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威海广电信息网 > 人才交流 > 正文

free性欧美tv潮喷frsex 搓澡工玩鸟

“一会儿说保护自己一会儿又愿意死,你耍我啊!”挞拔玉儿有些气势汹汹地说道。

“不,我不会撒谎,我真的愿意为你死!只要你说得有道理,我真的愿意为你死。”小雪微笑着看向挞拔玉儿,看得她伸出手连忙制止小雪的靠近“别过来!”

“你为什么要那么凶?”小雪有些委屈,为什么自己想与她做朋友她还那么凶呢?

“我讨厌你那种可怜兮兮的样子!”

“那这样子你会好过点吗?”小雪调整好自己的表情,然后有些献宝似地对挞拔玉儿说道。

“更不喜欢!”挞拔玉儿实在是有些气急败坏了,这女娲之女是怎么回事,听不懂自己的意思吗?自己根本不喜欢她,就算她再怎么讨好也不喜欢!

漫天看到挞拔玉儿那别扭的神色有些好笑,其实总的来说这女孩还是很善良的,就是有些傲娇吧,总是喜欢用凶巴巴的样子来掩饰自己的真实情绪。

“死拖把,我知道你很善良,你用不着这么装凶啊!”在一旁动弹不得的陈靖仇在那儿嚷嚷道。听到陈靖仇这话挞拔玉儿气得哒哒哒跑到他面前,大声说道“我是魔女,要找好人玉儿去梦里找!”然后伸手一挥,将几人身上的蛊给解了就跑了出去。

在陈靖仇发现自己能动的时候有些兴奋地活动开了,在看到一直笑眯眯看着自己的漫天后有些抱怨般地朝她开口了“漫天,你们也太不够意思了,刚刚看着我杵在这儿怎么不帮帮我们啊,害得我们僵在那儿一动不动的。”

“玉儿又没有什么坏心思,现在不是已经帮你们解开了吗?反正也就那么一会儿不是吗?”

“也是啊,那就算了吧!”被漫天说得他也有些迷糊了,觉得漫天好像也没说错,抓了抓头也就放弃思考了,然后就到小雪身边去了。

“这就是恨吗?玉儿要我死不瞑目,我没有做错什么,可是......她好像很讨厌我。”小雪语气有些低沉,她不明白自己不是按照玉儿的想法去做了吗为什么她还是讨厌自己。

“她那是疯,不是恨!”陈靖仇有些不在意般地解释道,反正不知道那死拖把又在闹什么别扭。

“这是疯?那恨是什么?小雪睡了一千年,人情世故什么也不懂,不过——小雪真的很想知道!”

“这也不必急在一时,既然你现在已经红尘梦醒,人世间的爱恨情仇,经历的多了你慢慢就会了解的。”漫天摸摸小雪的头有些安慰般地对她说道。“此时最重要的就是将月河城现在还在梦魇中的百姓给解救出来,你会发现那很快乐!你帮助了别人你会发现这是化解仇恨的最好的办法。”

“当所有人醒来,恨,也就消除了吗?”

“当然,因为他们获得了新生!”

“那快带我去!”小雪有些兴致冲冲地说道,拉着漫天就往月河小馆外面走,“小雪,我们要去女娲庙前去救助月河城的百姓,那儿才是月河城的中心之处!”

“嗯!我知道了,漫天姐姐。”

马婆婆为了救出陷入梦魇中的百姓奉献出了自己的所有,小雪也用着女娲石的灵力将百姓们一个个引导出梦境,漫天与白子画只是在一旁看着并没有上去插手这件事情,漫天看着马婆婆最后化身的金龙消失,内心还是有些低落的。

“师傅,你说,我们这样什么也不做,真的好吗?来到月河城后,我发现,我什么也没做,就连最后帮助马婆婆都不能,只能看着她消失。”漫天靠在白子画身上有些迷茫。

“这条路是她自己的选择,我们无权去干涉,而且,天儿——你要记住,现在的你只是霓漫天而已,不管你以前是什么身份,既然你的人生已经重新开始了,你也就不要再沉浸于之前的世界,就算你现在想帮助她,以你现在的力量还是不够的,所以,你不必自责难过。”看着漫天露出迷茫自责的眼神白子画有些心疼,为什么总是喜欢将那些责任揽到自己身上呢?自己是她的师傅,其实她还是可以在这种时候依靠一下的啊,再怎么坚强,也只是一个有着以往记忆的孩子罢了。

“师傅,谢谢你。还好你还陪着我,不然天儿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们是师徒,又何须言谢呢。”白子画有些无奈,摸摸漫天的头,在心中默默地叹了口气,现在漫天将自己当成了依靠,在这个陌生的世界,自己又何尝不是将她当成了唯一的依靠,无论以后他们还会经过多少个世界,他们两人之间的牵绊只会是越结越深了。

在将月河城的百姓救出来之后,小雪还救了如烟与吕承志。在解决了他们二人之间的事情的时候已经到了晚上,而正好这晚正好是梦昙节的盛会,几人商量着要在今晚好好过一个节日。

漫天拉着有些无奈但还是纵容着漫天的白子画走在月河城中,此时在月河城内灯火通明,基本上每一个人手中都拿着一朵梦昙花,还有着许多的商贩在贩卖一些小玩意,漫天兴致冲冲地左看看右看看,看到喜欢的东西还会停下来戳一戳,在路上还有许多的人在那儿拿着烟花棒在那儿玩,漫天还会一蹦一蹦的过去与那些人玩这些东西,之前在洪荒世界根本就没有烟花这玩意,后来到了花千骨世界漫天连那些修仙者的坊市都很少去过,更何况是过一些对修仙者根本不怎么重要的小节日呢,在她与白子画穿越到古剑世界忙着恢复修为压根没心情去管这些,而在综漫世界则是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三千世界之外渡过的,真正在那个世界的时间也就那么几天,怎么可能会有时间去玩这个,到了这个世界之后终于能够好好看看古代世界是怎么过一些比较热闹的节日的。这些摊子上的东西虽然不比现代社会那么五颜六色的漂亮,但全都是手工制作,而且一个个非常的精致漂亮,漫天看着这些小玩意实在是有些爱不释手,在一边帮着漫天挡住人群的白子画则是有些好笑,与天儿相处这么久了,还是第一次看到她对某些事物的喜爱。要知道就算之前她的父亲送她什么珍贵的物品,她也只是一副平淡的表情,好似什么也不在意,只是看现在这样子,她不是不在意,只是因为她所喜欢的不是那些东西罢了,而之所以接受那些礼物不过是不想送给她的人失望罢了。

小雪与剑痴和陈靖仇一起去逛今晚的梦昙盛会了,而一心想得到女娲石的张烈与步禄孤红则是与有些犹豫的挞拔玉儿三人协商着如何将小雪带离剑痴身边。

本来还在与白子画猜着灯谜的漫天忽然感觉到月河城内出现了一股魔气,这力量还是很熟悉的——明显就是那次的魔女,这个方向明显就是剑痴与小雪的方向,她们还真是不死心,上次在漫天手上没讨到好处,明知道漫天在月河城还明目张胆地来到这里,漫天与白子画急忙赶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