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威海广电信息网 > 人才交流 > 正文

让人湿硬的小黄文 来日方长by一个西瓜

“是在这边吧。”七夜皱着眉看前方,话语间有些迟疑,真是暴|乱的火炎。

“按地图来看,是的。”弗兰拿着一张地图比对着说道,“Me也感觉到火炎的气息了。”他抬头看七夜,犹豫了一下说,“真的要过去吗?”他觉得自己已经累着了。

想想前面还有怪物里的大Boss,他有些心慌慌。

“我们先过去支援了!”比起弗兰,狱寺隼人有些迫不及待,他刚说完话,便是开匣站在他那可浮动的防御壁上滑翔而去,后面山本武也紧跟着冲了出去。

七夜伸出一只手正想说什么,这下全噎住了。

“怎么办?”库洛姆看着七夜小心翼翼的问,她好像暂时没有冲上去的打算。

“我先休息会看看戏。”七夜摸着下巴说,她打量了一下周围的地形,觉得还是旁边的这棵树最好。

弗兰立马扔了地图抱住她的大腿:“なな,Me也要看戏。”

七夜瞥了他一眼,大方的摆摆手把他拎起来:“行。”

跟小鸡一样被拎起来的弗兰:Me觉得大事不妙?

“库洛姆呢?”七夜看向拿着三叉戟的女生,“是跟我看戏。”她指了指树上,“还是去帮骸。”她又指了指战场。

“我去帮骸大人!”库洛姆坚定的说道。

七夜点点头,然后想起场正中的百慕达和耶卡,伸进衣服里把小蜗掏了出来:“藏起来吧。”

库洛姆接过后有些苦恼,最后还是学着七夜藏衣服里了,放进去之后她微微打了个寒颤,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镇定,然后小跑着向战场过去。

“なな。”弗兰拖长声音叫道,“这姿势不行啊。”跟小鸡崽一样,难受。

“那我们上去。”七夜低下头对他一笑,然后膝盖下弯了些用力踩了一脚地面向上跃去,中间小踩了树枝几下,很快便是到达了树顶。

她把弗兰放下来,弗兰默默抱紧她的大腿誓死不放。

“望远镜。”七夜看着被遮挡了些的视线有些不满的朝着弗兰摊手。

弗兰仰头看她,颤颤巍巍的伸手,手上戴着威尔帝制的黑色手套,手成半抓的形态,然后出现了一个望远镜。

七夜伸手接过看。

弗兰往公园里面探了探眼,发现的确有些看不太清,他一手抱着七夜的腿,另一只手也给自己做了个望远镜去看,这一看他惊叫一声,望远镜也扔了,因为是威尔帝的机器做出的东西,所以像是实物一般往下抛了。

“なな,有妖怪啊。”他生无可恋的说。

“那是耶卡。”七夜淡定的回答,“我跟他交过一次手,没想到他长这样啊。”她啧啧出声。

“回去吧。”弗兰一点都不愿意往那里跑。

“情况似乎不妙啊。”七夜根本没在意弗兰的话,举着望远镜眯着眼看。

弗兰顿了顿问:“师父,师父怎么样了?”这里好高,对面还有妖怪,嗷——他想回家。

七夜皱着眉,这种地方老爹不太好出手,虽然没什么人,但是要是地震了可不是玩笑,老爹现在就是时不时在空中砸一下限制对方的瞬间移动,但也不能太过火。

砸的重了这片地面就算是毁了,七夜又是啧了啧声。

战场上的大家都有些受伤,骸和艾斯,她快速找到了他们俩,骸和恭弥一起正在对付耶卡,两人肩膀上似乎被各切一道,七夜皱眉,骸幻化出实物冻结住了耶卡的手,后面的沢田纲吉似乎是打算给那男人来一发大的。

两败俱伤的打法啊。

艾斯的身上好像是也有伤,捂着手臂带着些血,站在老爹的身边。

老爹的身边也净是些伤员,看着他们流动的鲜红的血七夜摇摇头,随手就是把望远镜扔了:“走了。”

“走哪去?”弗兰有些紧张的问。

“公园啊。”七夜又是想拎起他,弗兰有些不情愿,“师父他们搞不定吗?”他抱紧七夜的腿不想被拎起来。

“也不是说搞不定吧。”七夜有些迟疑,他们那两败俱伤的打法似乎还挺有效的,突然她浑身打了个寒颤,她看向公园那边,莫名有种危险的感觉,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

“弗兰。”她叫道。

弗兰也意识到なな的语气不太对,不自觉的就是放了手,下一秒就是被拎小鸡那样的拎起来,然后身体有些莫名的腾空感,又来了,他有些悲愤的想到。

七夜看着面前出现的人影感觉一阵颤栗,她反射性的就是去拔刀,但是手刚刚搭上刀柄那人就是到了她的面前,她左手拎着弗兰拔刀也有阻碍。

七夜抿了抿唇让自己冷静下来,她把弗兰抛开喝道:“降落伞!”

弗兰一开始被抛离有些茫然,但是看着那奇怪的人影后马上反应过来,一脸惊恐的表情恨不得落下的快一些离那家伙远一些,即使是他也感觉到那家伙身上非同一般的恶意。

七夜靠着条件反射抽出半截刀挡住了他的那一发攻击,借此也看清了他的样子,身材教小,面容也有些稚嫩,眸眼大而晶亮,她一时也认不出这个人是谁。

但感受到那别致的火炎和熟悉的恶意后,她一下子了解了。

“百慕达。”她微微开口。

第一发挡的有些艰难,但也幸亏了月步她在半空中不至于失去平衡,接下来她的刀便是完全抽了出来,漆黑的刀刃带着剑气劈去。

那个人立马消失在她的眼前。

七夜感觉到来自身后的气息,好快!她半呼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却很快感觉到对方的气息出现在她的后面,一会消失,一会又在别的地方出现,她瞳孔收缩了一下。

短距离不间断的瞬间移动吗?

啧,太麻烦了。

很快他又是出现在了她的面前,速度很快,一手成刃带着透明色的火炎就是劈过来,七夜咬牙,手里的刀微微转了个方向,有些卡住了,但是下一秒他又是消失,再一次到来的攻击以她的动作便是反应不急了。

她侧身躲过要害,感觉到从腰到坐肩的一阵痛意以及飙起的血,反射性的闭上了左眼,右手的刀狠狠挥去。

没有砍中的感觉。

她感觉到左手手腕被捏住的感觉,只有一瞬。

七夜忍不住在心里骂了句脏话,艹,这速度什么鬼!手表被破坏了,她抬手确认了一下,果然

慢慢呼出一口气之后她马上想起被她抛下去的弗兰,四周环顾了一下发现没有他的身影,在空中踩了一下到转身体便是朝地面冲去。

她的手表毁了,弗兰的手上可还戴着呢,那熊孩子没事吧?

到地面的附近的时候看见那孩子一脸懵逼的躺在一张大型弹簧床的正中央,手表已经被捏毁了,眼睛瞪的圆圆的,带着些惊恐和不敢置信。

看见他没事,七夜松了口气。

她落在地上,转手把刀插|回了鞘中,用手捂住肩膀,好痛。

“你没受伤吧,弗兰。”她朝着那呆滞的小孩子大声喊道。

弗兰渐渐回神,他坐起来叫道:“なな。”少女的左半身似乎一道很长的伤口,血淋淋的他看着晃眼,他张了张嘴没说什么却很快跑到她身边,“你在流血。”他指着她的伤口,有些紧张。

虽然平时和艾斯他们打打闹闹也见会见点血,但这次的伤口感觉有些唬人。

七夜好好打量了他一番,只是手表被捏碎了而已:“你先回去吧。”她说,那个人的实力远远超乎了她的预计,太快了。

那种短距离不间断的瞬间移动是小蜗做不到的,想起那种瞬移速度她就烦躁。

“你在流血。”弗兰盯着她再重复了一遍。

“没关系,伤口不深,我避开了要害。”七夜闭了闭眸压下内心的烦躁,勾起唇角对弗兰说。

弗兰往公园那边忘了一眼,犹豫了一下拉住了七夜的左手:“一起去吧。”

七夜看着他的样子微愣,反握了他些:“恩。”看着他有些发抖的样子用另一只手敲敲他的苹果头,“我们大将可还在那里,没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