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威海广电信息网 > 人才交流 > 正文

产妇可以吃什么水果 皇上和公主禁忌宠文

神奈川县每年四月初的开花及凋零的樱花,今年延迟到近中旬才缓缓绽放。立海大附属高中开学日一大早,无论是学生还是教师,同样伫足欣赏起粉白色的景致。

“这是个好兆头啊。”回过神,每个人似乎都在心里想着这句话。

露天的操场上,高中部所有学生们兴致不高地听着千篇一律的校长演说,在受到毒害的二三年生略带讶异的神情,原本该长篇大论的人居然草草结束了开学演讲,只有与校长相熟的老师才明白,热爱赏樱的校长大人,心思早已不在台下的学生身上。

“嗯,这樱花开得真是时候。”忍住打哈欠的几名老师彼此心照不宣的互望一眼,必竟台上台下都会受到校长魔音的毒害。

直到新生代表致辞完毕,底下的新生依分班表被二年级学长学姐领到教室,开学日的全校活动算是告一个段落。

私立立海大由初中部升入高中部的学生约占三分之二,除了同一所学校有百分之十的优惠分数外,新加入高中部的外校学生,多数也都是来自于日本的古老世家,故而大学、高中及初中都禀持着相似的风气与传承。

一年D班三十名学生几乎百分之七十是从立海大附属初中部考进高中部,秋月真琴则是那外来的九人中的一员。

宽敞明亮的三楼教室排列与班上学生人数相同张数的独立课桌椅,让第一次见到教室内部的秋月真琴嘘出一口气,脸上表情似是感叹似是无奈,心理的想法也只有她本人知道。大家同为新生,在尚未由班导师主持的公式化自我介绍前,其实互有防备之心,这名外来生静静地站在门口望着室内好半天,中等的容貌引不起班上同的的特别关注。

教室的座椅是横六直五,第一列已经被五名学生占领,看来D班用功的学生不少。秋月真琴目光又移到最后一列,剩下最靠出入口及靠窗的两个座位。直到将还没装教科书的干瘪书包挂到近窗的课桌旁,她才发现自己被窗外的樱花所吸引,窗外的景色正是学校的正门及刚才呆过的操场。

坐在她前一个位置,让人一见就感到青春活力的女学生,挂着灿烂的笑脸转身招呼道:“我叫川上爱子,是从立海大附属初中升上来的,请多多指教。”又指着自己旁边座位的男学生,“他叫二阶堂秀夫,后面这个叫源智也,我们三人是青梅竹马。”

“你们好,我叫秋月真琴,才从爱知县搬来,日后还请多多指教。”

“啊,等会儿班上的活动结束,可以带妳去各处看看喔。初中时就很羡慕高中部的园区,有很多用餐或休息的好地点。”森上爱子朝靠走廊的那边指了指,“那个方向就有一个很美的人工湖,今天樱花开得正美,那里正是赏樱的最佳地点。”

“可惜今天只有半天,没想到带便当,学校食堂也还没营业。”二阶堂秀夫的声音满是失望。“不过,二三年级的比我们早放学,就算有便当,也占不是好位置了吧。”

“你就知道吃!”

“爱子别生气,妳又不是第一天认识秀夫。”外型较斯文的源智也笑着安抚,浑厚的声线与他的外貌有着落差。

“能吃是福啊。”二阶堂秀夫望着新认识的同学,一副妳要替我说话的可怜模样。

“啊……喔,没错,能边赏樱花边吃美食,才是……人生之乐。”

嗯,好像说得很勉强啊!青梅竹马三人组互望一眼,很默契地打算转移话题。

“秋月同学住在哪个区?以后要怎么上下学?”冷场时由同性的开口较不会尴尬,川上爱子当然不让地担此重任。

“住在多日町,有202公交车可以直达学校,就是不知道这个路线会不会塞车。”今日开学比平常上课要晚一个小时,明天开始上学时间也是上班的尖锋时刻,秋月真琴虽然早就上网搜过相关资料,但实际状况还是要问问地头蛇最清楚。

“我有位朋友也是搭这班车上下学,至少他在初中三年没有因此迟到过。”源智也以专家口吻回话。

四人又聊了几句,内容全是三只老鸟教导菜鸟的事项。多日町及立海大附近的食衣住行育乐全包含,让被教导的人感叹自己计算机里收集的数据太过贫乏。

等到班导师进到教室时,秋月真琴已经从三人的口中探得不少原本并未留心的各项情报,也包括立海大高中部翻墙的最佳路线(喂,开学第一日讲这个不太好吧)。

D班的班导师是位三十岁上下的成熟型美女,深宫浅子。脸上带着适度的笑容,班上大部分学生为她的笑脸感到温暖时,青梅竹马三人组则互使眼色,表达对新导师无法亲近的看法。

正好收回视线的源智也看到秋月真琴发现他们三人的小动作,对她微微一笑,以嘴型说:“这老师不好惹啊。”

秋月真琴下意识地望向深宫浅子,正好与后者的目光对上。“那现在我们来自我介绍吧。就从靠窗户的最后一个同学依序介绍。”

这算得上是无妄之灾吗?

被点名的人起身,向班上同学微微鞠了个躬,“各位好,我叫秋月真琴,从爱知县搬来,以后有机会还请同学们指点这附近的环境,谢谢。”

“啊啦,秋月同学这样子不行喔。”还来不及坐下,台上的班导师已经边摇头边说:“这么简单怎么能让人了解妳呢?兴趣啦,喜欢的食物啦,家人呀,很多事都可以做说明的。”

“目前住在一起的家人有父母亲及一个弟弟,姐姐则在京都念大学。兴趣是看书听音乐,喜欢吃中华料理,喜欢的颜色……”

挺无聊的自我介绍,认识的人不需要靠自我介绍来确认,不认识的人一下子听那么多个陌生人的介绍,能记住名字就已经要偷笑了。

好不容易三十人介绍完毕,一个多小时无意义的时间浪费掉,才开始选班级干部。二十一名在初中部就认识或知道名字事迹的人,比深宫浅子预估的要积极参与竞选与选举中,并非往例地由班导师指派人员。结果所有的职务都由初中部升来的学生担任,二阶堂秀夫也因为源智也的提名,成功担任了体育委员一职。

接下来的事情大半都由新出炉的干部依职权接手,书籍发放、表格填写、室内置物箱分选等,班长宫泽庆一郎适度的指挥加上各干部熟练的分工合作下,D班这日的预定行程在十一时全部结束。

深宫浅子扫视教室一遍,又望了窗外一眼,才宣布今日的开学典礼正式结束,在大家收拾书包时,顺便建议外校来的学生可以趁机好好逛一逛,以免日后迷路而担误课业。

青梅竹马三人组朝秋月真琴友好笑笑,四人加快收拾的动作,一同出教室后,由川上爱子领头从另一个方向转往三年级的教室,下到一楼时,看到与D班教室望出去完全不同却更加美丽的景色。

有山有水有绿茵有漫天飞花,甚至还隐约看到四个可供五六个人休憩的古风凉亭。两三座凉亭隐藏在树林间,让第一次看到的秋月真琴有些恍神,误以为自己踏入人间仙境。

“三年级的学长姐们真是太幸福了。”发现每座凉亭中都已经占满了人,衣领边线都是绿金色绣线,二阶堂秀夫带着不甘的声音响起。

“看来想要中午在这里用餐,要等到升上三年级才行。”源智也环顾一周,没看到合适的用餐地点,肯定地下了结论。

“说到午餐,秋月同……啊,直接称呼秋月可以吗?”得到首肯,川上爱子才继续问:“秋月会在学校食堂用餐,还是自己准备便当?”

“食堂的菜色如何?”

“还好,价钱算是很便宜,菜色也不差,只是承包的厂商与我们初中时是同一家,缺点是菜色没有变化,连吃三天就会腻。”源智也解释。“刚才秋月的自我介绍说喜欢吃中华料理?据说中国菜都是要吃热的才好吃,假如带中华料理的便当,可以用每层楼的茶水间里的微波炉加热,茶水间还有冰箱,夏天不用担心菜会变味。”

“微波炉及冰箱啊……真,真不亏是名校。”这么华丽的现代家电,以为只有冰帝才提供呢。

“不过放在冰箱的便当,要小心会遗失喔。”勉强找到一处视线不算好的非樱花树下,各自拣了大石头入坐。原本和二阶堂秀夫一样四处搜寻空位的川上爱子,在听了源的建议后,忍不住插了话。

“遗失?是便当被偷?”秋月真琴无论口气与脸上表情都带着讶异。

“就算是世家小孩,也是会有败类在其中。”彷佛明白对方未尽的话,源智也笑着接口。“初中部发生过几次,放在冰箱里的食物或便当不见,过几日便当盒会在同一个茶水间的洗手台上出现,还是已经清洗干净的。”

“没有人去找偷东西的人吗?”

“一学期会有两三次的遗失事件,学校让风纪委员去处理,但是不算频繁又不定时的犯案时间,别说抓到人,就是疑似的对象都没有。假如那个人也和我们一样上高中部,我想遗失事件会从初中部转移到高中部吧。”

“高中部的风纪组长是森久保学长吧,以他的个性负责搜索犯人大概找不出来,若是下学期网球部的真田副部长成功担任风纪组长一职,那个小偷的好日子就结束了。”川上爱子的口气中,不无幸灾乐祸之意。

“爱子放在冰箱的食物,也不幸‘遗失’过一次。”源智也看到秋月真琴的不解,补充说明。他脸上那抹诡异的笑容,不知是针对可能大祸临头的犯人,还是一旁咬牙切齿的受害者。

二阶堂秀夫收回四处散光热光的视线,加入三人的讨论,不解问道:“真田当时就是初中部的风纪组员啊,那时他都抓不到人,凭什么认为他若担任高中部的风纪组长后,就一定能找出犯人?”

源智也拍了拍问话者的肩膀,先对在一旁脸色怪异的秋月真琴说句“让妳见笑了”,才对他说:“小朋友,请动一下你还没有清醒的脑袋瓜。初中部学生会的人数和资源与高中部相比,简直是地狱和天堂。就算不提资源问题,组长与组员权力的差异是天地之别,能由真田弦一郎来主导抓贼,我想就算找不出小偷,至少也能遏止他再次造成别人的困扰。”

话才说完,被教导的人肚子发出鸣叫,二阶堂秀夫趁机咧口而笑,“我就说凭我的智商怎么可能会想不清楚,原来是因为肚子饿的关系啊!”

“秋月要回家吃饭,还是跟我们一起去附近吃?”源智也转头问在一旁因为二阶堂的话而淡笑的人。

“秋月和我们一起去吧!这附近的餐厅很多都物美价廉喔。”二阶堂秀夫边邀请,一边已迈开脚步往校门方向走。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

“是啊,管他便当小偷的,现在是填饱肚子最重要。”川上爱子与二阶堂秀夫异口同声表明此刻的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