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威海广电信息网 > 人才交流 > 正文

比较刺激的h文公共场合 金锁啊哦好大尔康hh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天正午,FBI就接到线报,有人发现了昨天画像上的男人,在国家广场附近的公园椅子上坐着,威廉姆斯立刻带上一批突击队前往目的地抓人,而贝莉和隔壁桌汉子则互望了对方一眼,收拾收拾准备下去吃午饭,这时候也没他们什么事要忙。

贝莉完全不急着联系寇尔森,毕竟斯凯的病毒还在这里服务器内,不担心威廉姆斯收的信息,寇尔森会不知道。她现在就想着别去了两班人马,谁也没逮到让他回了九头蛇就搞笑了。

没有过去多长时间,大概数着也是一个小时的样子,贝莉捧着午餐没喝完的可乐走回办公室,刚出电梯门就看到威廉姆斯一脸郁闷样子坐在休息室喝咖啡,身上的防弹衣和冲/锋/枪都已经换了下来,西装外套扔在一旁的椅子上,领带也扯开了不少。看来FBI真的是没逮到,贝莉发誓她虽然很想幸灾乐祸的嘲笑威廉姆斯,但是她没有!

因为神盾局现在的实力,她也完全不确信,这个人是被神盾局抓了,还是自己趁乱逃了。贝莉上前把威廉姆斯的西装挂在一旁,挪挪椅子坐在他边上,“没抓到嫌疑人?”

“嗯。”威廉姆斯应了一声,把咖啡杯放回到桌子上,“我们晚到了一步,托尔伯特将军已经抓到了人。”

“欧……”贝莉的一声感慨引来了威廉姆斯侧目,她并不认为托尔伯特真的有实力去抓到他,最大可能,还是神盾局在暗地里相助,毕竟现在的神盾局没有实力关押大批有特殊能力的人。

办公室的人已经陆陆续续来齐,威廉姆斯整理好领带,拿起自己的外套,拍了拍贝莉的肩膀,说的语重心长,“我希望你真的和我一样不知情,洛克尔。”

经过九头蛇和神盾局这几天在华盛顿特区的闹腾,这个城市开始戒严,连巡逻的民警都多了一倍。贝莉开车到家的一段路,就被拦了两次检查。在国家部门工作久了,贝莉的坏脾气也开始收敛,为了挣口饭钱,谁都不容易。

红灯停下,手拉手的情侣欢声笑语的从她车前经过,路的一边就是很知名的商城,啊,曾经有一次生日,她就是刷着史蒂夫的卡给自己买了很多礼物。

他们也在那里一起吃过晚饭,看过电影。也曾像眼前的那对情侣一样,让人羡慕。不知什么时候路灯亮起,贝莉听见后面的车开始不耐烦的按响喇叭,她才踩下油门,和往常一样,没什么事的时候,来到离家不远的酒吧。

今天酒吧的气氛比起以往更加热情,喝酒的人也多了不少,全部集中在一个地方,贝莉在人群中往里走,看到了靠墙搭起的简易舞台,摆着钢琴和麦克风。一个年轻女孩站在舞台上准备,听说最近在酒吧开始有人气的歌手。

坐在吧台不起眼的位置,酒保认识她,不用说也知道贝莉只会点啤酒,贵的她没钱,现在还加上了贷款,能吃好已经是好事了,还想喝贵的,那简直是做梦。

钢琴声响起,酒吧的嘈杂声也突然安静了下来,纯净的女声在这不大的空间里回荡,贝莉的心情也好了几分。

“唱的好,弹得也好,你觉得呢?”

酒保给她续上啤酒,随意的开口问她,贝莉笑了笑,点头,“是很好,但是我从小听的,比她好太多。”

“从小?”这家酒吧开了很多年,贝莉是这里的老顾客,偶尔她还会带上自己的男朋友,那位着名的美国队长。最近她来仅仅是买醉的,酒保猜测应该是分手了吧。如此登对的情侣,分开对他而言也是挺可惜的。

“我的妈妈,是一名钢琴家。”贝莉很少和别人提到自己的事情,在这里和她搭讪的都被拒绝了,总是一个人坐在一边默默的喝酒。

酒保也有些惊讶她会主动和自己提到家人。贝莉觉得可能是酒喝多了,太久没和人像这样没有目的性的随意聊天,她的话匣子就开了起来。“她是个漂亮的女人,不仅弹得一手好琴,还有一副好嗓子。”

海伦年轻的时候就是百老汇知名的钢琴家,她和詹姆森的相遇,就真的像童话故事里那样,一见钟情的剧情,海伦是舞台上的公主,而詹姆森是台下的骑士。

然后海伦义无反顾的在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退出了舞台,留下的是看好她的经纪人一片唏嘘。和詹姆森谈恋爱没多久就举办了婚礼,定居在纽约,过着柴米油盐的简单日子。

贝莉也会弹琴唱歌,这些都是小时候她妈妈教的。只是她只是遗传了自己妈妈的容貌,性子却野的像个男孩。最后不顾妈妈的反对,进了神盾局当了一名特工。有时她也常常想,要是当初选了另外一条路,是不是很多事情都不会发生。

但是没办法,不管你信不信,有些时候就真的是命。命中注定要她过这样煎熬的一生,面对亲人,爱人,和朋友的离开。

“你的父亲,真是个幸福的男人。”酒保看到贝莉提起自己母亲嘴角弯起的好看弧度,就能想象出她妈妈的面容,一定也是个美丽的女子。

“是的。我想不管他现在过得如何,和我妈妈在一起那段日子,一定还在他心里的某一处。”贝莉的话让酒保有些迷惑,但他也没问,毕竟这是家务事。喝酒的人也多了起来,他就去忙他的工作。

贝莉继续坐着,听了年轻歌手的很多首歌,才放下酒费离开,一个人走在夜色中,她没喝多,但也没开车,干了挺多违法的事,偶尔也学着遵守法律一次。

她在想,如果哪一天,她还能有幸见到失去记忆的爸爸,她该怎么介绍自己,然后告诉他,她这失败的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