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威海广电信息网 > 人才交流 > 正文

岳的毛太浓 啊用力宝贝爽噗呲

作者有话要说:

今日首更  

北城一中今年经过抽签,将在高考期间作为北城市新城区的理科考场供理科考生使用。

6月5日,北城一中全体师生一年一度为高考忙碌的日子。

各个班级的师生都在校领导的指示下在考场教室里忙碌,或是搬出桌椅,或是挪动摆排桌椅,即使是后天参加高考的高三年级也不能幸免。

一上午过去,各个年级的学生已经将课桌内外的物品带离学校。

对于高一、高二年级学生来讲,带离,即是带回家中,小长假过后依然还需带回学校。

然而对于高三年级的毕业生来讲,带离,基本上就是永久带离自己身边。

北城一中禁止毕业生效仿他校的扔书行径。

主要是因为学校的清洁部门的员工不多,不足以承担得起整个年级的学生整个高中学习资料的清洁工作。

想想就觉得繁重。

高三年级各个班的班主任三令五申,生怕有学生带头出格“起义”。

好在,考场安排工作进行到尾声,还没有出现让人头疼的毕业生。

然而……

“书不能扔,试卷总可以扔吧。不扔怎么对得起我们这三年的艰苦生活。”

理科教学楼的男生们早就在走廊上蠢蠢欲动,扶靠着栏杆频频向外张望的他们,只等待哪一位同胞能够带头行动。

哗哗……哗哗……哗哗……

有了一个人出头,紧接着便是无数的跟随者,左右教室内的监控摄像头也拍不到室外的走廊。

理科教学楼外半空中,霎时间飘起了漫天的“飞雪”,好一个蔚为壮观的景象。

“哇~~~”

乖巧的女同学们虽然不参与活动,但是站在走廊上感慨一番美丽还是可以的。

也有与男孩子们一般“豪迈”的女生,直接走进教室拿出自己的考试卷袋,一张接着一张往下扔。

文科楼的学生们看到理科班已经行动了怎甘于落人后?

不多会儿,文科教学楼外的地面上也积满了白色的“雪花”。

年级主任在楼下骂骂咧咧的,满是痛斥这群令他糟心的坏学生。

两栋教学楼的学生们都哄笑起来,欢闹声不绝于耳。

这个可爱的老头儿,也许此生都不会再相见。

那就飞舞吧,我的年少时光。

从后天起,进入考场。

然后,离开。

然后,成年。

然后,像大人一样,变成大人。

……

……

也许是因为高中学校一年一次的回收废品业务甚为可观,一中正门对面,就有一家废品回收店。

每年,只有在这个时候,废品回收的老板才被允许进入北城一中的校园,当然,一同被允许进入的还有他的电动三轮车。

改装过的三轮车“呜呜”轰鸣着,明明占地面积不小的北城一中,却总感觉无论在校园的哪一个角落都能听到,废品回收的老板来了。

两个伙计还有老板娘,面对少男少女们最后的“盛景”无不欢喜。

这是他们“收成”最好的时候。

……

……

钱思远特地从家里拖来了一只28寸的行李箱。

口口声声说着要扔掉课本的人突然转了性?

这着实令班里的同学意外。

只有江晨道出了真相,

“你这,该不会是打算拖到对面卖了吧?”

“聪明!不愧是小爷认得老大,就是独具慧眼拥有慧根!”

钱思远两眼放光的模样,只让江晨看到了“财迷”两字。

亏得旁人还误以为他是留念。

“啊?你拖了个这么大的行李箱过来,就是为了便于托运?”

“对呀,不然呢?”

林雪根本不想提自己刚才看走眼的事情。

“多少钱一斤啊?”

旁边有同学凑过来询问,似乎也因为钱思远的大阵仗动了“钱”心。

“好家伙,一斤一块钱!你们仔细算一算,我们这么多书还有练习题、试卷,怎么着也能卖个两百块吧。”

钱思远嘴里嘟嘟囔囔的,手里动作却不停,直往行李箱里丢书卷。

“我才不像外面那群二货。扔出去的,可都是钱啊。你们没看见回收店老板的嘴脸么?那笑得,都快咧出几道褶子山路十八弯了。白捡钱的好事,搁我我也开心。”

“一块钱一斤!好家伙!老钱,一会儿你行李箱再借我用一下呗?”

“行啊,没问题。”

高三7班教室顿时成了财迷们的天堂。

……

……

即使是在本校考试,北城一中的理科考生们还是得等到6号当天才能看到自己所在的考场。

考场编号及座位号,在6号当天才会在学校正门处公布。

6号当天,理科生林雪、钱思远、江晨、许颜语约着在校门口碰头。

刚骑车转进校门口的主干道,就看到学校门口攒动的人潮。

外校的,本校的,还有学生家长,眼睛所及之地,尽是高考相关人士。

北城一中附近的宾馆酒店也迎来了一年之中最旺季的三天。

早在4月份,高考这几天的房源就已经一房难求。

“不得不庆幸我们是走读生。家里住得远的还得抢酒店房间,太心酸了。话说,陈大娘是不是定了附中旁边的酒店?文科生太可怜了,没那个好运在自己学校考试。”

“我昨天问了,她说没定。”

“太可怜了大娘,还得早起参加高考。”

……

……

不用参加高考,也不用挂念大学录取,简听仍旧在欧洲环游中。

江晨在昨天终于得到了简听的近况。

因为参加了某大学的游学课程,繁忙的简听才难以迎合时差与他们联络。

北城一中五人组,加上林雪盛情邀请的许颜语,他们打算在高考结束后齐聚一堂。

还是老地方,学校附近的火锅店。

然后,唱他个通宵ktv,不high不归。

至于远在欧洲的简听同学嘛,大家会在□□群里播报现场盛况。

……

……

6月7日,高考第一天。

因为江母担心在外早餐的食品安全问题,江晨已经在家吃了两周的早餐。

如无意外,今天是她在家早餐的倒数第二天。

早餐很是丰盛,营养均衡。

“牛奶不要喝多了,免得一会儿着急去厕所。”

一边是上战场的高考生,另一边,上战场的,还有中国式家长。

江父在江母的再三嘱咐后,请了两天年假。

这两天,他的工作是担任司机,开车接送女儿往返考场。

……

……

起床的时候,江晨感觉自己的心态还算平和。

只有一小些儿心跳加快而已。

江父的车在进入北城一中附近的道路后不久,就被执勤交警拦了下来。

前方封路,不能再往前开,江晨只得下车步行。

不善于表达的中年男人,站在车门边对着女儿道了声“加油”。

“不要紧张,放宽心。考不好也没关系,爸爸养你。”

“噗!”

江晨被自家老爸的“养你”逗乐了。

老爸好像总是会说这句话。

每次,只要自己一到人生抉择的关口,他就会说这句。

大不了爸爸养你。

……

……

神采奕奕地走进北城一中的校门,迎面便看到站在两边LED屏幕前夹道欢迎的加油队伍。

高三年级理科班的班主任都在,当然,加油的队伍里有7班的班主任郭老师。

江晨心里“呵”得一笑。

老郭头。

这是她第一次叫郭老师“老郭头”。

“江晨加油!”

“好!谢谢郭老师。”

江晨扬了扬手。

查询分数,填报志愿,考生们都不必再返校。

此一别,即是珍重。

老郭头,希望你未来一切安好。

……

……

今天的北城市,天气晴朗。

江晨提笔前看了一眼窗外,接着才开始高考语文答题。

……

……

6月8日下午5点半,陆续抵达火锅店的五个人终于聚齐。

“小爷!哦,不,老子!今天终于解放了!太TM爽了!”

钱思远已经飚出了女孩们的心声。

这个让他们艰苦奋斗了三年的考试,终于在今天画下了句点。

不再相见,再也不见。

“要不要啤酒啊你们?反正小爷今天肯定是要喝酒吃肉爽歪歪。”

“来!来两瓶。”

“哟,陈大娘,你会喝酒啊?”

“那当然,姑娘我就是怕打击你,不然能把你喝趴下。”

“哟哟哟,口气不小。有本事今天一醉方休。”

“来就来,谁怕谁?”

江晨这回没再阻拦。

管它呢?

高考都考完了,还怕什么?

大不了一会儿醉了,打包他们俩回家。

不过就是如此嘛!

“诶,对了,还有我女神呢!我要把这满桌的火锅拍给她看看,让她在异国他乡羡慕嫉妒恨去吧,馋死她才好。”

“那我们还要不要拍张合影给简听发去?”

“不要了吧!”

江晨简直是在用全身心拒绝林雪的提议。

“好,这个好。光拍吃的不行,还得拍我们在一起聚餐的场面。还有一会儿的ktv,都得拍!服务员哥哥?”

陈灿嗲嗲地叫来服务员小哥,

“麻烦你帮我们拍张合照,谢谢你。”

站在第一排的江晨很想挡住自己的脸。

然而,临时叫来的“摄影师”却是位极为尽责的摄影师,

“这位同学,你把脸挡住了。”

“江!把手放下!”

陈灿为了江晨不再挡脸,直接上手抱住了江晨。

“你放手!放手!我不挡脸总行了吧?”

“我不管!正好趁机抱你,略略略。”

“3……2……1……”

“耶!”

咔擦

心都要凉透了。

被陈灿抱着,江晨哪还有心情说“耶”。

“耶”个大西瓜!

刚才的照片一定丑爆了!

嘤嘤嘤……

……

……

“不错不错,拍得很好,谢谢你小哥哥。”

怎么可能不错?

我一定丑爆了好么!

还谢谢你小哥哥?

陈灿你这个臭不要脸的家伙,这种时候还撩人家服务员小哥。

江晨未能拦下陈灿。

陈灿接过手机就把刚拍的合照发到了□□群里。

看着照片里自己万分纠结的表情,江晨只想仰天长啸,不然,痛哭流涕也行。

……

……

“简听上线了!”

系统提示了简听上线的声音。

“可爱?噗哈哈哈哈哈~~~看到没有江?你才是个没品位的家伙,我女神都夸我们可爱了。”

简听回了大笑的表情,直夸大家“可爱”。

可爱?

到底哪里可爱了?

我的老脸,哦,不。

我的小脸都要丢尽了!

江晨一把扶上自己的额头。

这火锅还能不能好好吃下去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