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威海广电信息网 > 人才交流 > 正文

在学校里污污的小黄文 与合租美女

在尽力挽救了一个看上去很有故事的路人甲的生命之后,三叶便吞了一颗难吃到要死的兵粮丸,接着休息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毕竟她还是个小孩子,身体能够提炼的查克拉十分有限,即使她已经控制的精确再精确,她也只能坚持到将巨大伤口的表层治好,让它不再流血也不会被感染。

用苦无划开了他还算干净的斗篷,粗粗的帮路人甲同志包扎了一下,布置了一些障眼法将他藏好,然后,三叶便放心的离开了这块是非之地。

她并没有心情去关注一个路人甲的故事,因为她不想触发剧情支线任务,拖慢自己十年计划的脚步。

临走之前,她还十分好心的留下了半瓶兵粮丸,节省着吃的话,最起码他能够坚持到自己的伤口养个七七八八。

佐助全程无言的看着三叶动作,直到三叶拉着他离开老远,他才有些好笑的看着自家妹子纠结的表情。

“三叶,你还真是矛盾。”

三叶自然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怕担风险,却又良心不安,说是不想惹麻烦,却还是尽力的去拯救一个路人。

她无奈的耸耸肩。“人本来就是个矛盾集合体,哪能一眼就看穿呢?”

看她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佐助只觉好笑,伸手揉乱她一头小杂毛,便带着她往村子继续走去。只是路上耽搁了那么久,估计回家又要晚上一段时间了,一边走,佐助一边在心里头估着时间。

但愿不会打扰看大门的神月出云和刚子铁两个人。

#噫这么一说好像哪里怪怪的#

抛掉不知从何而来的奇怪念头,佐助脚下不停,只是不知是不是今天运气不好,走着走着,不用三叶提醒他,他便再度警觉起来。

又有情况!

这一次,却不是刚刚那种可以任由他们决定是否触发的剧情了。

两个同样戴面具的人从树上跳下,面对两个连小学都没有毕业的小家伙时也没有放下警惕。

“喂!小孩,看见过一个戴面具的人么?”一个人出声,虽然声音没有特地遮掩,但有面具在,根本听不出他究竟是谁,只知他很年轻。

看见他们面具上刻着的四根斜着的波浪线,三叶心沉了一下。

她对这个类似于变形篆体“水”字的符号印象十分深刻,因为大名鼎鼎的忍刀七人众就是出自他们的村子——雾隐村。

现在木叶在五大国之间实力最强,等闲人是不可能冒着引发战争的危险来木叶周边晃悠惹麻烦的,除非真的有什么必要。

她也终于意识到,她顺手救了的那个路人甲其实不是什么路人甲。

那身装扮,与她那个便宜哥哥——鼬灭族之时穿的衣服是一种版式,即使外面套了斗篷,但为他治伤时,三叶还是看到了那身令人吐槽不能的白色背带衫。

她曾经特地去调查过她便宜哥哥的履历,虽然大部分痕迹都被抹除了,但她还是找到了一点蛛丝马迹,其中最重要的情报,就是他进了木叶暗部。

那身装扮,正是火影直属的暗部标配。

而面前这两人,很明显是雾隐村的忍者,而且极有可能也是暗部之类的精英人才,他们找的那个戴面具的,十有八`九就是三叶刚刚救的那个人。

电光火石间,三叶想了很多,不过三叶之所以为三叶,便在于她对于自己情绪的隐藏功能之强大。

她握住佐助的手微微紧了紧,面上却是一片迷茫之色,“戴面具的……不是你们吗?”

佐助则是配合的点点头,只是眼中还是深藏着警惕。

最初开口的那个人略有些不耐,正欲开口,却被同伴拦下。

他的同伴微微俯身,尽量的保持着与三叶的平视,“那个人是我们的同伴,受伤走丢了,你们真的没见过吗?”

三叶十分努力的想了想,才摇了摇头,“抱歉,我们真的没有见过。不过再往前走走就是木叶村了,你们要不要去求助一下,那里的村民都可热心了,一定会帮你们找到同伴的。”

那人一僵,才道,“说的也是。”

然后,便招呼着还有些不甘的同伴一起,瞬间消失在两人面前。

见他们已走,佐助松了一口气,正欲说话,三叶已经拉住了他的手,道,“欧尼酱,我们再去采一点花吧,梦火酱生日只送一个花环可不够呀。”

佐助虽不解,但还是配合的点点头,“好吧,大清早出来总不能就这么点收获。”

说着,两人便沿着小路一路辣手摧花,一路朝着木叶靠近而去。

估摸着两人已经走出去老远,佐助才开口,“三叶,那两个人……”

三叶神情凝重的点头,“是雾隐村的忍者。他们要找的,估计就是刚刚那个路人兄了。”

“我们该怎么做?”佐助蹙眉,“虽然两方我们都不认识,但看样子,那个受伤的不像是坏人,更何况我们还救了他。”

“当然不是坏人,”三叶冷笑,“那是咱们的同乡。”而且看样子那个人还是村干部身边比较重要的人。

“同乡?”

“啊。虽然不知道那位仁兄做了什么事情,但被村外的人追杀到了咱们村口,咱们总不能无动于衷,无视革♂命同志任其牺牲可不行啊。”三叶摸着下巴敲定。

佐助疑惑,“那咱们怎么帮他?”

三叶奇道,“还用说吗?自然是回村求救啊,不然还指望我们两个弱鸡去对付他们吗?”

佐助:“……也对。”

然后,两人便手拉手撒丫子一路狂奔,朝着村子跑去。

×××

“呵,我就知道,哪怕是下忍都不算的小孩子,也不能轻视。好在本大爷明智的选择让分`身来跟踪他们。”

伴随着这么一声轻笑,原本空旷的树林中缓缓升腾起一阵白雾,并十分迅速的朝着周围蔓延开来。

“不要玩的太过分,引起木叶暗部的注意就不好了。”稍成熟一些的声音虽然出言阻止,但听上去却没有太大的诚意。

“我知道啦,这不是放松一下嘛。”最初那个年轻的声音无所谓的添了一句,“不过木叶还真是人才济济,那个家伙居然那么干脆的就消失在了咱们面前,不知道是怎么办到的。”

“不管他是怎么办到的,总之我们还是尽快找到他带回村子,不然被木叶察觉到,我们这趟就算是白跑了。”

“好嘛好嘛,不过前辈,只是两个小孩子而已,杀掉就好了啊,干嘛还得费劲把他们拦下?”年轻声音有些不解。

相对成熟的那个人无奈的叹了口气,“新人你的思想有很大问题呀,咱们现在是在人家地盘上,随便杀人是想惹麻烦吗?要杀也得藏起来,别让人发现。”

“哦,受教了。”

“而且啊,咱们村子现在正处于重要时期,我们还是留着精力对付重要敌人吧。”

“……前辈,只是两个小孩子而已,不要说得好像会费多大力气才能杀死他们一样啊……”年轻声音忍不住吐槽。

“不要轻敌。”

“可抓人似乎更费劲一些啊……”

“……管那么多,快滚去干活!”

“啊是!”

××

三叶与佐助朝着村子的方向狂奔着,但跑着跑着便察觉到了不对,明明刚刚还好好的,现在树林里却突起浓雾,三叶脚下一顿。

有妖气?!

啊不,画风错了,是有情况!

三叶直觉自己今天真的是衰运罩顶,这一切一定都是契约不到忍猫的错!

愤愤地从口袋里摸了一把起爆符出来,三叶不由的感慨自己果真是有先见之明。

因为担心会遇到危险,所以她临出门前把自己绘制的以及曾经买回来当样品的起爆符全部打包装了起来,带着出门。

如今看来,还真是有备无患。

十分迅速的把符纸贴到周围的树干上,布好了陷阱之后,三叶便带着佐助继续往前走去。

虽然现在有些找不到方向,但在这种时候,佐助的忍猫小黑居然意外的变得可靠了起来,它挣扎着跳下地,灵巧的带着两人往正确的方向走去。

不一会儿,身后便传来了起爆符被引爆的声音。

三叶一喜,这声音这么大,即使村子里的人听不见,但总会有一两个路过的同乡会被声音吸引过来吧,届时,这两个疑似非法入侵者就有好果子吃了。

佐助却并没有这么乐观,他看了一眼爆炸的方向,蹙眉催促小黑和三叶,“快一点,我感觉他们很快便会追上来。”

“哦。”三叶点头,快步跟上。

却不料,果真如佐助所言,那两个人就那么追了过来。

“还以为只是两个普通的小家伙,没想到还有点手段啊。”最初与他们说话的那个人似乎是十分莽撞的闯进了三叶的陷阱,原本还算干净的衣服上多了不少破洞,起爆符的威力可见一斑。

“快走!”三叶一推佐助,然后便开始狂奔。

理论上背对着敌人是十分不明智的,可是,他们两个现在连下忍都不算,这两个雾忍怎么说也有中忍的实力,实力差距太大,根本没有硬拼的必要,因为拼了也没什么胜算。

所以,只能智取。

手里剑带着细细的丝线,以一种十分刁钻的角度“笃笃”几声落在周围的树干与树枝上,交叉纠缠成网,而丝线末端则是系着起爆符,只要碰到丝线,便会引爆。

不过,这么粗浅的陷阱自然不会有多大的效果,他们只消绕个路就能避过去,因为三叶和佐助倾力布下的陷阱不过能够涉及到周围的二十米左右范围而已。

而三叶所需要的就是他们被这个粗浅陷阱绊住脚步的几个呼吸。

“尼酱,我拖住他们,你现在赶快回木叶去求助!”三叶一边把自己的家当往外掏,一边让佐助赶紧撤。

佐助摇头,“不行,我拖住他们,你跑!”

三叶当然知道佐助不会丢下她一个人自己跑路,而她也知道战略上来说,确实是她跑比较合适,毕竟佐助比她多出来的修行不是白修的。

可是,从战术上来看,果然还是她留下比较好。

首先,她自认自己比佐助动作灵活心眼多,除了忍术之外,其他的手段她也绝不会少,与那两人对上最起码不会硬着头皮死拼。

再者,佐助查克拉量要大一些,跑起来比较持久,以三叶的小身板,跑不了多久就要扑街了,木叶虽说已经很近,但那也只是相对来说而已。

三者,三叶抿了抿唇,她可是要让佐助走上人生巅峰的,怎么能让他留在危险之中?

见佐助一副决不妥协的样子,甚至打算要回身去送死,三叶手悄悄背到身后,迅速的凝结了三枚查克拉针,然后,出手如电,迅速的插到了佐助的身上。

佐助只觉得自己浑身一麻,继而不由自主的将查克拉向脚部汇集而去。

他惊讶的看着三叶一掌拍向他的后背,看着自己不受控制的跟着小黑朝着远方掠去,看着渐渐消失在迷雾中的小姑娘,他只觉得自己目眦欲裂。

“三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