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威海广电信息网 > 人才交流 > 正文

夫妻生活小说 y肉食动物不吃草的小说

萧景琰说出这句话时,蒙挚的眼里透着担心,而飞流则是依然满脸轻松的什么都不知道。

梅长苏听完后微微一愣,不过也没什么惊慌的表现,他只是略微表露出来了一些无奈,用含着责备意味的语气对飞流说道:

“飞流……你又乱说话了吗?”

“没有!”

少年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被责备,睁圆了眼睛,微张着嘴,非常委屈的样子。

“景琰,蒙大哥,你们也知道,如今我这身子比较惧寒。誉王时常喜欢拉着人在外头说话,过后我不过是咳两声,却被飞流记在了心里。所以誉王每次来,飞流都不高兴。”

梅长苏轻描淡写的向萧景琰和蒙挚解释道,蒙挚不知道这其中的弯绕,听他这么说,也就信了,嘴里还抱怨的念叨了两句。

“这誉王也真是的,什么习惯啊,明知道你身体不好,还喜欢拉着你在外头说话。”

“咱们已经闲聊了这么久,也该说正事了吧”

被梅长苏这一提醒,蒙挚立即反应过来了,神色一端道:

“哎哟,可不是嘛。走,我们上去说。”

说着他便带头向苏宅方向的密道出口走去,飞流紧跟其后,巴不得快点离开这幽暗的密道。

“景琰,走吧。”

从梅长苏进入密道,萧景琰说了第一句话之后,他就再没开过口。此时梅长苏唤他,他也只是深深地看了对方一眼后,就默默的跟上了前面人的脚步。

见他这样,梅长苏在背后暗暗露出了个略苦涩的笑容。再这样下去,怕是迟早要瞒不住了吧。

“事情究竟是如何发生的,陛下当时的言行如何,蒙大哥,你从头细讲。”

在屋内坐定,说起正事来,梅长苏便把一切其余的杂事暂时都抛到了脑后,一脸的严肃。

“好。”

蒙挚定心回忆了一下,将当时怎么奉命随侍梁帝去东宫的一应细节,慢慢复述出来。

蒙挚说完还叹了口气,感慨道:

“这位太子爷算是废了,只是不知道陛下究竟是怎么打算的?”

“据我判断暂不会废,即使废了也不会马上立新太子。景琰明白我的意思吗?”

梅长苏转头看向萧景琰,只见他点了点头。

萧景琰明白,可蒙挚不明白。不过他也知道自己就算知道了也没什么用,干脆就不追问了。

“无论宫内和宫外,你们如今都该命人加重巡视,无论朝局如何,防卫都不能乱。一旦乱了就会引发意外,届时责任可都在你们两身上呢。”

梅长苏一说完,蒙挚立即就表示赞同:

“可不是嘛,我刚才不是跟你们说过吗,我现在连道明发的谕旨也没有,想向陛下求取,可总是说不完话就被那个高湛打断了,现在只能靠一句口谕硬撑着。”

“说到这个,你还应该备一份重礼去谢谢那位高公公。”

梅长苏转头看他,果然看到了他一脸疑惑不解的样子,只能一一的把这其中的道理掰开揉碎了跟他解释个清楚。

听他说完,蒙挚连着呼了两口气,半天也没回过神来。

“听你这么说,我还真是该谢谢他了。不过高湛为什么会偏帮我呢?”

“高湛是个聪明人,他不卷入内宫争宠和朝政是非,只要有机会就不着痕迹地送些人情出去。这样,无论将来何人得位,他一个善终是肯定跑不了的。”

“既然高湛在陛下身边如此重要,为什么不干脆把他拉到我们这边来呢?”

对于蒙挚的这个提议,梅长苏却是摇了摇头。

“不行,高湛多年明哲保身的做法不会因为我们的拉拢而动摇。而且他离陛下太近了,一个掌控不好反而会弄巧成拙。”

“算了算了,反正我笨,还是不问了,免得误了你们商量正事。”

一直安静听着的萧景琰此时听他这么说,反倒是不禁开口笑道:

“蒙大哥你多问问也好,你这一问,我也清楚了好些东西。”

不把高湛牵扯进来无疑也是保护静妃的一种做法,梅长苏就是体贴到这一点,所以才从来没有想过在后宫翻弄风波。

“那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蒙挚现在最关心的就是这个了,他可千万不要再做错事了。

“四个字,静观其变。”

梅长苏非常决断地道:

“所谓异常为妖,假定你们没有卷入党争,面对现在这个局面时会怎么做,你们就怎么做。这种时候,谁添乱谁就倒霉。刚才我告诉誉王的是‘暗中谨慎行事’,但其实最正确的作法是什么事也别行。陛下此时需要静,谁静得下来,他就会偏向谁,宫里的情形,不也是这样吗?”

事情大概商议停当后,蒙挚首先起身

道别,他已经消失的够久的了,再不出现,怕是宫里又要乱了。

送走了蒙挚之后梅长苏才反应过来,他又要单独面对萧景琰了。

他原以为萧景琰会说些什么,实则并没有,场面一时陷入了寂静。过了好久,梅长苏才等来了他的开口。

“小殊,你有想过翻案之后要干什么吗?”

“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等了半天等到的居然是这么个问题,梅长苏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回答。

翻案以后?那时的他还能有多长的时间?

“没什么,我只是突然想到了。等到了那个时候,想必这京里你也是不爱待的,寄情山水应该会更适合你吧。”而我,则只能留在这里。

最后一句话萧景琰没说,但是梅长苏却猜到了。

“景琰……”

是啊,到时候以景琰的身份,肯定是无法再让他随意的四处走动了。而他自己,不说其他的,如果还有时间,就蔺晨那个性子,肯定是不会同意他继续留在这里的。

他的沉默萧景琰只当他是默认了,心中涌起些许失落的同时也没忘了自责两句。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答案了,何苦还要再问出来惹人费心。而且到了那个时候,怕是自己反倒会希望他这么做吧。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每次说起跟你身体有关的问题的时候你总是不愿细说,我也不想逼你。但是你要知道,翻案固然重要,可是那些死去的冤魂们也绝对不会希望有人为此再搭上无辜的性命。寄情山水也很好,时不时通个书信,有机会我就去找你,或者哪天玩累了你也可以回来看看。只要人活着,自然怎样都是好的。”

萧景琰这话说得真假参半,但是其中的感情却没有减少丝毫,这点从梅长苏那隐隐泛光的眼角就可以看出来。

“明明是我的生活,你倒是替我全安排了。我答应过你还欠你一个回答,不会忘记的,一切就都等到那个时候再说吧。”

从萧景琰的话里不难知道他已经知道了些什么,但是梅长苏不敢肯定的是他知道了多少。

不过话说回来,他确实也该对自己多有些信心了,蔺晨不是也说他的身体比他想象的要好吗?如果到时候他所求的真的全部实现了,为什么不能给自己一个机会,给两人一个机会呢。

对于这方面的事情,梅长苏从来都是避而不谈的,萧景琰也没想到今天他反而主动提了出来,心头猛地就涌上了一波欣喜。

“小殊你放心吧,不会让你等太久的。”

萧景琰第一次在心里考虑起了是不是可以把一切计划都提前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