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威海广电信息网 > 人才交流 > 正文

翁熄性放纵 总裁自己坐上来深好大

啊,有点无聊。森川清盛放下手中的书,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藤原枫女士一口气给他请了一周的长假,仔细算算今天才是假期的第四天。往常的这个时候,他应该已经热身完毕准备进行基础训练了。

“清盛,你要出门吗?”坐在客厅里的藤原枫看到换下家居服的森川清盛走下楼梯,手里还拿着手机和钱包,便随口问了一句。

“嗯,晚饭前回来。”

“路上小心哦!”

“好。”

和神奈川相比,东京显得很不一样,紧张而有序,繁华又冰冷。远眺着高楼间陆陆续续被点亮的灯,森川清盛的内心出奇地平静,这是拥有着别样魅力的东京,他只需静静欣赏即可。

“先生,这是您刚刚购买的商品请拿好。”店员已经将他刚结好帐的胶带和拍头贴等各类网球拍小配件包好并递了过来。

“好的,谢谢。”森川清盛双手接过。这里的牛皮力量垫是一个网友向他推荐的,趁着今天有空,他便过来看看。

购完物的森川清盛暂时没有别的计划,便决定在这附近四处走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那个男生好帅啊!之前怎么没见过?”

“对啊对啊好帅啊啊啊啊啊!”

?!即使回到有些陌生的东京,他也能随时随地收获路人的夸赞和尖叫声吗?!森川清盛有丝丝震惊,忍不住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看校服看校服啊!!好像是……冰帝!”

……哦冰帝。打扰了。森川清盛若无其事地放下了手。

街头网球场。冰帝。帅气的男生。这几个词组合起来让他有些在意。森川清盛默默加快脚步,跟上前面女生的步伐,往人最多的地方走去。

“呵。不管再来几个人,结果都是一样的!”声音很有辨识度,像是正在被演奏的小提琴,流畅自然地倾泻出浪漫与华丽。

“那双打怎么样?你敢和我们比双打吗?”

“双打?你们这种水平的双打,本大爷一个人就能应付。不过嘛…”说话的男生停顿了一下,稍稍转过身,抬起左手,看似在人群中随意的一指,“今天情况特殊,我就随便选一个人组队来陪你们玩玩。”

人群莫名地沸腾了起来,左右的围观群众互相之间看了看,随后又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放在了站在中间的森川清盛身上,最后试探性地退后了几步。没错,围观群众们点点头,被选中的幸运儿就是他!

“也好帅啊。”有女孩子在和同伴窃窃私语。

被“随便”选中的森川清盛:“……”早知道是迹部景吾在这里搞事他就不走过来了!!

“森川君,怎么样?”迹部站在场中,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

“我没带球拍。”森川清盛迈着稍显冷漠的步子踏进球场。嘀嘀。兜里的手机震了一下。他停下来掏出手机看了看,之前他发送的信息显示已读,现在是母亲的回复:“好哦。那我们等你回来再开饭o(*^@^*)o”看到句尾的颜文字,他忍不住笑了一下,接着边走边打字回复:“我很快回来,不会耽搁太久。”

“我的借你。”迹部已经从他的球袋里掏出了一支备用球拍。

“好。”森川清盛伸手接过,抓了抓拍面,又尝试性地挥拍感受了一下。

“那边那两个,你们准备好了就快点!别磨磨蹭蹭的!”对面的两个人看起来大概二十岁上下,五官长得很紧凑,神情十分暴躁,头发留得长长的,半遮过眼睛,左右耳分别打了四五个耳洞,戴着的耳钉反射过街灯照出来的光,晃得人眼睛疼。

比赛开始,一盘定胜负,首先由迹部和森川发球。

“我说迹部君,你怎么会来这里?”森川清盛左看右看上看下看,都不觉得这会是迹部景吾这个人会来的地方。

“还挺有趣的,不是吗?”第一局的发球权在迹部手中,以他的性格,对手三番屡次的挑衅,怕是早已经不耐烦了。

果然。15:0。

哦豁,围观群众们纷纷发出了惊叹声。与之前相比,球速真是提升了一大截呢。

“都给我安静点!你们影响到我了!”暴躁一号君看到这个和之前截然不同的威力巨大的发球,心里其实隐隐打起了退堂鼓,但碍于面子,只好暂时将临阵脱逃的念头按下,他心虚地瞪了一圈场外的观众,口中吼着毫无意义的威胁的话语。

哼。迹部看穿了他的色厉内荏,第二个发球依旧带有破风之势向暴躁一号君飞去,直擦过他垂在耳边的刘海,落在地上,砸出了一个小浅坑。

30:0。

“一号,不要慌!下一局是我们的发球局,给我振作一点!”暴躁二号君看起来倒有些临危不惧。森川清盛表示很欣赏他并向迹部示意下一局由他来接发球。

“重—炮—发—球——!”暴躁二号君像是蓄了很久的力,将其统统灌输在了这枚发球上,气势看起来也是惊人十足。

“有趣吧,森川君?”迹部在一边看着,有些跃跃欲试。

“嗯,一点点。”

在旁人看来,森川清盛的动作很慢,因为他的一举一动都被看得一清二楚。但他的动作实则又很快,快到众人都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对手的网球拍就已经被他的回球直接撞飞,掉在了场外。

“嚯!森川君!”场外围观的一个男生一脸恍然大悟,“是那个森川君吧!”

“???哪个?他很有名吗?”

“立海附中的森川清盛啊!!去年称霸全国的立海附中!那个森川君!”听过森川清盛名字的群众开始自发地给身边的人认真科普。

“哦——!怪不得啊!!”

果然,就算是在比较陌生的东京,他也持续发光发热了!森川清盛轻轻地看了一眼迹部,调整了一下握姿,又站回了接发球区。

如果刚刚迹部的兴趣只能用一点来形容的话,那么现在他的兴趣就足足提升到了一百点。他很清楚刚才这个发球的力量,对接到球后森川清盛的一系列击球动作看得也十分清楚,但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如此重若千钧的发球他是怎样化解的?之后看似轻飘飘简单地往前一送,球又是如何拥有的如此巨大的威势?迹部的双眼中燃起了极亮的神采,立海附中的森川清盛果然名不虚传。

十二分钟后,比赛结束。暴躁兄弟组除了发球之外,其余时间根本就没有摸球的机会,以0:6的比分完败。

“明天你还会来吗?”迹部将放在他球袋旁的纸袋递给森川清盛。

“嗯,如果没什么事的话。”

“那我明天在这里等你。”迹部喝了一口水,“你这个对手,本大爷收下了!”

……也行,好歹假期的最后几天他终于不会无聊了。森川清盛点点头算是认可了迹部别扭的说法,“明天见。”

“哦对了,这家店的牛皮力量垫我也常买,没想到我们的品味还挺相似。”最后分别的时候,迹部突然笑着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不会这么巧吧?已经回到家的森川清盛还是有点在意。仔细一想,“King”这种中二非主流的网名还真像是迹部景吾会取的名字。

而此刻坐在车上的迹部也若有所思,今天森川清盛使出来的那一招,很有几分“以柔克刚,刚柔并济”的意思,这让他不由自主地联想到之前在论坛认识的朋友给他科普过的知识。

“嘛,来日方长。”x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