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威海广电信息网 > 人才交流 > 正文

尼坤晒2pm合照 菊蕾美妇小说

作者有话要说:

今日首更  

简听唯一对江晨有所隐瞒的是,那个所谓的中国项目,不是为期一年,而是长达余生。

……

……

调职回国的只有简听,身为助理的王洋本是不必跟着回国的。

可或许是被简听的勇气和果断决定所感染,这个曾经逃避爱情来到英国的男人也决定跟随简听回国,直面自己的过去。

他们再次回到北城市的时候,这座城市已经连续阴雨了九天。

正是多雨的春季,如雾的雨幕从飞机舱门和机场连接桥的中间透了进来。

王洋蹙眉弹了弹西服外套上的水渍,不免有些抱怨,

“我这个精致少爷,难得决定回到祖国的怀抱,竟然一下飞机就用一场春雨来迎接我?这天气跟在伦敦有什么区别?Sad boy!”

简听瞟了一眼兀自感慨中的boy没有出声,她的心现在完全放在即将要见面的人身上。

“简听,你等等我啊。穿着个高跟还走这么快,crazy lady。”

私底下,王洋从来不当简听是自己的老板。

抱怨没有得到回应,只能认命的跟上前方急速行走中的女人。

……

……

在传送带附近等行李箱的时候,简听难得露出了不耐烦的神色。

双手抱臂,蹙着眉,指尖一直在敲打着手臂。

“看来你家小朋友确实能让你心急,瞧你这样子,哪里还像是那个在总部都能泰然自如的简boss?”

简听去年升至了集团欧洲区的市场副总,华人面孔的她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青云直上,可谓是集团百年来的首次破例。

王洋跟着简听混的时候,简听已经是个任何时候都不外露情绪的冰美人。

许是国内的空气润人,这才一下飞机,简听的小女人姿态立刻显露无疑。

……

……

“王洋。”

简听淡淡的开了口,

“我应该还有换助理的权利。”

简听冷眸看了眼在她面前叨叨个没完的男人。

要么她家小朋友怎么会经常说那句话呢?

男人,不要话多!

她真的有在考虑,要不要换个助理。

“……”

王洋在嘴前做了个拉紧拉链闭紧嘴巴的手势,再不敢在这个心焦的女人面前放肆。

……

……

陌生号码拨通了简听的手机,等在机场到达口的人也并不是期待中的人。

温杨跟简听通了电话。

江晨今天有事耽搁,无法亲自前来机场接机,只能派特助温杨和司机过来接他们。

“没关系。”

简听是真的能够理解对方的。

她今后还有很多时间跟那个小朋友耗。

她知道,不必急于这一时。

……

……

“你是温杨?”

“是的,简小姐,我是温杨,老板的特别助理。”

温杨一看就是个做事情特别利落的助理。

妥帖的女士西服套装却搭配平底皮鞋,长发没有散落在肩而是被高高盘起。

只一眼,温杨就很好的取悦了简总。

简总再瞥了眼自己身边的sad boy。

花衬衫,花外套,孔雀开屏的样子……

若非王洋办事还算得周全,她现在就有挖脚的冲动。

……

……

“江总安排我直接带您去钱来也火锅店。不知道王先生有什么安排?方便的话,请务必让我们送您一程。”

江晨早就跟温杨提过王洋的存在。

不知道王洋是华裔还是华人,在北城市有没有落脚地,温杨只能客气的完成好老板交代的任务。

“你们要是路过三元的话,把我放在那儿就OK。跟我不用太客气,pretty girl。”

温杨淡淡笑了笑。

平常助理是万万不会当着老板如此说话的。

看来王洋和简听的关系确实如江晨所说的那般亲密。

……

……

简听这次回国,没有再像上一次那般找借口住进江晨的家。

前一个借口已经算是用尽,而且这次,简听已经告诉了江晨自己会在国内待一年的时间。

总不能一年都不住在自己家跑去好友家借宿吧?

毕竟,在简听决定回国这件事情上,最开心的,还有她的家人。

简父和老人们见到她的时候,就差老泪纵横了。

“总算回来了,听听。这次回来,不走了吧?”

“不走了,外婆。”

陆然自上次回国以后就没再回英国。

据说,是在国内找到了事业发展的新方向。

如今的小姨,就连简听有的时候也很难看得清楚。

虽然没有了跟小朋友同住一个屋檐下的机会,但是因为有了家人的陪伴也不会觉得寂寞。

……

……

Sam集团的中国总部设在了北城市西城区的CBD中心。

简听从欧洲总部空降至中国区担任执行总裁,办公地点距离江晨的公司,直线距离不过一个公交车站。

坐在25楼的办公室,俯瞰窗外的街景,只有无数的安心和熨帖在心头。

……

……

自上次回国的火锅聚餐后,简听已有一周的时间没有见过江晨。

她自己是在忙着公司的交接工作,而对方好像也很忙的样子。

难得下午有空,简听想单约对方吃晚餐,她直接拨了电话,而接起电话却不是本人。

“喂,简小姐您好。”

简听一听就知道是江晨的助理温杨。

她看了眼桌面的时间。

不过是下午3点,怎么会是温杨接的电话?

“……”

她并不知道温杨的电话。

之前温杨递给她的名片,还放在了名片夹里。

拨出的明明是江晨的电话,简听甚至拿开手机再次确定了一眼。

……

……

“不好意思,简小姐。老板她现在不是很方便接听电话,您有需要我转达的事情么?或者说,待会儿我请她跟您回电?老板特别嘱咐了我,如果是您打过来的电话请我务必代为接听。”

“其实没有什么重要的事。”

简听宽了心,

“你们老板晚上有时间么?我想请她吃饭。”

“……这个,恐怕今天不行。”

温杨有些为难,她看了眼大门紧闭的休息间,犹豫着要不要将实情告知电话那端的人。

……

……

“简小姐,虽然老板吩咐过我不要说,但我还是实话实说好了。老板她这半个月以来身体一直不太舒服……今天有些严重,中午开始就一直在休息间里休息,所以不太适合外出就餐。”

“温杨?”

“您说?”

“我现在就去你们公司。帮我照顾好她。”

……

……

简听挂了电话,直接开车离开了公司。

现在的她满心只想快些见到她的小朋友,哪里还能考虑到其他。

温杨挂上电话就去了前台处等着简听。

这会儿,老板并不需要其他人侯在身边,唯一想的,可能只有简听。

“您来了。”

看到匆忙而来的人,温杨立刻迎了上去。

“你刚才在电话里说的半个月是什么意思?上个礼拜,我回国那天我们明明才见过面。我怎么……”

简听无限愧疚。

怎么自己当时就没看出来呢?

温杨连忙宽慰,

“那时候,江总只是有些不舒服。今天……可能是昨天休息得晚了一些,中午开始就一直在休息间里休息。”

简听脚步一顿,

“一直是什么意思?”

话语里不自主的掺了些气恼。

“抱歉,简小姐。她是我老板,我没办法要求她做她本人不愿意的事情。而且老板十分清醒,我就更没办法带她离开公司做您所期盼的事情。应该只是风寒引发的不适症,我也略通些医理。您且宽心,我不会拿自己老板的身体开玩笑。”

简听已是无心听温杨解释,踏出的步子里除了急迫还有不少虚浮。

她这是被吓着了。

她没见过江晨生病的时候。

这么多年,都没有一次。

或许是因为从未见过,就让她有了懈怠。

是活生生的人呐,怎么可能永远不生病?

简听现在只气自己关心不够,没有守在对方身边多关心一些。

她忽然想起自己在英国生病的那两次。

一次把对方吓得不轻,一次直叫对方来了趟英国。

她分明记得昨天视频的时候,那人还是笑颜灿烂的样子……

……

……

走去总裁室的路上,他们遇上了前来找江晨有事的乔慕君。

“简听?你怎么来了?”

乔慕君一时有些惊奇,这好像是她第一次在公司见到简听。

简听点了点头,没有半分心思回答乔慕君的话。

她直接推开了总裁办公室,此前她也没想过,自己竟是在这种情况下,第一次见到对方的办公室。

“休息室在哪?”

总裁室的休息间做了隐藏设计,休息间的门就嵌在书柜旁边不起眼的墙壁中。

“需要密码,六位数。您应该知道。”

身为老板的特别助理,温杨当然是知道密码的,可是这种时候,似乎由简听亲自来开会更加适合。

“阿晨怎么了?”

瞧着两人的样子,乔慕君心道一定是江晨出了什么事。

“江总现在不宜跟乔总监讨论事宜,请您还是跟我出去吧。”

乔慕君乖乖的跟着温杨出了总裁办公室,临了有些困惑的回看了眼简听。

方才还很焦急的人怎么一瞬间就停在那儿了呢?

……

……

简听的手在发抖。

她左手扶着右手的手腕处,才堪堪拨开密码盖。

手指敲击密码盘,按下了六个按键:

9、1、0、4、1、7

“嘀”

电子门向书柜背后移开了。

简听定了定心神,走了进去。

整个休息间都是黑的,没有一丝光亮。

她在昏暗中适应了一会儿,趁着门外的光亮才看清床上仰面睡着的人。

江晨戴着眼罩。

这样的黑暗之中,竟然还觉得亮色?

……

……

简听匆忙几步近了床边,下意识就握紧了对方垂在身侧的手。

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突然的举动会吓到床上的人。

躺在床上的人缩了缩手,下一瞬,似乎是认出了手的主人。

江晨摘了眼罩,又从耳朵里拿出了什么。

“你怎么来了?”

道出口的尽是温柔。

……

……

简听的眼眶当时就红了。

“还好么?”

紧握的手心里现在全是对方的汗水。

手汗都流了这么多,该是有多不舒服啊?

简听摸索着按亮了床边的落地灯,入眼的尽是床上人的脆弱。

惨白的面容,泛白的唇色,紧蹙的眉心,沉重的呼吸,带着汗的发丝,还有紧握的拳头……

隔着自己的西装外套,简听按了按胸口。

心疼至极也不过如此吧?

……

……

“你怎么把自己搞成了这个样子?”

想要说出的怨怼,出口之后却尽化成了疼惜与苦楚。

床上的人,另一只手攥紧了身下的床单,江晨轻轻“呵”了一声,

“别担心,我就是感冒了,有点儿不舒服。药已经吃过了,就是还有些头疼而已。”

搁在简听手心里的拳头下意识怔动。

简听紧了紧手心,并不给对方逃脱的机会。

“我只是想换个方向。”

“什么?”

“这样被你握着,手有些紧。”

简听闻言立刻松了松手,还想着查看对方的手背上会不会有红痕?

……

……

“给。”

江晨将手换了个方向,递给简听。

因其生病而心焦的人这才意识到,对方也想紧握自己的手。

……

……

她俯身坐在床边,和她十指紧扣。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