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威海广电信息网 > 人才交流 > 正文

小雪的故事 女人偷过人后会上瘾吗

目送夏妍进入小区,金在中悠然转身离去,可没走出多远,夏妍的电话便追击而至。

“呦~我们夏妍是一刻也舍不得离开obba的视线吗?”略显轻佻的玩笑透漏出某人此刻的好心情。

然,电话那边却并不如他这般轻松自在,急促的语气,颤抖的声音无不显示着对方的慌张。

“在中,我、我好像被人跟踪了,你能不能过来接我一下。”

“mo?跟踪?”不可思议惊叫出声,身体比大脑更快做出反应的金在中飞般从原路返回,一边跑还一边询问,“你在哪?还没进楼房吗?有没有可能是误会?对方几个人?呀~西,不管这些,总之,镇定,不要慌张,我马上就到,知道了吗?”

接连的发问却逐渐得不到回应,在中心中那仅有的一点侥幸消失殆尽,更是玩命般向sweet宿舍奔去。

英雄在中,不知道是不是艺名起得太好,还是他真有当英雄的命,在他赶到曾经的宿舍门口时,正撞见一中年猥琐男与夏妍以楼栋防盗门为中间物拉锯着。

显然,夏妍再快一步就能将对方锁在楼道之外,可现在,男子更像是捕捉老鼠的猫,肆意戏弄着猎物,见到夏妍的紧张、惊恐,更是变态地伸出舌头,不断舔舐嘴唇。

“你在干什么?”如同愤怒的公牛,在中冲上前拽住男子,猛地将他轮至一边。

猥琐男被甩开,微懵,恢复神智后,却并不把“柔弱”的小白脸放在眼中,抬腿便向金在中踹去。

在中虽没练过一招半式,但毕竟跳舞出身,反应灵敏,躲开攻击后,直接饱以老拳。挥拳相向的两人随即纠缠到一起,谈不上什么招式路数,你来我往间,纷纷挂彩。

不久,年轻气盛的金在中似乎占到了上峰,男子自知不敌,只得趁机逃走。

见状,金在中奋起直追,但一直关注战况的夏妍哪里能让他干这般危险的事,连忙拉住不放。

“你……不抓住他,万一有下次……”金在中满脸焦急,但又怕使劲挣脱弄伤夏妍,竟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变态逃脱。

“不会的,下次我会更注意安全,不会让人有机可乘,总之,不准你去追。”这还是夏妍第一次如此蛮横,看来方才的事真把她吓坏了。

“你……唉,好吧。倒是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整理好情绪的在中紧张地打量起夏妍,手足无措地想要检查她全身上下。

而夏妍,情绪陡然放松,立刻便感到全身力量被抽空,软如面条的双腿根本撑不住身体重量,整个人颓然倾倒,幸亏在中机敏地扶住。

“……”相拥的两人沉默良久,夏妍忽然止不住啜泣出声,后怕疯狂来袭,她紧紧抱住在中,将头颅深深埋在他胸口,努力寻求那份安全感。

“真不知道那个人究竟想要干什么,他就那样亦步亦趋跟着我,我快他也快,我跑他也跑,而且越来越接近,我……”好怕!两辈子的人生,她从来没遇到过这样恐怖的情况,也直到此时才猛然意识到,原来她并不如自己想象那般坚强,面对危险,她甚至拿不出搏斗的勇气。

“好了,别说了,我有在,我会陪你的,乖。”在中感受着她的颤抖,她的恐惧,心疼到无以复加,可此时他能做的也仅仅只是轻声细语安慰而已。

许久后,夏妍的情绪终于趋于稳定,理智回笼,面对在中结实温暖的怀抱,夏妍颊边不免浮现两团可疑红晕。慌忙想要挣脱他的拥抱,却成功听到对方一声嘶鸣。

“怎么了?”抬头,金在中脸上来不及掩饰的痛苦被夏妍捕捉,随即她连忙检查起在中身体,原来他不仅眉梢挂彩,右臂还呈不正常角度倾斜,至少也是脱臼,可就是这样,他还忍住疼痛,静静地拥着她,保护她,真是让她……无法苛责。

“讨厌,都这样还嬉皮笑脸,不准笑。”面对他谄媚讨好的笑脸,夏妍忍不住嗔怪道,随后又心疼万分地拉着他去医院挂急诊。

两人折腾到后半夜才一起回了sweet宿舍,在中跟来,一则是怕打扰到同队成员休息,二则也希望跟晚归的sweet经纪人崔载庆反应情况。

终于,当崔载庆带着助理有真及疲惫不堪的永生归来时,发现金在中这个可疑的存在,一脸震惊。

难道我们可爱性感才华横溢的妍妞被眼前这个卑鄙无耻肉鸡小白脸吃干抹净了?不要啊(>﹏<)~~这想法瞬间引爆经纪人obba心中的愤怒的小□□桶,若不是在中解释及时,恐怕明天s/m公司就要通报东方神起变成四人组合了。

“那妍儿没事吧?”永生听了在中描述后连忙询问。由于最近夏妍一直在公司学习,sweet的经纪人和助理都集中在他身边,早知道会出这种意外,说什么也得让助理跟住她啊。

“她还好,陪我从医院回来后就在沙发上睡着了,我把她移进了自己房间。”

“没事就好。”一句话,永生絮叨数遍,可见其心情是何等复杂。“总之,这次多谢你了兄弟。”打量起在中打上石膏的右臂,永生拍其脊背由衷说道。

“是啊,金在中xi,非常感谢你对夏妍的解救与帮助,看桑密达。”作为sweet的经纪人,让夏妍遭遇危机是他的失职,所以崔载庆用极其正式而真诚地言语向金在中表示感谢。

…………

继东方神起后,sweet也搬离了原宿舍,一间周边环境更好,保全措施更健全的宿舍成为他们的新家。近期夏妍由于受惊严重,都宅在新家进行学习。至于金在中,手臂受伤让他不得不被迫进行休息,当然,原因不可能是因为解救被变态跟踪的同公司师妹就是了。

就这样,两人正大光明进行休息,甚至不用去公司报道,这‘好事’一度让俊秀、昌珉羡慕不已,甚至考虑自己要不要也淋场雨,发个烧什么的,可见此时公司对东方神起的压榨已经有了苗头。

“啊~~~”在电视机前危襟正坐,头上扎着冲天小辫,完全居家装扮的金花花一边盯着电视不放,一边张嘴等喂,他身前的小炕桌上则摆满了丰富菜肴。

“呀,我是你仆人吗?自己吃。”摔下碗筷,夏妍柳眉横挑,愤愤不平。

“我也想自己吃,可是……”抬起包裹厚实的右臂,金同学瘪嘴,用委屈的小眼神直瞅她。

“你……”一看到他受伤的手臂,夏妍硬起来的心肠立刻化作一池春水,“吃饭就好好吃,不要看电视,一心二用影响消化。”最后竟变成了关心的言语。

“知道啦,要吃这个。”略带撒娇地应承后,在中不客气地指了指辣炒鱿鱼,随后继续张嘴,大爷般等待喂食。

见状,夏妍轻嘘口气,认命地一勺米饭半勺鱿鱼伺候起大爷来。自从被救,她似乎就成了英雄在中的专属小丫鬟,说不上内疚还是其他原因,她就是拒绝不了他的要求,连她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

“妍儿啊。”突然,在中出声,将夏妍从思绪中唤醒。

“以后不要涂这个颜色唇膏。”电视中出现夏妍代言的某服饰广告,豆沙色唇彩精细的勾勒出完美唇形,显得既性感又神秘,可这诱惑到了金在中口中却变成了……让他想起中学解剖青蛙时看到的肌肉纤维。

脑海中幻想那血淋淋画面,夏妍身上的鸡皮疙瘩集体起立抗议。“呀,金在中,你是故意的吧。”忍不住用身后抱枕砸他,夏妍这次是铁了心要教训这厮。而金在中见状,知道自己把人惹毛,哪还顾得上继续装惨,一蹦三个高地逃离。可这却恰恰印证了夏妍对于他故意戏弄自己的猜测,后果就是直接追杀他到天涯海角去也。可以说,休息的日子里,sweet宿舍总是充满了鸡飞狗跳。

老实说,金在中的伤势绝不像他变现出来那般严重,休息一个星期已经可以拆石膏,于是,在享受了大爷般照顾的七天后,他苦逼的被公司打包,送到日本汇合队友赚外汇去了。

而夏妍这边,虽然有电影准备拍摄,但毕竟还未进组,偶尔还需要与永生跑跑行程,除此之外,公司再次要求夏妍将课业放在公司完成,学习的同时多多提携公司即将推出的组合Super Junior。

作为韩国最大型男子组合,s/m公司对其是有相当野望的,毕竟为了给他们空出足够市场,连如日中天的东方神起都被打包到日本从新开拓市场,可见公司对他们的期望之高。

s/m公司向来有前辈为后辈保驾护航的传统,就如同当初东方神起带sweet,现在也轮到sweet为Super Junior站台了。对于这点,夏妍倒没有过于抵触,虽然跟东团关系更好,但却不会认为是Super Junior将东团逼到海外,毕竟从全局看,公司如此打算合情合理,而且没有经过日本市场的历练,也不会有未来风靡整个亚洲的天团——东方神起,他们的价值与地位都是经过一步步拼搏得来的。

用电脑跟郑豆包、金花花等报备自己身在曹营心在汉的坚定立场后,夏妍乐不思蜀地奔向了拥有更多美男的团体,Super Juni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