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威海广电信息网 > 人才交流 > 正文

小攻把东西放在小受里面 总裁恶魔放我走吧

上九天之云霄,下九幽之黄泉。锦觅对于鬼界的认知和妖界一样,全部来自于老胡的讲述。在老胡的故事里,这里全是没有实体的魂魄,生前最后一刻是什么样,死了就是什么样。

因此,当润玉叩开了鬼门,跨入鬼界的第一刻,锦觅就紧紧搂住了他的手,闭上了眼睛,她才不要看到断手断脚,缺头漏肠子的鬼。虽然她是神仙,但那实在是太可怕了!

引路的鬼差看到锦觅的样子,猜到一二,笑道:“花神莫惧,世人对鬼魂传闻多有误解。魂魄只要入我鬼界,便是生前常人模样,并非死时那刻的样子。”

锦觅不好意思地睁开了眼睛,一本正经地说道:“没有,你误会了。我只是初入鬼界,觉得这天色太暗,一时有些不适,闭了闭眼而已。”

润玉一顿,迅速将头扭向一边。鬼差忍笑道:“花神说的是。”

知道丢了面子,锦觅不再说话,默默跟着鬼差往前走。说也奇怪,之前整个世界都是灰蒙蒙的一片,只有前面的鬼差提着的灯笼照出一条小路。不过才走了一会儿,前面却突然出现了一大片的红花,浩浩蔓延至天际,仿佛铺出了一条血路。

锦觅激动了,拉了拉润玉:“小鱼仙倌你看,那是不是彼岸花?我听长芳主说过,那是天下唯一不受我花界管辖的花!花开不见叶,叶生不见花。以魂力为种,忘川水灌溉,接引过了忘川的鬼魂入地府。”

前方的鬼差闻言,突然插话道:“花神说的是,这彼岸花路又称火照之路,过了这路前生记忆皆留彼岸,或直上奈何桥入轮回投生,或入地狱受罚。但这几百年来有不少厉鬼在这花路附近停留,不过奈何不入地狱,是以待会儿会有些鬼哭之声,花神莫惊。”

鬼差话才说完,前方影影绰绰出现不少鬼影,伴着阵阵凄厉的鬼哭声,把锦觅吓得打了个哆嗦,搂紧润玉的手臂,不敢再说话了。

润玉回身将锦觅搂入怀中,看着前方的鬼差,冷声道:“去阎罗殿的路莫非只此一条?你引我们来此,是为何意?”

鬼差赶紧请罪道:“夜神明鉴,此皆为阎王指示,说要带两位仙上先来此一观再去议事,小人不敢不从啊!”

锦觅后知后觉地抬起头,这鬼差故意的!

润玉眉眼一凛,说道:“那现在既已看过,可否去见阎王了?”

鬼差冷汗淋漓:“这是自然,请两位仙上随我来。”说着往旁边一条小路上走去。

润玉拉着锦觅紧随其后,不过才走了几步,眼前便出现了一座气势磅礴但鬼气缭绕的宫殿。引路鬼差讨好地笑笑:“两位仙上,阎王大人正在殿内,小人就先告退了。”

润玉颔首,正打算进殿,宫殿门口便出现一儒雅中年男子,穿着颇似人间帝王,含笑道:“得闻夜神与花神两位仙上来我鬼界,真是蓬荜生辉。”

润玉道:“阎王大人不必客套,我等不过遵循元君旨意来协助鬼界除厉鬼之扰。敢问刚才的下马威是为何意?”

阎王笑了笑,引二人进殿坐定,方才问道:“二位仙上可知我鬼界这厉鬼之扰存在了多长时间?”

问完不待二人回答,便自说道:“近三百余年。”

锦觅有些好奇:“这三百余年发生了什么吗?”

阎王道:“仙上应该问,三百多年前,发生了什么。”说着看向锦觅,“说起来,这还和仙上有些关系。”

润玉眉头一皱:“你说的是,花神昔日历劫之事?”

阎王叹道:“正是如此!昔日花神历劫,火神随之。花神仅为一医女,但火神却为帝王!后花神归天,火神殉葬。熠国与凉虢大战三年,死伤无数。因此战事,我地府那些年派出的勾魂鬼差疲于奔命,苦不堪言。然当时我们万万没想到的是,此事之后续会如此麻烦。战场之鬼均沾血气,本已身染戾气,这些倒也无妨,地府判官自有评断。但他们常年征战,心念家人已成执念,不愿入地府也不入轮回,终日在忘川河畔等待家人,执念不除,长久竟成厉鬼!终成我鬼界一乱!”

润玉疑惑问道:“既然当初便有执念,为何不在未成厉鬼之时消其执念?润玉听闻人死后第七日为头七,可魂归故里而探,难道出了什么差错?”

阎王羞愧道:“问题正出在这头七!此战乱本不该有,故这些亡魂其实命不该绝!然天命既已如此,我等只能安排鬼差锁魂。亡魂突然增多,鬼差又一时难以安排妥当。难免出了差错,一些鬼魂头七之后躲了起来,找之艰难。故此到了后期,所有魂魄拘之立刻送往地府,以免为祸人间。谁知又引出大乱!”

锦觅听的傻了眼,原来这些厉鬼还和她有关。当时历了劫之后,她便再未关注人间之事,谁知后来还有此大乱,难怪昨日元君法会,不问别人,专问了她和凤凰!锦觅愧疚地看了润玉一眼,又是她给小鱼仙倌添麻烦了。

润玉此时并未注意到锦觅的神情,他将事情又细思了一遍,还是不对,便又问道:“鬼界虽不比天界,然地府大神通者也不是没有。何不在厉鬼刚出现之时便拘而处之,以致最终成此气候?拘之不得,杀之不能?”

阎王素来听闻天界夜神智计无双,本以为是众仙对天帝之子的奉承,此时方知是自己低估了他,遂正色道:“夜神殿下果然敏锐,所有的一切其实始于一魂,那鬼魂之前有十世功德,今世本为帝王之命。然火神殿下突入人界,天界皇子下凡,必为帝王之命!涉及天界仙命,天道演化将其命格降为侯爵,将功德延至来世。本已对他不公,谁知他尚在壮年,却被女儿一刀毙命!”

锦觅瞪大了眼睛,久远的记忆翻腾而出,她似乎听过这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