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威海广电信息网 > 人才交流 > 正文

傅少的哑新娘免费阅读 囚宠皇叔受

上古烛阴,视为昼,瞑为夜,吹为冬,呼为夏,息为风。数十万年前因得灵智,六界神仙灵兽,罕有匹敌,竟妄想称王。为除此恶,彼时大修为者,倾巢而出,最终烛阴被元始天尊镇压于不周山下,还六界以和平。

润玉年少时便从省经阁的藏书中知道这段历史,但没想到有朝一日,这凶兽竟然能挣脱封印,破不周山而出。尽管数十万年来受元始天尊的封印镇压,一朝得脱囚笼,这凶兽更是凶性滔天。润玉派出百万天兵天将欲将之斩杀,竟不能敌,遂御驾亲征。

世间的东西,凡是加了上古二字,无一不可轻视。可润玉没想到,尽管他已经足够重视这上古凶兽,准备了诸多手段,却还是略有不足。最后只能拼着重伤,受了烛阴水火阴阳灵力的合击,以赤霄剑为引,将之重新封印。

重伤昏迷之前,他利用最后的清醒,下了道旨意,立棠樾为太子,旭凤辅政,如此,必可保六界太平,也可,护她安好。

润玉醒来时,已是三年之后,看着邝露含泪欣喜的神情,他淡淡笑笑,让她莫要声张,他要自行调养。看着邝露临走时疑惑的神情,他知道她已起了疑心,可是也没有办法了,自己的身体自己最为清楚,他已是回光返照之态,回天乏术。不是不知邝露心意,但他的心,早就给了那个人,再无法回应了,只希望他走之后,她能放下执念,一世安好。

他自幼坎坷,一生谨言慎行,人生中唯一想要的东西,也不得不放手。但爱了一辈子,似乎已成习惯。他曾承诺她,有他在一日,便护她平安康乐一日,以后,没法护了,就找个能护她的人吧。

润玉想着,提笔下旨,正式传帝位于棠樾。然后唤来了邝露,将旨意交于她,让她于一个月后于九霄云殿传旨棠樾。邝露并不知道旨意是什么,只是如往常般应声退下。临走,润玉笑了笑,叮嘱道:“以后,记得多为自己想想。”

邝露瞬间泪盈于睫,躬身再次行礼:“上元仙子邝露,谨遵陛下旨意。”言毕转身,再不回头。

润玉知道,她已经什么都知道了,也什么都懂了,此间事了,他便也可去做自己想做的了。

悄悄谋划了一番,和锦觅单独见了次面。他曾酿了些她喜欢的桂花酿,一直没机会和她共饮,这次就想了却这夙愿,没想到她也带了自己酿的,倒是个意外的惊喜。看她幸福依旧,他也算放心了。

最后的时间,润玉随心行走,竟然回到了太湖笠泽。想他身为天帝,这数万年的生命中,最为温暖的时间,竟然是在这里。尽管当时,他以为自己是条怪异的鱼。

笠泽自龙鱼族被灭族之后,血腥怨气太重,沦为废墟。这么些年,他怕触景伤情,将洞庭云梦泽当成笠泽,也未修缮过。可假的就是假的,真的哪怕面目全非,也是真的。

他沿着笠泽慢慢行走,布下阵法,沿途有始开灵智的小鱼跟着他,不时好奇地交头接耳,他冲他们笑了笑,他们便吓得一窝蜂地溜走了,远远地,还听到声音:“这是什么鱼?头上还有角!”

他往头上一摸,无奈笑了笑,竟然已经虚弱到,连人形都无法维持了吗?幸好聚灵阵法已经布好,他疲惫地倚靠在一块石头边,微笑着看着以前的一切。

视线有些模糊,忽然眼前出现了母亲,母亲在对他说:“鲤儿不怕,娘亲来带你走了。”

迷糊间开口唤道:“娘亲。”说完自己也笑了,听说人族死前会回忆自己的一生,会见到自己最想见的人,原来神族也是一样吗?

想着想着,眼前又出现了那个人,她在冲他笑,理智告诉他,这是梦,是假的,可是,多美的梦啊。忍不住,他开口道:“觅儿,若有来世……”

不待说完,自己便闭了口,神族万年长生,不死不灭,一旦灭道,便身归天地,回馈万物,哪来什么来世?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看吧,他一生都是这般理智无趣的人,永远不能像旭凤一般招人喜欢。

撑起最后的力气,轻轻解开了手上戴了一生的绳结。然后朝身边又好奇聚集的小鱼笑了笑,便再无声息,渐渐消散。

天元二十五万年,天帝于太湖灭道,一缕红线飘落,无人知晓。

后记:天帝于灭道前布聚灵阵于太湖笠泽,以龙魂馈养太湖水族,一万年后,太湖水族繁盛,龙鱼族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