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威海广电信息网 > 人才交流 > 正文

腐文堵铃口尿道按摩器 宝贝我想尿在里面

作者有话要说:

今日首更  

若是不为物质之欲所烦扰,鼓浪屿岛上的生活或许就是旅游小队6人一直幻想过的惬意小日子。

早餐后,荡去街边小店选上一杯奶茶或是咖啡打包。

在海风的轻抚中选择一方良地,沙滩或是山上,小楼门口或是静谧的巷道。

只要阳光正好,似乎哪里都可以成为他们的惬意悠然之地。

来到岛上不足一周时间,来自北城的一行人几乎已经踏遍了鼓浪屿的角角落落。

余下来的时间尽量感受悠闲,不再有任何探访活动。

江晨和简听的行李箱之所以厚重并非他们带了许多衣物。

行前,两人极具默契的往行李箱里塞了几本纸质书。

身边的美景,悠然的时光,一杯饮料,只有泛着油墨香的纸张能与之相配。

这是电子书无法取代的应景。

两位队友很快便成了书友,抛弃了其余四位伙伴。

早餐时分,江晨和简听就会决定好今天的阅读之地,然后携手前往。

在那里待上一天或是半天,只有睡虫和饿虫才能影响他们的悠然享受。

自称学渣的陈灿表示,她永远也无法理解学霸们的世界。

居然在旅游的时候还会带书?

尽管都是一些散文书,可于她来讲,也是学习之外又添学习。

陈灿从民宿老板那里借来了沙滩椅,她憧憬的可不是用它来读书。

仰躺在沙滩之上,感受这一刻的无所事事。

这才是沙滩上应该有的享受。

旅游小队并非只有陈灿一人在沙滩上享受,除了两位书友外,在最后的几天时间,其余人也都跟着陈灿享受。

兴致来了就下水踩两回海沙,兴致走了就回到伞下的沙滩椅上继续感受海风……

离开厦门之时,没能浪费的虚度全体现在了大家肤色的变化上。

“凭什么?”

瞧着两位书友的肤色无一变化,黑了一个色号的陈灿颇为不解。

“为什么同样是在室外,你们俩没有黑?而我们……”

她转头看了眼角落里的两个男生。

此前,因为有树荫的庇护,两个男生都爱面子的没有开太阳伞。

几天过去,所谓的老爷们心态使得他们的肤色黑了不只一个色号。

看到角落里的两枚黑炭,陈灿心里还是有点儿安慰。

“呵呵”

江晨故意两声。

“大夏天的,我们的目的不是变黑好么?只要有光亮的地方,能让我们看书就可以。谁像你们?”

江晨故意点了点目光所及的四位同伴,

“哪里有大太阳,你们就往哪里去。得亏你们还知道热,不然怕是要晒脱了皮。”

林雪下意识捂了捂自己的脸,就算不是靠脸吃饭也不能没脸啊。

而号称靠脸吃饭的钱思远则是一脸苦逼,越发委屈。

米白的牙色与肤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就连看似不在意自己外表的吴磊也灰头土脸的。

所谓的阳光美男经过烈日的几天照拂,已然更新成了古铜色男人。

怎么看怎么违和。

“不公平啊不公平。为什么上天不黑了这个妖孽,却要让我们这些平民百姓受苦?”

陈灿相当明显的在抹自己并不存在的眼泪。

“你才妖孽。”

纯良少女江晨全身心的拒绝这个称呼,

“你才妖孽,你上辈子、这辈子、下辈子,生生世世都是妖孽。”

不会骂人的小朋友,气极了也只能到这种程度。

简听忍不住轻笑。

小朋友实在是萌萌哒。

走上前扶了扶气急败坏的小朋友,简听忍不住脱口而出。

“萌萌哒”

“萌萌哒”的江晨和“□□妖孽”的陈灿二脸懵逼,两人的表情倒是成功取悦了其余三人。

……

……

半个月的时光眨眼即过,厦门行进入了尾声。

收拾返程的行李的时候,众人不免觉得庆幸。

好在在厦门市内没有买任何伴手礼,否则加上在鼓浪屿买的东西,行李箱哪里还有位置装得下?

陈灿和林雪已经提不起自己的行李箱,而两个男生也够呛。

只有江晨和简听老神哉哉的。

虽然他们在行前比其他人的行李箱里多装了几本书,但是他们的行李本身就比其他人少上一半。

比起带了十多套衣物的同伴们,他们这两个勤洗衣物的人,明显让行李箱留出了许多位置。

因此返程的时候,每个伴手礼都不需要主人废劲得塞进行李箱中。

……

……

旅游的时候很容易陷入回家再洗衣服的懒人思维。

不过说到懒人思维,简听心里一直有个疑惑。

这些天晾晒在户外的换洗衣物,她从来没有见过江晨的内衣。

害羞的小朋友究竟是如何处理自己的内衣的呢?

难道……

带了十几件内衣吗?

可怜的江晨因为不好意思将自己换洗的内衣展现在简听的面前,特别跑到民宿另一头的别墅前晒的衣服。

得亏她散步的好兴致,居然在山边发现了晾衣杆。

不然她的内衣怕是要没有地方可晒了。

……

……

旅游的时间一旦被拉长,那么随之而来剩余暑假时间也不再多了。

总感觉还没有过几天在家“躺尸”吹空调的生活,就被时间催促着返回了没有冷气可吹的学生宿舍。

走廊里是挺阴凉的,但是,寝室里都是四仰八叉甚至想裸奔的朋友。

搁在床尾的电扇即使开了最大档也满足不了学生的需求。

而随着开学的到来,与之相去不远的还有江晨的生日。

在江晨不知情的开学日,北一组其余的四位伙伴就抛弃了这个寿星偷偷建了一个“江晨生日群”。

群里还有另外两位“叛徒”——乔慕君和董乐。

大伙已经在群里讨论了许久,关于江晨今年的生日礼物。

除了简听。

她心里早已有了想法,就在今年春天自己生日的时候。

……

……

大二下学期春游后不久,简听的20岁生日就在眼前。

江晨今年一改去年的“大办”的风格,甚至没有再偷偷隐瞒自己在为生日做准备。

许是经过了这几个年份,江晨总算意识到自己的小心思难逃聪慧过人的简听。

如果简听就是知道自己会准备,那还不如直接坦白直说,也好在生日当天配合彼此的时间。

江晨今年没有再邀请简听的诸位好友,她提前与寿星本人明确说明了生日当天想要共度的愿望,唯一隐瞒的是生日当天的安排。

这就是不能重复过去年份的礼物与惊喜。

今年简听的生日仍然不在周末,江晨在生日前一晚租了一间近年兴起的酒店式公寓。

她所看重的,并非酒店式公寓里的休息空间,反正他们只会在里面度过午餐时光。

江晨看重的是酒店式公寓里的厨房功能,她想亲自下厨为寿星做上一顿生日大餐。

这,便是她今年穷尽脑壳能想到的惊喜。

还算惊喜吧?

……

……

早上第一节课后,江晨就从教室消失了。

离开工大,江晨拦了一辆出租车去往最近的大型超市。

时间其实有点紧张,尽管她在昨晚已经为之做了不少准备。

等到了午餐时间,大家按照江晨发送的地址聚集到了酒店公寓。

一进到公寓里,大家就因为眼前的一幕震惊到了。

“阿晨,原来你偷偷背着我们翘课是为了去买菜?”

厨房的炉灶上还温着鲜汤。

若非仍然可从垃圾桶里的废物中寻找到蛛丝马迹,乔慕君是难以相信眼前这一幕的。

虽然早就听说江晨的厨艺尚佳,但是亲眼见到对方做出几样绝非家常的菜色的时候,大伙俱是吃惊的。

餐桌中间搁着江晨昨晚亲自制作的蛋糕。

生日蛋糕周围摆盘了16道菜,单就数量而言,也绝对称得上是一顿生日大餐。

大伙纷纷落座,而今天的寿星就在江晨身边。

桌面的餐盘中,甚至连摆盘都很是讲究。

着实令人赞叹和心悦。

“阿晨,我以后都抱你大腿吧?”

乔慕君企图抱住好友的大腿。

“我也要。老大,求抱大腿。”

钱思远啧啧感慨着餐桌上的一道又一道菜。

他的老大着实“贤惠”,不过这个形容词显然不能在这时候说出口,否则小命难保。

“走开。”

江晨像挥苍蝇一般赶了赶。

“咳咳~~”

接下来的话,她有些不好意思开口。

总觉得开口即过于官方。

“今天是简听的生日,让我们祝福寿星生日快乐。”

江晨装作淡定的举起了饮料杯,却不曾想刚才的一席话惊到了身边人。

“居然会说如此场面的话?啧啧……这还是我们的大大吗?”

林雪忍不住调侃。

一旁的寿星本人却是扬了扬唇,很是配合的端起了玻璃杯。

“寿星想谢谢江小厨今天一上午的忙碌。祝我生日快乐?”

简听举杯示意。

大家就一起碰上了简听的玻璃杯。

“生日快乐!”

……

……

未能被大家解决的半块生日蛋糕,被简听带回了寝室。

这是她明日的早餐,万万不能浪费了半分。

除了蛋糕之外,随之带回的还有生日礼物。

一只琉璃手串。

江晨在网上找到了相关的手作小班,上了几节课才完成了成品。

贺卡里,她反复抱怨了几次这是只不完美的手串,但是在简听心里,这份不完美未尝不是最完美。

另一件礼物,倒是让身处春季的简听有些哭笑不得。

室外温度已接近20度,江晨却送了她一条围巾?

从围巾粗糙的勾法中,不必看贺卡解释,简听就猜到了真相。

这必然是一个笨拙的小朋友,用一双笨拙的手,所产出的物件。

当天就想佩戴的简听心里却万分舍不得。

若是因为气温原因粘上了汗水,一想到就觉得舍不得。

还是物尽其用,好生收在盒子里,等到今年寒冬时节,再来感受暖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