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威海广电信息网 > 人才交流 > 正文

宝贝再做一次就好了 bg道具文塞东西

一年后。

世事变迁,仙门百家的格局变动不为世人所知,但由此诞生的流言却在市井茶肆间疯长。

一偏远小镇。

“你听说了吗?”

“什么?”

“金宗主要在咱们这里设了望台了。”

“真的吗?那太好了。上回我去清河进货就听途中乡民称道这了望台就是为了咱们不会仙术的普通人设的,听说还有仙门百家弟子镇守。”

“那可不,没见那些设了望台的地方都安定了不少吗?”

“还有啊,你听说没,那兰陵金氏还有一个小公子,也很厉害,叫什么来着,要入赘云梦江氏了。”

“金子轩?他怎么没当宗主啊?”

“谁知道呢?说不定人家不爱江山爱美人呢。”

“要我说,还是敛芳尊当宗主好,你看,原来那兰陵金家,行事铺张,花里花哨的,就是正事没一件,现在好了,门下修士都收敛了不少,看着更像仙门。”

……

熙熙攘攘的茶坊里,走出了二人。

二人俱是少年身形,一白一黑,一个笑得讨喜,一个笑意渗人。

“想不到,忘恩负义的金光瑶,哦,刚刚还弑父了,如此坏到骨子里的小人还在民间声望如此之高,佩服佩服。”

“成美啊,别忘记清风明月晓星尘还在追捕你归案,我一个大善人,跟你这个灭常家满门的凶手自然不能站在一起,所以,我们就此别过吧。”

“你,小矮子,你不是说了护我周全的吗?!还有,不许叫我这个名字。”

“实在不行,你可以去岷山。如果那个人有第二次惜才之心的话。”

“岷山?有糖吗?喂!”

“有啊,清月宴的雪莲糖,很甜。可惜。”金光瑶渐渐走远,话语声从风中传来。

于是,刚刚下回雪峰去参加江姑娘的婚礼的清宛,遇到了拿着当年传给孟瑶代表着内门弟子身份的人手一枚的月徽的小孩。

“喂,问你话呢?你知道岷山回雪峰怎么上去吗?”

“我怎知?”没有人欢迎麻烦。

“你这不废话吗,我看到你从回雪峰下来的,你怎会不知?”

“孟瑶,不,金光瑶让你来的?”当年孟瑶认祖归宗后,仅用三月就掌控了整个金氏,无论是金光善还是羽翼未丰的金子轩都被他架空,而后约束门人,整顿家风,一时间兰陵金氏焕然新生,况且孟瑶总是念着岷山的恩情,就算顾及脸面他也不会与岷山不和,故而一年间仙门百家一派祥和。

清宛醉心剑道,一出关便收到了江家姐姐的婚讯,便下山了,谁知金光瑶给自己找了这样一个麻烦。

与少年交手后,她断定是个不大不小的麻烦。剑上怨气,心间戾气,道心稚气。但又确实是个合她心意的修习鬼道的好苗子。

一年间虽魏婴修习的鬼道渐渐为世人认可,甚至还有仙门百家的家主把自家没有灵根的孩子送去拜师学艺,但魏无羡忙着跟蓝湛游云梦、祸云深,夜猎和天天,不愿意提前进入蓝启仁模式,故而一律回绝。她想着可以在岷山,她的地盘试试水,但因适合修习鬼道但又愿意修习的弟子太少,一直未能实现。既然这少年送上门来,她没有拒绝的道理,不过这一次她要好好套路,别再让人半路跑了。

但她发现少年意外地好哄,想吃雪莲糖,她给了。他就跟着她不走了。

“你叫薛洋?那我叫你阿洋?洋洋?”

“随你。”

“你的鬼道是自己参悟的?”

“跟那个叫景行君的人学的。小矮子,不,金光瑶给了我一些他的手稿,打算让我学成后编一本书,小爷我就没文化一小混混,出书?他等下辈子吧。”

“姐姐,你以后每天管够我的糖,我给你出书怎么样?”

“你不是没文化小混混,要我等下辈子吗?”

“那我可以学啊。反正你必须给我你们家那个,要不,我就”

“你待如何?”

“我去你们岷山抢。”

“你先解开被我封住的灵脉在放狠话吧。”

薛洋气急败坏,踹翻了街市上的几个摊子。

“道歉。”

清宛上前取出几块银叶子,递给摊主。

“不可能。”

“乖,你道歉,我给你我们岷山的桂花糖。”

薛洋有几分犹豫。

“每天都要。”

“嗯,每次都道歉。”

最终薛洋还是为了几块糖毫无诚意地道了歉。

又一月余。

清宛带着叛逆孩子走走停停,一路逢乱必平,一边用鬼道术法吊着,一边用糖果哄着,薛洋终于改掉了动不动踹人摊子,砸人家店的坏习惯。

至少外表看来,还是个人。

直到遇到清风明月和傲雪凌霜这两位君子剑。

看到明若晴雪的晓星尘,清宛第一眼就知道这是一个桃花源养出来的人,他的善太纯粹,也太理想,正因此也很脆弱。若是碰到薛洋这样坏得纯粹稚气的人,那一定是一场艺术悲剧。

就像现在,听到他慷慨陈词薛洋因一己之恨灭栎阳常家满门,心中对此痛恨非常,清宛心中暗道可惜,可惜,她先遇到的不是晓星尘,不然此刻她一定不会站在他的对立面。

“晓道长,宋道长,你们的来意,我都知晓了。但你们仅凭栎阳常氏常萍一人之辞,是否有失偏颇?何不听听另一个当事人的说法?薛洋。”

谁知这小子竟躲在她身后,不出来了。

“阿洋,你没有什么要说的?”

“没有。”别扭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够了,早就听闻望舒君皎若明月,不染尘埃。今日一见,竟是偏听偏信之人。宋某敢问,灭人满门,温少主果真要包庇?”

“你说是就是吧。”

剑术又进阶的清宛一对二也不落下风。于是,被封灵脉,跟着清宛的又多了两人。

身后跟着三个帅哥的清宛表示,虽然她也是盛世美颜,但压力还是很大呀。加上她喜欢上了每天给别人发糖,每次见到洋洋开心拆糖果的笑脸,她也不觉温柔地笑,虽然,宋岚暗自腹诽她跟薛洋的相处像母亲和孩子,但好歹看薛洋不再是看什么垃圾的表情了。

而另一个比较温柔的道长虽然没有说什么,但他每天都把她给的糖留给薛洋。想必他们也发现了,薛洋是真的不知善恶,只图心中痛快和糖果甜美,杀了他,不如灭了他心中的恶。

而薛洋,只要给我糖,就一切如常。

很快到了云梦,她收到了魏婴别开生面的欢迎礼,看到浮在水中的身影,虽然不会认为他真的出事,但还是装作被套路的样子。

“魏婴?魏无羡?”

然后被溅一身水,那是不可能的。清宛在最后一刻闪身,她身后三人衣襟半湿。虽然一路上习惯了传说中温润如玉的望舒君各种皮一下我很开心的恶趣味,但三个人还是没想到景行含光望舒三君,私底下竟是这样的。

一时间三人目光交汇,竟都是哭笑不得。

“这三位是?”

从莲叶田田中出来的含光君一派淡定地给魏无羡递上手帕,然后问道。

“我岷山新招的客卿,怎么样?”清宛道。

“各有千秋。”魏无羡明知温宓调笑之语,还一本正经地评价了。

一行六人便说说笑笑地进了重建好的莲花坞,虽然都是魏无羡和薛洋在说。

这次除了见到了新娘子,还见到了自江澄继任宗主就外出远游的江枫眠和虞紫鸢夫妇。

江枫眠还如初见般,是一个和煦文雅的书生形象,修仙人容貌在丹成之时,故而与江澄不肖父子肖兄弟,不过眉眼间依稀可见岁月风霜。

这是温宓第一次见虞紫鸢,早闻紫蜘蛛之名,清宛还以为会见到一个泼辣凌厉的女子,谁知今日一见,明艳大方,虽有傲骨,却可见心底温柔。

清宛微微意外。

双方见过后,清宛送上贺礼,便被引去客房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