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威海广电信息网 > 人才交流 > 正文

啊轻点乖别流出来 我家的保姆被我操了

“你的层次低到就算我低头也看不见你的地步,除了蠢纲之外我不指导其他废柴,去提升五六十个等级再来吧。不过答应了你的事我不会失约,我已经帮你找到了代替我指导你的老师,你就一边在风纪委员会工作一边安心等她来找你。”

刚上任几分钟便解任的里包恩老师丢下这番话就潇洒走人了,剩下光里一脸傻样地跟泽田纲吉大眼瞪小眼。

“……泽田,你知道他给我找的新老师是谁吗?”

“……我怎么知道。不过可以肯定的是,那个人一定还是鬼一样恐怖的存在。”

“鬼一样恐怖的存在……”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光里想,她是不是错上贼船啦?

泽田纲吉别过头不去看她那茫然的可怜样,“应、应该也没我说的这么可怕啦,你看连我这样的都还四肢健全活得好好的,学姐你也不会有事的啦,啊哈哈。”

“你这样的呢……”光里满是不信地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确实活得好好的,可是会不停地住院吧。”

“……”无法反驳。

就这样,对新指导老师的猜测在泽田纲吉和光里的相顾无言之中被迫终止。

已经被医生确认伤愈可以出院的光里心想,与其在医院陪着泽田纲吉无所事事,不如开始她的自我改变任务。

于是,第二天早上,光里就站在了操场上,与其他风纪委员一起列队参加委员会的例行早训。这一次光里的心情跟之前完全不同,用全新的眼光去看待这些同事们,连那复古的飞机头都觉得十分可爱。

只是……

“是她没错吧?”

“如果我昨天没眼花的话,应该是她没错……”

“这女的怎么又变身了?明明前几天还是只小绵羊……”

“你傻啦?这女的本来就是只猛犬,你忘了那个不长眼的黑道大本营的惨状了吗?还有,前天晚上委员长召集我们去善后时见到的情景也忘了?那里面的人至少也是满身鲜血,还有几个断手断脚的,好像都是这女的一个人搞出来的……”

……为什么他们都用诡异的眼神看着她在窃窃私语?

光里被这些刺人的眼刀戳得不行,在巡查队伍的草壁走过她面前的时候,忍不住拦住了他问道:“副委员长,为什么大家都这么……古怪地盯着我看?”

“唔?那个啊……”像是终于想起来似的,草壁拍拍光里的肩膀,欣慰地笑了,“前几天你去斩草除根的事大家都知道了,难得你一个女孩子居然这么有胆识,大家都很佩服你。”

“啊,多谢夸奖……不!不对!副委员长,我觉得大家的眼神根本就不是佩服吧!”反而比较像嫉妒啊诅咒啊之类的,她后背都凉飕飕的了。

“也许是觉得让你一个女孩子单枪匹马有点羞愧吧。唉,毕竟都是男孩子嘛。”

“……不,是我不对。我不应该跟你说这些。”因为他们在说的根本就是同一回事。不过,面对浑身贴满“保父”“好人”“我很正直”标签的草壁大哥,光里实在不忍心拿这种小事让他费心。

就光里个人看来,其他委员们八成是因为她出尽风头害他们得不到应有的功劳而嫉妒、怨怼。若不是她被绑架而不得不反击,那么斩草除根的工作绝对就是属于他们的了,做得好的人说不定还会有奖励,也许就是因为他们得不到这个奖励才怨恨她的吧?

话说回来,这个所谓的奖励该不会是“委员长的微笑称赞”什么的吧?这、这、这这确实很值得争抢啊!>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