,“说得你二哥好像很喜欢这样似的,他病了你不知道吗?有你那么对病人说话的?”

齐雨墨一脸母鸡保护小鸡的模样,让唐绝不由惊愕。

她……是在保护自己不受伤害?

唐瑜被怼得有些愤怒,“你……”齐雨墨开始不耐烦了,“你什么你?有话快说,没话走人!别打扰我家宝宝休息。”

唐瑜气得直跺脚,“你不要脸,两个男人居然还当众秀恩爱。”

齐雨墨听到这里得意的哼了哼,唐瑜越是那么说,她越是要秀恩爱给她看!

说完特意低下头在唐绝的脸上亲了口,随即得意洋洋的看着唐瑜。

“对!就是秀恩爱了,而且是光明正大的秀恩爱。看完了没?如果今天来这里就是为了看我们秀恩爱,说那些话的话就可以滚了!”

别以为她家宝宝没人保护。

有她在看谁欺负她家宝宝!

“你……”唐瑜瞪齐雨墨,随后意识到自己来这里的目的,深深的吸了口气,重重的踩着高跟鞋在唐绝面前的椅子上坐下,“我今天来是想找你们商量最近唐家以及lmt发生的事情。”

说完,唐瑜简单的说了一下最近唐家那几个支派做的小动作。

“二哥最近病重的消息已经传入了那些人的耳朵里,很多人都得知了二哥不久将要离世的消息。

而且大家也都知道lmt的事是给一个根本不是唐家的人在处理,这让很多族人愤怒。大家准备联名在你住院期间推荐一个代理总裁。

如果那个代理总裁上任,且不是我们的人,恐怕……”说到这里唐瑜若有所思的看了眼唐绝。

lmt始终是个大肥肉,很多唐家的人都渴望着能够坐到总裁的宝座上。

而唐绝这一支派只有他一个人,唐瑜是个女孩子根本就无法成为lmt的总裁,甚至是代理总裁。

如果让其他的人登上代理总裁的宝座,那么唐绝如果想再回到lmt就难上加难了。

唐瑜的话,让唐绝的面色有些凝重。

齐雨墨下意识的伸手握紧了男人冰冷的手,“这些我都知道,而且我们最近也在那里让你二哥的病情稳定。”告诉他无论发生什么她都在他的身边。

男人意识到齐雨墨的手,也随之握了握她的手,无声之中也在安慰她不要担心,一切有他在。

唐瑜看着两个人的互动,脸更加阴沉了,纠结了一会儿,她还是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我来这里不是为了听这种有的没的。唐宏他们的代理总裁推荐就在明天,除非二哥的病在明天康复,否则明天之前必须要相处办法来。”

齐雨墨,“那你想怎么办?”

唐瑜与她对视,“我来这里就是你继续扮演我四哥。”

这话音一落,房间里皆是一片安静。

唐瑜似乎是知道她的这番话会让眼前的众人震惊,她又冷静的补充。

“我不是要让齐雨墨坐上二哥的位置,我只是希望在二哥康复之前,lmt的局势能够稳定下来。”

唐瑜不是笨蛋,她虽然是很讨厌唐绝,但是她心里更清楚如果他们因为唐绝生病而失去门主的宝座,那么她将会失去眼下优越的生活。

与其让没有任何血缘的人来坐唐家门主的宝座,倒不如让齐雨墨这个冒牌货来做。未来如果唐绝过世,齐雨墨便是她一个人控制的了。

只是,在唐瑜说完之后,病房里一阵安静。

唐绝没有立刻回答唐瑜,而是转头看齐雨墨,“你的想法呢?”

那语气很淡然,仿佛是在问齐雨墨有没有吃过饭?

喜不喜欢这件衣服。

完全没有丝毫在意lmt到底是谁掌舵。

一旁的齐雨墨想了想,本想拒绝,可是又想起唐绝的病情,她必须在他康复之前保护好唐绝的lmt,想到这里她点头,“好!”

……

清晨病房里。

周恒一满脸震惊、难以置信的看着唐绝,“boss,这也……太冒险了。虽然齐小姐的男装扮相是很真实,可是……”

唐绝神色淡然,“所以要你来帮她。”

周恒一见唐绝心意已定只能妥协,转念一想又连忙开口,“可是……boss,您跟四小姐的脸部偏西欧化,齐小姐又只是亚洲血统,怎么办?”

唐绝很淡定,“这点你不用担心。”

此时更衣室的门一开,齐雨墨一脸傲慢的走了出来。

一身男装的她英姿飒爽、风度翩翩,有着贵公子的优雅与男人的邪魅。更重要的是,夏雨欣给齐雨墨的脸部做了细微的改动,加深了五官的立体,让她看起来也有几分混血的味道。

看上去虽然远没有唐绝跟唐瑜的立体与精致,但也有几分相似。

周恒一,“……”

齐雨墨出来之后在众人的面前转了一圈,随即灿烂一笑,“就说我是宝宝的私生弟弟。”

周恒一,“……”

好吧!

唐嫒确实是滥情,就算是齐雨墨说她是唐嫒的私生子,也有人相信。

今天唐绝还有几项检查要做,所以不能陪齐雨墨去参加股东大会。

临走的时候,齐雨墨像个老太婆一样的千叮咛万嘱咐。

“你不能不吃饭,不能偷偷的动脑子,不能生气,不能难过,不能疲劳,不能吃那些抑郁症的药了,知不知道?”

唐绝乖乖的点头,“好。”

“那你乖乖听艾伯特的话哦,我马上就会回来!”

一旁唐瑜无语的看向周恒一,“……”

你一直都是那么过来的吗?

周恒一可怜的耸肩,“……”

我狗粮吃习惯了。

……

到了lmt十楼会议室。

lmt的股东们都已经到了。

与其说是股东,其实都是唐叶的叔叔、与是堂哥、堂姐们。

而今天开这次会议的内容,是选举唐绝过世之后的lmt总裁,以及唐绝生病期间的代理总裁。

会还没开,会议室里已经吵得不可开交。

而唐瑜进去之后,那群人反而不说了,一个个有些鄙夷、嘲讽的开口。

“小瑜啊!你怎么来了?今天是股东大会,不是你该来的。”

“就是!小瑜!不是三叔公说你,lmt向来都是男人继承,没有女人继承的先例,你啊!就放弃吧!”

“是啊!唐门向来都是男人当家什么时候由女人主持大局了。”

“小瑜,叔叔伯伯们其实都是希望你哥哥好的,可是目前为止阿绝的情况你也看在眼里,他只有一年的寿命了,如果我们不赶紧选好接下来的继承人的话,那么到时候他万一走了,可就糟糕了。”

会议室里的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说得冠冕堂皇,是为了唐家、为了公司、为了整个家族。

而事实上无非是想趁着唐绝病重至极吞噬他所创造、所付出心血的帝国。

唐瑜听到这里脸色阴沉得可怕,拳头握了松,松了握,好久之后才缓慢开口,“我今天来这里,并不是想要坐二哥的位置,我只是一个学生而已。”

原本表情严肃的几人在听到这里,脸上微微缓了缓,看唐瑜的表情也和蔼了一点。

“小瑜啊!你知道就最好了,叔叔伯伯们就是怕你不知道。你年纪太小了,这个年纪还只是一个孩子,不该背负那么承重的负担。”

“就是!小瑜你好好读书,有什么问题可以问我儿子,好像你的专业跟我家小澈一样。”

唐瑜没有理会众人,而是将齐雨墨带到了lmt总裁办的主位上。

齐雨墨很淡定的坐下,“……”

她的行为立刻让原本脸上还笑盈盈的众人面露凶光。

“放肆!你是什么人,你知道这个是什么位置吗?敢坐在这里。”

“唐瑜!就算你想为了你二哥保住这个位置,也不该找这种不三不四的人过来。”

“你该知道lmt是我们唐门的家族企业,它代表的不单单是一个公司!”

面对众人的讽刺,齐雨墨淡定的用手支着头,手指轻轻的在桌面上敲击。

“确实不该让不三不四的人过来,不过如果是唐瑜的哥哥,唐绝的四弟唐墨的话,那……算不算够格?”

一个穿着灰色中山装的老者听到这里嗤笑出声,“好笑,我身为阿绝的四叔公,只知道唐嫒有三个儿子,我还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还有了一个四儿子。”

齐雨墨微微一笑,“现在知道了也不迟。”

老者听到脸黑了,“放肆!你是用什么态度跟我说话的。”

“对付长辈的态度!”

“你……”

唐瑜走到齐雨墨的身边,将手覆盖她的肩膀上,抬头看着面前的众人,“下面我来介绍一下,这一位是我同父异母的四哥唐墨。”

言下之意是唐嫒的私生子。

话音一落众人的脸色就不好看了,在场的人都知道唐嫒的货色,如果不是这些年来唐绝在暗中操控。

唐嫒的私生子早就满天下了,只是怎么会在这种关键时候出来个私生子?

如果这个人真的是唐嫒的私生子的话,那么就糟糕了。

谈话间,会议室的门被人推开,周恒一抱着一大叠文件匆匆走了进来,大概是走得比较仓促,额头上都是汗水。

一进来扫了眼在场的众人,“大家好,我是奉唐总的要求来送工作委托书以及dna鉴定。”

说完将唐绝在住院期间委托间唐墨代替他处理公司事务,以及唐墨跟唐嫒的dna鉴定结果放到桌上。

dna其实是唐瑜昨天晚上就弄到的,这年头只要有点钱,这种东西完全可以。

看着摆放在桌上的东西,几个年轻人沉不住气拿起来翻了翻,随后又传给了其他人。

一瞬间气氛有些沉闷。

但很快就有人开口,“既然是唐家的孩子,那为什么那么久了我们都不知道呢?总不可能如今阿绝病了,就突然出现了吧!”

这话一出,不少人纷纷附和,“是啊!之前从来就不知道还有一个叫做唐墨的人。”

“dna什么的谁知道是真是假,这东西不是只要拿出钱来就可以了吗?”

唐瑜高高的抬起下巴,“我四哥身体不好,妈咪怕四哥跟三哥一样,所以一直都是对外隐瞒。”

这话一落,几个唐瑜之前打点好的关系的人便借机开口,“好像确实是有这种事情,之前就一直听说唐家还有个儿子,但这些年来一直都没有出现,我还以为是假的呢!原来是真的!”

“对对对!沈逸云也曾经跟我说过,唐家有个叫做唐墨的人身体也不好。唉!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一代的唐家本来人丁挺兴旺的,怎么就突然变成这个样子了?”

原本几个不相信的人在那几人的鼓吹下也开始狐疑起来。

毕竟唐嫒的私生活混乱,情妇好几个是众所周知的。

就算是唐绝能力再强手段再狠戾,也不可能把所有的私生子在娘胎中就全部杜绝。

有个私生子,生出来之后没办法只能留着也是情有可原的。

会议室里,唐瑜跟齐雨墨对视了一眼,很满意今天的情况。

只要她们稳住了这一次的股东大会,那么就可以让唐绝有一丝喘息的余地,不然就算是唐绝康复了,那半年的时间也可以让lmt大换血。

这个时候,突然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站了起来,目光愤怒的瞪着齐雨墨。

“我不管你到底是不是门主的亲弟弟,但你要知道唐门在古时候就是相当有名的门派,哪怕是到了现今,也必须是要一个有能力、有胆识的人来坐这个位置。

你一个细皮嫩肉的小白脸,毛都没长齐的黄毛小子,有什么资格拿张dna委托书就坐这个位置?

今天,你要先打扮我们其他支派的人才能坐在这个位置上。”

唐门的规定,历任门主是必须经过族人的随意挑战,战胜了才可以坐在门主的宝座上。

所以,哪怕唐叶才主动放弃,因为他根本不会武功。

周恒一心不由微沉,但还是故作淡定的开口,“放肆!有你那么对墨少开口说话的吗?”

齐雨墨的武力值虽然厉害,可是唐家的几个支派也有高手云集,其实力绝不可小觑。

而且这个说话的男人叫做唐新夏,常年是以研究武道为主。

齐雨墨再厉害,再出色,也不可能打得过他。

今天来,他们只是想要保住唐绝的位置,而决斗不在范围中。

唐新夏不以为然,“我这么说话怎么了?挑战都没有挑战,凭什么他拿了两张纸我们就同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