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威海广电信息网 > 人才交流 > 正文

闺蜜们的放荡交换小说 男女睡觉一定要做吗

夜幕深沉,漆黑的森林里时不时传来野兽的低吼。

身着羽织的蓝发少年行走在林里,月光透过树木的缝隙照在他脸上。

那是一副稚尚存的面容,但他的脸上少年应该有的朝气和开朗,而是满满的冰冷,蓝色的双眸里没有光芒,宛如死水一滩。

突然,他停下了脚步。

冷风吹过,树叶摇曳发出可怕的声响,瑟瑟响声离他越来越近。

“唰——!”

月光照耀下出鞘的刀寒光逼人,武器在少年的手中灵巧地打了个转,他骤然握紧刀柄,冲着身旁狠狠一刺!

打刀刺入肌肤的声音直径地传进耳膜,偷袭的妖怪还没出手就被他刺穿了喉咙,他抽出武器,妖怪恶臭的血液溅到了他的身上,弄脏了他的衣服。

蓝白的和服被血色污染,姣好的脸颊上布满鲜血,看起来就像是从地狱里出来的罗刹。

“碍事。”他随手抹去脸上的血,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大和守安定凭借着记忆走入森林深处,那里有一个隐蔽的山洞。

“...谁?”山洞里传来微弱的声音。

“清光,是我。”

“是安定啊…”看见熟悉的身影,加州清光紧绷的身体顿时松弛下来:“你去哪里…呜!”

“清光!”安定冲上前扶住他:“不要乱动,你的伤口还没好。”

黑发凌乱地散落在肩上,白色的头绳不知所踪,精致的西服满是灰尘和鲜血,平日里被清光精心打扮的指甲被岩石磨断,红色的指甲油脱落了好几块,看起来十分丑陋。

如果在本丸,清光一定会不高兴,然后向主人撒娇要买新的指甲油了吧。

然后他会嘲笑清光娇气,最后两人拌起嘴来。

然而。

对于成为弃子的他们而言,这些美好都化成了泡影。

他们没有归宿。

想到这里,安定眼里的恨意越发深沉,他咬紧牙关。

“我一定会治好你的,清光。”

“不惜一切代价。”

皎月初上,月色入户。

清澈的热水被石壁围起,水雾氤氲。

戈薇泡在温泉里,热水包裹着身体,感觉路途上奔波带来的疲惫都被热水洗了干净,戈薇喟叹一声:“好舒服——”

“真好啊,感觉从现世过来以后就没这么放松过了。”戈薇手搭在石壁上,惬意地闭上眼。

“戈薇,不要放松警惕。”坐在她身旁的珊瑚提醒。

“我知道,但是…”戈薇话锋一转:“我觉得末冬小姐不是坏人。”

“她确实款待了我们,但还是小心点吧,毕竟四魂之玉…”

乱靠在木门后听着两人模糊的谈话声,他低声窃笑,悄悄离开了。

“那么今晚也拜托你了。”

末冬朝药研嘱咐道,他点点头:“交给我吧,大将。”

“最近这段时间麻烦你了。”

“我没事,比起我还是大将你…”

“末冬大人!药研你也在啊。”

乱的声音由远而近,两人顿时止住了话语。

“怎么了,乱?”末冬若无其事地问道,转移了乱的注意。

“这个,给您!”乱笑嘻嘻地将藏在身后的东西拿出。

残缺的紫玉静静地躺在他的手心里,散发着微光。

“你从哪里找到的?”

“是从戈薇姐姐那里拿到的,大人想要的是这个吧。”

乱一脸理所当然,药研眉头蹙起:“你这家伙,不要自作主张。”

“谢谢你,乱。”末冬轻拍药研的肩膀,从乱手中拿起四魂之玉:“不过,现在是该睡觉的时间了。”

乱露出灿烂的笑容,而后,他微红着脸低下头:“作为谢礼,可以给我一个晚安吻吗…?”

末冬颔首答应,附身在他额头落下一吻,乱高兴地和末冬道了晚安,哼着小曲离开了。

“您太宠着他了。”

“有何关系。”末冬扬扬眉:“还是说,你也想要晚安吻?”

“不,我…”

药研慌忙想要解释,在末冬的手掌落在他头上时顿时安静下来。

她的手没有停留太久,很快就挪开了。

“去睡吧。”见他耳尖泛红还装作严肃的模样,末冬笑道。

很快,戈薇发现四魂之玉的丢失,她和珊瑚走出温泉,正好碰见拿着四魂之玉的末冬。

“末冬小姐。”珊瑚直盯着末冬手里的玉,语气礼貌但强硬:“能请你把东西还给我们吗。”

“本来这就是日暮小姐的东西。”末冬越过警惕的珊瑚,将玉还给了戈薇:“乱擅自将东西拿了过来,小孩子没有恶意,希望你别介意。”

“啊,嗯。”戈薇呆呆地点头。

“此玉非常人能掌控之物,要时刻带在身上。”紫玉幽光闪烁,似是有了生命,末冬意味不明地扬起嘴角。

“两位明日还要赶路,早些休息吧。”

午夜,万籁俱寂。

末冬浸泡在药池里,盯着水中的倒影一言不发。

洁白的肌肤不留一丝伤痕,看似完全康复的身体实际上已经失去了控制。

灵力暴走带来严重的后遗症,末冬只要稍微放松身体,就能体会到狂躁的野兽在体内乱撞的痛苦。

每日夜里她无法安眠,索性便不再阖上双眼。她时常在药泉里泡到天亮,在众人苏醒之前再若无其事地回到房里。

这件事,只有末冬和负责药材的药研知道。

“我说最近怎么觉得奇怪,真是吓我一跳啊,冬。”

熟悉的调侃声从身后响起,末冬回过头怒视着满脸笑意的鹤丸国永,呵斥道:“出去!”

“如果我说不,你要怎么办?”黑色的鹤直径踩入池中,任由热水浸湿他的衣裳。

“是怒骂一通将我绑在树上?还是将我扔进冰冷的池塘?”

他一步步朝着末冬靠近。

末冬手抵在胸前紧盯着逼近的鹤丸,戒备的模样像极了炸毛的猫咪。

“可是你现在用不了灵力吧,该怎么阻止我呢?”鹤丸低笑,红色的双眸闪着隐晦的光芒。

“无礼!”

鹤丸抓住末冬的手腕,轻而易举地拦下了她的巴掌,顺势一拉,末冬就跌进了他怀里。

“抓到咯~”

被揽住腰动弹不得,末冬对着一脸笑眯眯的人咬牙切齿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冬你啊,完全不懂得爱惜自己。”鹤丸呢喃:“就算你很强,但过于温柔的心早晚会害了你。”

他放开末冬的手,手心覆盖在末冬的脸上,满是爱怜地摩挲着,一反平常的样子让人心悸。

“对我们而言,你即是一切,其他人的生死与我们无关。但是,我们不允许你出事。”

鹤丸俯下身,他的面颊近在咫尺,末冬甚至能感受到他的鼻息喷洒在脸上的感觉。

“我们不允许你死。失去了‘珍爱’的我们,会发疯的。”鹤丸的血眸直勾勾地盯着末冬,试图所有的心声告诉她。

“这是你将温暖带给我们的惩罚。”

鹤丸将她紧紧圈在怀里。

是你把我们从绝望的深渊中带出,怎会允许你再私自离开。

你接受了我们,就不能再妄图逃脱。

你是暗堕刀剑之主,是我们的神。

折断羽翼,套上项圈,关入牢笼,只要你不离开。

这扭曲的爱意啊。

“...我知道了。”

良久,怀里的人儿才应了声。

鹤丸笑出声,眼里的阴暗一扫而空,恢复了以往吊儿郎当的样子:“话说回来,冬的身材还真好啊,以前抱起来就觉得很舒服了没想到真——”

“啪!”

“呜…”

听见走廊外异样的声响,戈薇睁开了眼。

是谁?

戈薇起身看了眼在熟睡的伙伴,披上外衣溜出房间。

房门拉上时,犬夜叉的耳朵抖了抖。

万物沉眠的午夜,连风都是无声的。

戈薇在本丸里漫无目的地打转,却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引导着她。

‘救…’

虚弱的声音在风中散开,伴随着小孩轻轻的抽噎声,戈薇以为是谁在夜里哭泣,着急地寻找着声源。

殊不知,她离房屋越来越远。

穿过树丛,边感叹着这座神社的广阔,戈薇看见了站在悬崖边上的身影。

借着月光能看出是小孩的体型,黑发的寸头男孩,是今晚她见到的众多小孩里的一个。

戈薇心想,可能是他半夜起来迷路了。

“厚君?”

随着一声呼唤,厚的肩膀停止了颤动,戈薇慢慢走向他。

“你没事吧?”

男孩转过身,空洞的双眼昭示着他尚未清醒。

“审神者…”厚低声喃喃:“兄弟们…救…要杀掉…”

厚怪异的状态让戈薇心中警铃大作,直到他抽出短刀,戈薇才意识到要逃跑。

然而短刀的机动是刀种里最优秀的,不等戈薇反应过来,闪着寒光的刀刃已进在眼前。

戈薇闭上了眼睛。

“嘁,我就知道没好事!”

犬夜叉轻啧一声,将戈薇扯到身后躲开刀刃,一爪子挥开厚的手,他手中的刀被轻易地甩了出去。

没有意识的厚反应并不灵敏,他踉跄几步,失足从悬崖边滑下。

“厚君!”

“喂,小鬼!!”

两人错愕之间,末冬忽然冲出,她毫不犹豫地奋力一跃,抱住了厚。

巫女乌黑的发丝在空中飞舞,瘦弱的身子坚定地将少年圈入怀中,很快,她犹如失去平衡的蝶,从悬崖上坠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