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威海广电信息网 > 人才交流 > 正文

乱 色 小说 美女被扣到出水

卡卢比在明教中受到重视的程度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提升着。

前两年还好一些,他尚且能隐藏在暗处,到了如今,随着他在明教中地位愈发的深重,有些明面的事也不得不交予到他的手里。

他慢慢的开始出现在人前,墨衫夜帝的踪迹开始被一些弟子逐渐的知晓。

这便导致了阿罗平日里走到街头上,都会偶尔发现有明教弟子探着头笑嘻嘻的偷摸同她打个招呼。

万花弟子初时不解,还有些惊讶,后来静下心来略一思考,便也差不多明白了缘由。

卡卢比以往在教中极为神秘,许多弟子只听说过他来去无踪的名号,然而不要说见他一面了,有很多人甚至连他的名字都不知晓。

就更不要说他的其他信息了。

所以他刚一露面,便引起了明教众弟子极大的好奇,但凡是教中与夜帝有些联系的弟子,无不对他产生了深深的探究之意。

明教的教义惯来主张平等友爱,弟子之间并无苛刻分明的等级,好奇一下领导生活中是什么样子,更利于以后的工作发展…其实也没什么…吧_(:з」∠)_

——便出现了如今洛阳街头的许多明教弟子什么也不干,包团扎堆,只为了一探夜帝的情况。

然而不看还好,看过的弟子不知都看到了什么,回来后表现的甚是奇怪,皆是副精神恍惚,怀疑人生的模样,更是引发了后来的教众极大的好奇。

——原本三两人的围观便逐渐演化,变成了一些明教弟子当街尾随夜帝的观光之旅。

而至于为何打个招呼也要偷偷摸摸的…讲道理,夜帝之所以被称为夜帝,他善于隐匿气息的身法,处事敏锐的程度都在其中占取了极大的比例。

在这种情况下,一两个弟子不动声色的偷偷看一眼还好,成群结队的组团来还不被发现…那不是开玩笑呢嘛小老弟_(:з」∠)_

一群明教的小老弟已经在领导泛着凉意的神情里忍不住神色萎靡了。

卡卢比自发现有人暗探时便沉了脸,锋锐的眼眸不动声色环视一周,看到许多面孔都是相熟的弟子,这才略略放了点心。

明教的势力如日中天,树敌并不少,再加上如今教中长老法王对明教前景多有策划,正是多事之秋,这也是为何他费尽心力隐藏起自己的原因。

并不想要在意之人有可能受到丝毫的伤害。

如今见到前来探寻的弟子皆是面熟之人,便知道他们其实心中有数,近些年来参与明教要务,行事已经愈发成熟的夜帝思及此,才稍稍敛了一点冰凉眉目。

而被领导锋利冰寒的眼神惊吓得瑟瑟发抖的明教喵们看到了,轻轻舒了口气,暗搓搓的后退着想要溜之大吉。

却在临走前收到了一个夜帝冰冷的死亡回眸,那眼神一点也不陌生的,领导点我名。

一团明教喵:缩小…可怜…无助…精神恍惚又怀疑人生,后来的兄弟们我们先走一步了,来世大家还做明教喵QAQ

阿罗站在一旁一直看着,已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其实她倒觉得走在路上有人打个招呼没什么的,阿罗虽没有参与过明教教中的事物,但因为卡卢比和萨泽的原因,多少也见过一些明教弟子。

怎么说呢,阿罗忽的想起来,曾经有一次事出紧急,卡卢比交代明教弟子任务的时候并没有避开她去谈。

倒不是说避开她是不愿意她知道,这种行为更多的大约是一种保护,万花弟子心中明晓这一点,也从来不曾多问过,而令她感到惊讶的…

大约是卡卢比面对着明教弟子的时候的样子,他已经全然不复死气沉沉的困兽模样了,变得鲜活而沉着,只是随意的站在那里,淡淡的说几句话,便仿佛是天边挥洒的清冷月光。

他变得越来越好了,而无论他的信仰最终会归宿到何处,明教都是曾经帮助过他的地方。

阿罗其实是有些感谢明教的,若是只有她一个人,或许能够让卡卢比感到温暖,却绝不能让他感受到存在,而明教无疑让他感受到存在的意义。

这样的意义也让他变得更加的好。

明教的弟子也都很有意思,阿罗想起来刚开始的时候,曾经有一个装作跌倒扑到她的身上,只为看一看她想什么模样,却在她真的站不平稳时用后背为她抵挡伤害的明教姑娘,又是忍不住轻轻一笑。

“好啦”戳一戳身侧散发着冷气,沉目环视四周明教弟子的,宛如护食的猫崽的卡卢比,阿罗姑娘默默拿手遮上了眼睛。

总觉得卡卢比越活越小了,而且总觉得自己比他们幼稚的领导还要丢脸是怎么回事_(:з」∠)_

幼稚的领导却不这样觉得,他已经是明教中权位高重的暗夜帝王了,却仿佛还是那个大漠中被遗弃的异族人一般,感受到身后传来的轻微力道,瞬时便软和了眉目。

“去前面看一看?”他不动声色的将身侧之人拢在不能被窥视的范围内,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似的,温声提议道。

阿罗听了,探头一看,发现不远处正有一家裁衣的店铺,再看一看卡卢比身上还穿着去年的旧衣,略一沉吟,拍板道:“走吧。”

不久之前,明教光明令牌出,两大护法,四大法王,乃至教中各个高手,皆受到召请,前往长安的大光明寺中。

卡卢比便在此列,此时恰逢秋季,寂寥萧瑟,人心浮动,因着光明令的出现,江湖上忽的透露出一股风雨欲来的飘摇味道。

卡卢比大概是这些年第一次出这样的远门了,以往的任务无论艰难与否,他总会在当天便赶回来,有很多时候,万花弟子或许都不曾觉察到。

这次却不一样,虽不知此去的目的是什么,但这样一去,少则半月,多则不知道多久,他都无法回到洛阳了。

阿罗也是眼皮直跳。

卡卢比的任务进度已经走到了80%,然而阿罗心中感到奇怪,想要去看他的命运线的时候,却发现有关这一部分的已经看不到了。

系统给出的说法是触发了特殊任务,因为任务目标的命运线与当前世界的发展进程有所重合,所以暂时不予开放,能告诉阿罗只有任务目标此行并无生命危险。

绕是如此,阿罗还是不太放心,便带着难得有些空闲的卡卢比出了门,为他置办一些此行需要的物品。

三日后,卡卢比出发前往大光明寺,此后半月,毫无音讯。

洛阳城还留着的明教弟子好像愈发的少了,据说是官府颁发了一些条文,命有东都之狼之称的天策府严查一些中原教派。

阿罗独居在洛阳城的民居中,卡卢比当初打算的很聪明,即使外面的氛围愈发的紧张,对这里好像也没有什么影响。

阿罗却觉得心绪愈发的难平,说不上来是为什么,却也放不下心,只得平日里多关注一些。

变故发生的极为突然。

仿佛转瞬之间,城外辉煌无比的光明寺中便起了火,火势冲天,遥远的洛阳城内仿佛都听得到其中传来的凄惨之声。

明明还是黑夜,城中的光线却仿佛比白日还要亮了,阿罗心跳的极快,皱着眉想要出去看看,不料刚一出门,便被人给拦在了怀中。

那人身上充斥着浓郁的血腥味,面上也布满了风尘,不知道他赶了多久的路,又多久没有合过眼,眼睛里血气遍布,极为惊人。

这是异族人第一次离怀中的万花弟子那样近,然而他换抱着怀中的人,心中想的却不是甜蜜或是忧愁,而是满心的惊忧惶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