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威海广电信息网 > 人才交流 > 正文

老公宠妻太甜蜜 怎么知道顶到宫颈口了

邓温文这次参加的综艺节目名叫《艾弗里的奇幻之旅》。

莫名其妙的名字,莫名其妙的节目。

从前期宣传开始,节目组就打着为观众制造惊喜的幌子,不断地吊人胃口。

首期录制马上就要启动了,邓温文除了收到一个机场集合的通知邮件,节目的细节他一概不知。

他不知道第一期的录制地点在哪里。

他不知道到了目的地要做些什么。

没有剧本,没有游戏规则,没有设计环节,就连搭档有哪些人,他都一无所知,节目组若是想拿他开涮,岂不是易如反掌吗?

邓温文有些后悔接下这档节目。

准确的说,这节目是周晨光帮他接的。

早知会是这么个情况,当初他就不应该答应周晨光那厮。

出道至今,邓温文几乎没怎么休息过,每天都有拍不完的戏和跑不完的通告,时间长了难免感到疲惫乏味。

可他无法随情随性,竞争对手的觊觎、 经纪公司的威压、粉丝的期待,无一不在束缚着他,他不可能丢下工作不管不顾,凡事都由着自己的性子来。毕竟这条路是他自己选的,那就没有叫苦叫累的资格。

近些年来,明星真人秀节目大行其道,收视率屡屡飘红,让不少大咖趋之若鹜,邓温文也迎来了他的户外综艺首秀。

他本意是想参加一档旅游类的综艺节目,趁机给自己放个假,好好放松一下,并且还能做到挣钱玩耍两不误。

而实际上呢?

《艾弗里的奇幻之旅》节目组用天价片酬打瞎了周晨光的眼睛。

托周晨光的福,邓温文被忽悠着签了合同,尝到了悔不当初的滋味。

现在节目未拍先火,宣传广告满天飞,他已没有反悔的机会。

正所谓开弓没有回头箭,不管前方有没有坑,他也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

……

上午十点,邓温文准时抵达首都国际机场。

不得不说,节目组的保密工作做得相当到位。

邓温文带着一帮子人在机场里转悠了一大圈,愣是没找到集合点,却逗乐了一群围观的粉丝和吃瓜群众。

如果不是随处可见的摄像机机位,邓温文真怀疑他们走错了机场。

很好,刚来就被涮了一把,邓温文无比庆幸自己手里没刀,要不他大概会给周晨光来上两刀。

周晨光也很郁闷。

他确实是看在钱的份上才替邓温文接下这档节目,可是节目组一而再再而三地故弄玄虚,着实让人心生厌烦。

邓温文的脾气他是知道的,又大又臭还蛮不讲理。

在摄像机下邓温文虽然不会尥蹶子走人,可是他会记仇啊。

遭了什么罪,受了什么委屈,统统记在心里,待到秋后再来慢慢算账。

此时此刻周晨光只希望节目组能够手下留情,不要玩得太过分,免得耗光了邓温文的耐心,从而造成无法收拾的局面。

幸好节目组没那么丧心病狂,看着邓温文转来转去怎么也找不着北,一帮工作人员差点被他蠢哭,没辙只能派人前来引路。

直到这时候,邓温文才发现集合点居然设在机场门口。

一个临时搭建的棚子,旁边竖了一块毫不起眼的小牌子,上面写着节目的名字。

你们不是号称大投资大制作吗?

邓温文想爆出口。

随便搭个简陋的棚子,就敢放言花费了十个亿,哪来的B脸啊?

随行导演是个长相敦厚的小胖子。

他把跟拍摄像师介绍给邓温文认识了之后,摄影师打开机器,录制正式开始。

对着镜头,邓温文露出标准的八颗牙齿笑容,“刚才我像只无头苍蝇一样在机场乱转的那一段会删掉吗?”

“不会。”随行导演也笑,“正好可以用来做花絮。”

邓温文拍了拍他的肩膀,八颗牙变成了一排牙,笑得咬牙切齿。

人不可貌相果然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随行导演索性露出了奸诈狡猾的本质,没收了他的手机和钱包,就连他藏在鞋垫下面的现金和信.用卡也难逃上缴的命运。

一番搜刮下来,邓温文彻底沦为了身无分文的穷光蛋。

好气,却还要笑着面对。

随行导演见他一副强颜欢笑的模样,不由得感到好笑。于是大发慈悲,将他带来的一箱零食和粉丝送的巨型玩偶留了下来,嘴里却揶揄道:“文文,我听说你每天只吃几个土豆就饱了,为什么还要带这么多零食啊?”

邓温文略有些尴尬。

在如今这个人设至上的时代,为了博眼球,邓温文也给自己弄了个清心寡欲的仙子人设。不料经纪公司却歪曲了他的意思,竟然对外声称他从不吃五谷杂粮,不碰鸡鸭鱼肉,每天吃两个土豆,再喝点山泉水就足够了。

当时邓温文看到这则新闻,气得脑仁发胀,二话不说让发通稿的团队集体下课。

叫他一个战斗力爆表的超级吃货整天喝露水啃土豆?简直不能忍!

可说出去的话等于泼出去的水,他总不能自己打自己的脸,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配合经纪公司大肆炒作。不过在吃喝方面他绝不会亏待自己,不能当着外人的面吃,那就找个隐蔽的地方躲着吃,以致于被人拍下证据,质疑他人设崩塌。

邓温文没想到节目组这么没下限,在他偷吃鸡腿的事情被炒成热门话题的时候,偏偏哪壶不开提哪壶。还好他脑子转得快,使出一招四两拨千斤,将问题挡了回去,“这些零食是我为我的搭档们准备的见面礼,希望他们不会嫌弃。”

随行导演笑了笑,顺着他的话往下说:“那好,你的第一个任务来了。”

邓温文:“嗯?”

“作为官方唯一公布的嘉宾,我们给你安排了一个小小的考验,通过考验会获得奖励,反之则会受到相应的惩罚。”

“什么考验?你说。”邓温文面带微笑,却在心里把眼前的小胖子剥皮抽筋了千百遍。

“还有一个小时你们即将飞往第一期节目的录制地点,可是你的搭档还没到齐,你必须赶在登机之前找到他们,你们才能顺利踏上飞机。给你一个提示,你的搭档们正藏在机场的某一个角落里,现在开动你的脑筋赶紧把他们全找出来吧!”

邓温文差点拍屁股走人。

诺大一个机场,人山人海,想找个熟人都如同大海寻针一般困难,更何况还是几个不知姓甚名谁的陌生搭档。

邓温文深吸了口气,努力保持平静。

“请问我的搭档有几个人?”

“五个。”

“他/她们是男是女?”

“有男有女。”

“几男几女?”

“四男一女。”

“他/她们都是圈内人?分别涉及哪个领域?影视?音乐?主持人?还是……”

“不好意思,节目有节目的规矩,我只能透露这么多,其他的恕我无可奉告。”随行导演看了看手表,又说,“时间已经过去了五分钟,你只剩下五十五分钟,再不行动就来不及了。”

卧槽!

邓温文拔腿就走。

什么狗屁节目,什么狗屁规矩!!

周晨光一行人准备跟上,却被随行导演拦了下来。

随行导演冲他抱歉地一笑,叫上跟拍摄像师,朝邓温文追去。

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周晨光有种强烈的预感。

没有他在身边监督提醒,邓温文原本就摇摇欲坠的人设估计会崩成一盘散沙。

……

再次走进机场大厅,心情难免在一片人声鼎沸和黑压压的人头之中变得烦躁起来。

邓温文决定从门口开始往里找,然而机场实在太大,在有限的时间内,他无法展开细致的全方位的地毯式搜索,只能奔跑着寻找机位和摄像头,避免一些不必要的弯路。

疯跑了一阵,他并没有发现一个熟悉的面孔,擦肩而过的路人,不知是节目组请来的群演,还是真正的乘客,全都很陌生。

邓温文看了一眼手表,又过去了十几分钟,一股紧迫感油然而生,在这样冷气充足的环境下,他愣是急出了一头汗。

面对无所不在的摄像头,他不能发火,只好自我调侃。

“看样子,我今天难逃一罚。”邓温文问摄像大哥,“我是坐在这儿等着接受惩罚呢,还是再争取一下呢?”

摄像大哥扑哧一笑,没有搭腔。

邓温文拿出综艺精神,边走边说:“我还是去找个地方吃点东西,补充补充体力吧。”

“哎呀,我没钱,”他又扭头对准镜头,遗憾地摊了摊手,“不知道能不能刷脸?”

一直不远不近地跟在后面的周晨光闻言差点晕过去。

这家伙难道被刺激得开始胡言乱语了吗?

这时,一群粉丝高呼着邓温文的名字涌了上来,不过还没近身,就被保安拦住。

其中一个男粉扯着嗓门大声喊道:“文文,我爱你!”

邓温文朝他望了一眼,阳光俊朗,还挺帅的。

而后颔首一笑,继续向前。

没走多远,邓温文猛地顿住脚步。

刚才那个小鲜肉好像是最近大火的男团成员之一,邓温文一时想不起他的名字了,可他既然能伪装成粉丝出现在这里,那么他也许就是自己要找的搭档?

邓温文转身望去,那群人居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连忙返回去寻找,一口气跑到机场门口,始终不见对方的踪影。

再一看时间,只剩下三十分钟,一切又要重头来过,除了满脑子的草泥马,邓温文再也找不出合适的词来形容他此刻的心情。

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心态,他走到一家小超市前,准备找店家赊一瓶水喝。

并且在镜头前卖蠢装可爱,“现在我要去刷脸了,试试看灵不灵哦。”

周晨光越看越气,憋着一肚子火离开了机场,只给他留下了一个小助理。

瞥见那道离去的身影,邓温文暗自窃喜。

他早已厌倦了周晨光的管束,整天管东管西像个老妈子一样,一会儿不准做这个,一会儿又不准做那个,并且还唠唠叨叨的,每天面对这么一个人,就算是圣人也忍受不了。

好不容易有个机会可以摆脱周晨光的约束,邓温文岂会错失良机。

至于人设崩塌?

没关系的。

聪明如他,自然有办法补救。

看似仙气飘飘,实则是个吃货天然呆,不照样吸粉,戳人萌点吗?

没有周晨光在一旁阴魂不散地盯着,邓温文宛如一匹脱了缰的野马,撒开脚丫子奔上了解放天性放飞自我的道路。

山泉水也不喝了,他觍着脸找超市老板讨来一听可乐,好话说了一箩筐,还附赠合照无数。

幸好周晨光走得早,要是看到这一幕,绝对会被他气得爆血管。

邓温文扯开拉环,喝了一口可乐,转个身便看见节目组的工作人员替他把单买了。

惋惜地撇撇嘴,早知如此,他刚才应该选一瓶2.5升的。

随行导演似乎猜到了他的想法,忍不住提醒道:“这三块钱会从你的活动经费里扣出来的。”

“哦!”邓温文作了然状,心里却没当回事。

“你们给我准备了多少活动经费?什么时候给我啊?”他随口那么一问,仰起头又灌了一大口可乐。

随行导演却正儿八经地回答道:“五十块钱。到了目的地,你们每个人将会得到五十块钱的活动经费,在接下来的七天里,你们不光要靠这五十块钱完成一系列的挑战,还要靠它解决温饱问题。扣掉三块钱,你还有四十七块,看上去好像没多大区别。但是找不到搭档,当做考验失败,又要扣掉总金额的百分之八十,你自己算算,还剩下多少?你再不行动起来,打算吃一个星期的土吗?”

随行导演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望着他的眼神充满了同情。

“!!!”邓温文险些把嘴里的可乐全喷在他脸上。

四十七扣掉百分之八十,只剩下九块钱!

九块钱过一周?顿顿啃馒头吃咸菜都不够!

你们这种没人性的节目是想把人玩死吗?!

对于一个正宗吃货来说,食物比天大,吃就是他的全部。

让他吃七天土,还不如一刀杀了他来得痛快。

可关键是,他压根就不知道该去哪里寻找他的几个搭档。

邓温文略感烦躁地抓了一把头发,正愁得要命,一抹清隽修长的身影冷不丁地闯入了他的视野。

心下当即一惊!

怎么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