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威海广电信息网 > 人才交流 > 正文

试看30秒做受小视频 清晨总裁还在里面不出来

当顾轻舟醒来的时候,一切都似乎变了一个模样。

宝蓝色绣云帐幔挂在床沿边,一席绣着雕花淡黄色锦被散发着沁人心脾的馨香。

顾轻舟面色苍白,嘴唇干裂得毫无血色,她迷迷糊糊中撑着昏睡已久的身子想要坐起来,手肘一失力又躺了回去。

她的脑袋昏昏沉沉,四肢酸软无力,后脑更像是被无数个虫子撕咬啃食着,发出一阵一阵的刺痛。

突然一阵眩晕袭来,她眉头紧锁,喉咙干涩十分难受,伸手揉了揉脑袋,有气无力道:“我这是怎么了?”

她光洁白皙的额头浸出一层薄汗,深吸口气,靠在床板上咬紧牙关撑起身子,坐起后换了个舒适的姿势。

半晌,这才慢慢缓了过来,她愈发困惑: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居然连坐起来都这么费劲。

片刻之后,顾轻舟伸手拂开帐幔,环顾四周,屋内宽敞明亮,干净整齐,古典奢华,四周墙壁都是由白石雕砌而成,灿烂的阳光透过精雕细刻的檀木窗桕照射在玉石地板上,斑斑点点,映成一朵朵艳放鲜花。

她心中愈发困惑:这是在哪里啊?既不像宿舍也不像家,难不成是在哪位热爱古典古风的人的家里?

她朝右边看去,从雕花窗桕照进来的光线透过在衣架上挂着的一件绣着轻羽细纹的纯白直襟长袍。

再朝前看去,屋内中间放着一张花梨红木圆桌,桌上放着一具雕花银瓷茶器,四个花梨红凳靠着圆桌,朝东南西北四个方向摆放得整整齐齐。

再抬眸,墙上正中心挂着一幅名为《芙蓉美人》的水墨画,画中女子宛若天仙下凡般美丽动人,轻纱蔓萝裙摆随风飘扬,她站在清澈的湖边,湖中尽是绽放艳丽的水芙蓉。

不等顾轻舟观察完,大门突然被推开,发出“咯吱”一声,阳光照射进来,一个身穿纱裙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那人走了进来,她手中端着一盆水,身穿一席流莺雪苏纱裙,雪白的娇容上略施粉黛,青丝及腰,头上别着一个精致玲珑的发髻,看起来像个十六七岁的花季少女。

她径直朝屋内走去,似乎没有注意到正坐在床上满脸惊奇地看着她的顾轻舟,她将手中的盆轻轻放在桌上,拧了拧盆中的脸帕,转身朝顾轻舟这边走过来。

霎时间,四目相对。

少女身子一怔,手中的脸帕从指尖溜走,一双澄澈的眼睛瞪得又大又圆,显然她是被吓到了。

她俩就这么互相盯着对方,时间就像静止了一样。

突然,少女反应过来,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的速度冲出门去,惊呼出声:“啊……少爷醒了!少爷醒了!老爷!夫人!少爷她醒了!她终于醒了!老爷!夫人!……”

顾轻舟:“……”

她望着那少女消失的身影喊道:“哎,哎,你别跑啊!我还有很多话想问你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屋外回荡着少女欣喜若狂的呼喊,声音渐行渐远,直至消失听不见了,她便知这少女跑远了。

她双眼失神,呆呆地望着敞开的门发懵,整个脑子乱作一团嗡嗡作响,实在想不出个所以然。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这是在拍古装剧吗?!怎么会啊?!她依稀记得自己明明……

“啊,头好痛……”顾轻舟捂住脑袋哀呼,她一用力回想脑袋疼得就像要炸裂般,冷汗直冒。

沉默良久,她深深叹了口气:“唉。”

她低头看着身上的纯白锦袍和腰间的衣带,再想起从醒来后看到的和发生的种种,心里已经猜出个十之八|九了,她好像是穿越了,嗯,就是这么神奇,她居然穿越了。

这时,屋外传来一阵杂乱无章且十分急促的脚步,似乎有很多人正在朝这边赶来。

“靖儿啊!靖儿啊!我的好靖儿你终于醒了!靖儿啊!”

人未到,声先到。

听这声音想必应该是个中年妇女。

不一会儿,一位身穿锦绣莲袍的美丽贵妇走了进来,浑身满是富贵却不显得庸俗,即使年在中旬,也丝毫不减妇女美貌容颜间的优雅气质,看来她年轻时定是一位倾城天下的绝世大美人。

她身后跟着一位气宇非凡的中年大叔,大叔面色凝重,眉宇间隐约透露着不安与担心。

那位美丽贵妇在看到顾轻舟的一瞬间,眼泪顺势夺眶而出,她走到床边坐下,轻轻抚摸着顾轻舟苍白削瘦的脸。

眼中尽是心疼。

她一把抱住顾轻舟,哭道:“靖儿啊,你可算是醒了,娘好担心你,担心你就这么一直沉睡下去,担心你永远醒不过来,娘每天都去菩萨庙为你祈福,苍天总算是开眼了,为娘日盼夜盼,可算把你盼醒了!我的好儿子,你可算是醒了!”

顾轻舟僵着身子不敢动,也不敢说话,就这么任由贵妇抱着,脑海混乱一片,不知道现在该做什么该说什么该怎么办。

更让她不解的一点是,她明明是个女儿身,为什么这个贵妇要叫她儿子呢?

“顾峰,”中年大叔站在门口对顾峰说道,“去吧。”

仅凭一个眼神,顾峰就明白了顾逸的心思,他轻轻点了下头,说道:“明白。”

他转身离去,路过一个十五六岁的清秀少年身边,说道:“桐儿,你现在立刻赶去十春潼把夫子请过来,要快! ”

顾桐应道:“爹,您放心吧,孩儿这就去请夫子来!”

他跟在顾峰身后,眼珠子转了一圈,不知在盘算着什么鬼主意,问道:“对了,爹,少爷怎么样了?她还好吗?现在应该并无大碍了吧?”

顾峰摇了摇头,说道:“不好说,毕竟昏迷了这么久,有没有落下什么病根还得等夫子瞧过之后才能得知。”

顾桐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眼中绽放着光芒,正色道:“爹,您放心吧,孩儿自小跟少爷一起长大,少爷待我就如亲弟弟那般好,这次孩儿跟着少爷一同进宫,孩儿一定寸步不离地保护少爷!绝不会再出意外!少爷在,顾桐便在!”

听着顾桐单纯又真挚的话,顾峰严肃的脸上有了一丝动容,他拍了拍顾桐的肩,说道:“好桐儿,你还小,人世间很多琐事你都还不懂,不过爹希望你跟少爷以后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要坚持到底,绝不能轻言放弃,就算是命,也要想办法逆天改命,明白吗?”

顾桐认真点头,说道:“嗯,爹,孩儿明白!那孩儿就先走啦!”语罢,他以飞一般的速度消失在顾峰的视线里。

顾峰面色又冷了下来,既担心又忧愁。

礼州不比皇宫,皇宫人心险恶,危险重重,靖儿还未入宫就遭此劫难,想必以后的宫中生活更是不得安宁。

他想着想着叹了口气。

“往后如何,只能看你们的造化了。”

顾逸交代完其他人后,转眼瞧见地上的脸帕,说道:“莲君,你先进来把屋子收拾一下,然后再去厨房通知秋厨娘准备一些靖儿最爱吃的佳肴,记住,不要太补,靖儿昏迷了这么久,吃太补的东西身子恐怕会吃不消,得慢慢调养。”

“是,老爷。”

只见之前那位少女走了进来,她捡起地上的脸帕,端起放在桌上的那盆水退了出去。

顾轻舟心道:原来她叫莲君。

贵妇还抱着顾轻舟,在顾轻舟耳边低声抽泣。

顾逸走了过来,顾轻舟抬头看着他,陌生的眼神让他心中觉出一丝异样。

他轻轻拍了拍贵妇的肩,说道:“夫人,你别这样,靖儿醒了是好事,应该让她好好休息,你这么抱着她也不是个办法,别哭了夫人,先让靖儿好好休息吧。”

杨惠萍听完顾逸的话,松开了顾轻舟,用手绢擦干脸上的泪水,泪眼朦胧地看着顾轻舟,说道:“老爷,你说得对,靖儿现在应该好好休息,靖儿,你躺了这么久,可还有哪里不舒服?饿不饿?渴不渴?”

她摸了摸顾轻舟的后脑勺,问道:“头可还疼?”

顾逸道:“是啊,靖儿,你的头还疼吗?上次出事害你撞到头昏迷了两个月,待会夫子就过来替你瞧一瞧,现在你醒了,我和你娘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是能放下了。”

“我……”顾轻舟支支吾吾,“呃……”

她眼珠来回转动,视线来回看着顾逸和杨惠萍,心道:我现在穿越了,可是到底是魂穿还是实穿?这位中年大叔和这位中年妇女应该是我的爸妈,啊,不对,是爹娘,那肯定就是魂穿了,可是我这初来乍到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了解啊!我现在要说什么呢?该怎么说呢?

她思考了几年,心中恍然大悟道:啊,对了!失忆!刚才那位大叔不是说我撞到头昏迷了两个月吗?偶像剧里面一般不都是这么演的吗?

杨惠萍见顾轻舟迟迟不说话,担忧道:“靖儿?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可是哪里不舒服?”

顾轻舟正色道:“爹,娘,我接下来要说的事很重要,可能会让你们很惊讶,但是事实就是这样,我不得不说。”

她有些担心古代人接受不了失忆这个事。

顾逸道:“哦?何事?”

杨惠萍道:“靖儿,什么事?快跟娘说说。”

顾轻舟道:“我失忆了,什么都不记得了,完完全全一点记忆都没有,包括在这的你们,我都不记得了。”

她仔细观察着顾逸和杨惠萍的表情变化。

但是好像没多大变化。

顾逸若有所思道:“原来如此,难怪靖儿刚刚看我的眼神那么不对劲,原来是什么都不记得了。”

在他心中产生的异样瞬间消失,对于顾轻舟所说的失忆一事,他似乎一点都不惊讶。

杨惠萍看向顾逸,问道:“老爷,夫子之前所说的病根,指的应该就是失忆吧?”

顾逸点了点头,说道:“没错,夫子之前的确提过此事,只不过夫子说靖儿失忆的几率很小,除非靖儿她本身就想忘记,看靖儿这个样子,定是压力太大实在是不堪重负了,所以她才会选择将以前的事情全部遗忘。”

杨惠萍听完心绞一痛,看着身板消瘦的顾轻舟难过得眼泪又掉了下来,哭道:“选择遗忘,靖儿那时候该是有多痛苦多难过呀,可怜了我的靖儿,真是个苦命人儿啊,奈何身不由己,否则爹娘绝不会做出这种决定啊!”

顾轻舟问道:“什么决定?”

闻言,顾逸眼底闪过一丝凌厉。

他警惕地看向门口,走过去关上门,然后又回到顾轻舟身边,低声道:“靖儿,你先别着急,以前的事爹都会讲与你听,只是现在不是时候,顾府现在人多口杂,若让别人听到什么,那可就有大|麻烦了。”

顾府现在有很多亲卫兵守着,这些亲卫兵都是皇帝亲自派来的,由李巍将军带头,可见皇帝对这次的事情有多么重视,皇帝此举不仅是警告那些胆大妄为之人别轻举妄动,更是向全天下人昭告这个驸马他护定了。

谁敢动驸马,谁就是在挑战他的皇威!

虽说这些亲卫兵都是皇帝身边的亲信,但与他们顾家可是毫不相干,若让这些亲卫兵听到什么,那他们顾家只怕将从此以后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除了他们顾家自己人以外,其他人都不可信。

顾轻舟心想:看来确实有很多谜团等着她去解开。

她道:“那我可以问个问题吗?我真的很想知道原因。”

这个问题她真的很好奇。

杨惠萍擦干残留在脸上的泪水,说道:“靖儿你尽管问,只要是娘知道的,娘都告诉你。”

“为什么我明明是女儿……”

不等顾轻舟说完,杨惠萍赶紧捂住了她的嘴,阻止她接下来要说的话。

杨惠萍轻声喝道:“靖儿,不可!”

她摇了摇头,示意顾轻舟不要再往下说。

顾轻舟不解地看着杨惠萍,又看向顾逸,顾逸面露难色,也冲她摇了摇头,就像在告诉她这个秘密不可言说。

顾逸道:“靖儿,此事说来话长,待爹找到个好时机,自会全部告诉你。”

顾轻舟点了点头。

她明白了,她身上的一切都是秘密,而且这个秘密还不小,说不定还很有趣!女扮男装吗?也太刺激了吧!

她很聪明,只不过她万万没想到,她所猜到的不过是这个秘密的冰山一角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