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威海广电信息网 > 人才交流 > 正文

宝贝把它掏出来憋不住了 重生90俏皮军妻顾昔言

“越前,真是抱歉,没能让你上场~。”青森千秋笑道。

越前龙马切了一声,道:“越是靠后的对手会越强吧?”又不是没机会了……

青森千秋摊手,道:“虽然如此,但是,越前你如果总是打第一单打的话,说不定还真没有机会出场了。”

越前龙马一愣,小脸慢慢垮了下来。

“开玩笑的,你太认真了~。”青森千秋莞尔,那家伙的表情真的是太可爱了……

“青森!”越前龙马伸手去捏对方的脸。

“小秋,你们在玩什么?”就在越前龙马的爪子要碰到目标的时候,梅恒雅也凑了过来。

有些遗憾地收回手,越前龙马端着酷酷的架子道:“没什么。”

“奈奈~!小不点,千秋,一起去看不动峰的比赛啦。”这时,不远处的菊丸英二挥手喊道。

“嗨,马上就来。”青森千秋摆了摆手,刚准备招呼梅恒雅也,却见那家伙已经推着八木纯站在了自己面前,眼巴巴地跟个大型犬似的,青森千秋一窒,这货又想干嘛?

“小秋……我肚子饿了。”梅恒雅也委屈道。

青森千秋闻言不禁莞尔,道:“知道了,我们先去简单吃点便当。”其实站在比赛场外吃也是行的,就是形象有些欠佳……

越前龙马道:“我去买点饮料。”他其实也有些饿了。

四人来到自动贩卖机旁,青森千秋从包里拿出了几只大大的饭盒,突然,他顿了顿,抬头看了一眼上方的树冠。

“怎么了吗?”越前龙马将一罐饮料递到青森千秋的手上。

收回视线,青森千秋摇头道:“没什么。”一只无害的“小猫”罢了……

梅恒雅也打开餐盒,( ⊙o⊙)哇!看起来好好吃的样子~!

“什么啊?好好闻的香味……”突然,树冠上传来了惊叫声:“唉?啊啊啊!呀……碰!”一道人影从树上摔了下来。

“嗬!吓死我了!”梅恒雅也瞠目看着地上拱了两下爬起来的小鬼。

“呀呀,你们在吃什么啊?”那个跟越前龙马身高相同,有着一头酒红色蓬松头发的小鬼流着口水凑了过来。

青森千秋看着对方,这个孩子皮肤不是很白,但是却带着极为健康的蜜色,琥珀色的眸子看起来很清透,亮闪闪的充满了天真的感觉,只是流转只间又有点野生动物的味道……

原来是四天宝寺的远山金太郎啊~,青森千秋看了看越前龙马,笑得有些意味深长,命运中的对手?

远山金太郎一愣,指着越前龙马跳起来道:“啊!是Koshimae呀!!”

“谁是Koshimae啊?……”越前龙马表示很不爽……

“呀呀,你们在吃什么好吃的啊?”远山金太郎旧事重提,很像只馋猫。

青森千秋莞尔,将盒饭分给众人后,将自己的那份给了远山金太郎。

“可是……你就没有了。”远山金太郎既不想放弃到手的美味,又有些内疚。

“没关系,我吃得不多,而且,越前会分给我的。”青森千秋微笑道。

越前龙马夹了一只虾仁送入青森千秋的口中,以实际行动表达了两人可以分食的意思。

远山金太郎被两人亲昵的姿态弄得一愣,虽然小春和佑也总是这样做,但是这两人为什么看起来就这么……这么,好看?

就在远山金太郎纠结该用什么词语来表述的时候,梅恒雅也已经吃得差不多了,此时正将筷子伸向远山金太郎的饭盒。

“啊!”远山金太郎立即捂着饭盒暴退,然后快速准备快速扫荡饭菜。

“啊!小偷啊!”突然,十步远处,一位中年大妈惊叫了起来。

“小鬼,让开。”穿着滑轮鞋的小偷恶狠狠地向远山金太郎撞了过来。

青森千秋黑线,这年头,滑轮鞋是小偷的基本配备吗?

一手拎开远山金太郎,另一只手托住飞出去的饭盒,青森千秋一个旋身扫腿,那个杯具的小偷就这么“吧唧”一声摧残地扑地了。

“小秋,你好厉害!”梅恒雅也见青森千秋在如此短的时间内竟完成了如此多的动作,不禁既羡慕又崇拜。

“怎么了?怎么了?!”远山金太郎悬在半空,还有些弄不清状况。

这时被抢了钱包的苦主过来了,十分诚恳地对青森千秋道着谢。

送走那位中年大妈后,青森千秋转头,将饭盒递给远山金太郎,道:“吃吧,快凉了。”

“嗯嗯……超级好吃的哇~!”速度扒了几口,远山金太郎突然抬头盯着青森千秋的脸死劲地打量了起来。

看着像小松鼠一样动着腮帮的远山金太郎,青森千秋疑惑道:“怎么了?我脸上有脏东西吗?”

“柰!你很强吗?”远山金太郎琥珀色的圆圆眸子里闪动着感兴趣的光芒。

青森千秋摊手道:“也许吧。”野性直觉好强的小鬼!

“啊!对了,我叫远山金太郎!”远山金太郎站起来对众人招呼道:“多多关照,多多关照!”

“真是个个性不错的小鬼呢。”青森千秋微笑道,看到这个孩子让他不由地想起了小杰(全职猎人主角)。

越前龙马闻言一把捉住了青森千秋的手,眼神带着嫉妒、不爽、戒备,还有隐隐的害怕,青森还是第一次夸奖某一个人!

“这个孩子很像我以前认识的一个故人,仅仅这样。”捏了捏越前龙马的手,青森千秋轻声道,真是个霸道的家伙呐……

越前龙马闻言松了口气,却舍不得就这么松开对方的手。

“对了,Koshimae,听说你很厉害啊,要不要现在跟我比一场呀?”远山金太郎将目光转向了越前龙马,他果然还是想先跟Koshimae打一场!

越前龙马想也没想,拉着青森千秋的手道:“不要,我们走吧,青森。”

“唉?!等一下,Koshimae,跟我比赛啊!”远山金太郎急急道。

“喂!金太郎。”突然,一只缠着绷带的手拎住了远山金太郎的领子。

远山金太郎不爽地转头道:“你干嘛啊?!”但在看清来人时,他不禁缩了一下,气弱道:“啊……是白石啊?”

“你在干什么啊?该到你出场了。”白石藏之介有些无奈道。

“但是你看那边啊。”远山金太郎一脸兴奋道:“谦也说的那个一身横肉,手指会喷出毒液,长着三只眼睛从美国回来的男人,Koshimae呀~!。”

青森千秋黑线,没有的吧,那种人……

“真的呢~。”白石藏之介的一口关西腔显得十分性感,他走上前道:“不过准确地说,应该是拥有过人的反射神经,唯我独尊,傲气十足的留学归国的越前,对吧?”说完后,白石藏之介又把目光移向了青森千秋,笑道:“还有,青学的下任部长,今天还真是荣幸呐。”

“我们也很荣幸。”青森千秋微笑道:“能够遇到四天宝寺的部长,被称之为最完美男人的白石前辈~。”

白石藏之介被青森千秋这么直白地一夸,不禁有些脸热。

“好不容易来一次东京,一定要好好打一场啊。”远山金太郎也凑到了越前龙马和青森千秋的面前,兴奋道:“趁现在刚好碰上,白石,找个空的球场,不打个五盘决不罢休!”

“不行。”白石藏之介果断反对。

远山金太郎耍赖道:“不,我就要!”

白石藏之介加重了语气,道:“不可以!”

远山金太郎跺脚摇头,继续耍赖道:“不!我就要!”

“那就没办法了。”白石藏之介沉下脸,将缠着绷带的左手抬了起来,有种要放绝招的神秘凝重感。

远山金太郎立即吓白了脸,苦着脸害怕道:“你要拿掉绷带吗?”

白石藏之介扬手慢慢解着绑带,俯视着远山金太郎,高深莫测道:“没有办法啊,还不是因为金太郎太不听话。”

“等等,等等,我喊暂停!”远山金太郎连连摆手,带着哭腔道:“不要用毒手,我还不想死啦~!我看过漫画的!”后退了几步,远山金太郎惊恐道:“用毒手使炙热的沙子和毒液不断侵蚀我,一直痛苦一周后,毒就深入五脏六腑,死无葬身之地。”

青森千秋眉尖抽了抽,怎么办?他突然好想笑,这个小鬼都在看什么乱七八糟的漫画啊?……

“小金想死吗?”白石藏之介眸中也带着笑,但是面上却十分严肃地问道。

远山金太郎垂手狂摇头,道:“我不想死,不想死啊!”

见对方已经被吓住了,白石藏之介将绷带缠了回去,诱惑道:“对了小金,就算不打五盘比赛,只要赢了下一场的不动峰,就能遇上Koshimae他们所在的青学了。”

“真的吗?”远山金太郎跳着扑到白石藏之介的面前,满脸期待地问道。

“真的啦。”白石藏之介的语气很温柔。

“太好了!那我去比!”说完,远山金太郎就跑掉了。

白石藏之介将绷带系好,抬头道:“打搅你们啦。”

“没关系。”青森千秋微笑道,遇到远山金太郎那样的孩纸,白石藏之介也蛮悲催的……

“毒手?”梅恒雅也害怕地看着白石藏之介的左手,问道:“真的那么厉害吗?”

白石藏之介莞尔,道:“如果不扯出这样的谎话,是阻止不了那个笨蛋的。”说完,他转身对着几人挥了挥手,道:“那么,准决赛见吧。”

“我们也去吧,小秋~!”梅恒雅也好奇道。

青森千秋点头,道:“走吧。”

不动峰对四天宝寺第三单打的比赛进行不到五分钟,伊武深司就跪地无法握拍了。

“不动峰,伊武深司弃权。”

“不是吧?”桃城武呆呆道。

菊丸英二也傻眼了:“和小不点打得几乎不分上下的伊武竟然这么简单就被……”

青森千秋难得开口道:“那毕竟是很久之前的事了,现在的越前,不会输给场上的那个小鬼。”当然,赢也不容易……

“既然青森这么说,那应该是真的没错了。”乾贞治推了推眼镜,感叹道:“不过,四天宝寺的那个一年级生也很有怪胎的潜质呐。”

“哦~,乾前辈的这个‘也’字是什么意思呢?”青森千秋似笑非笑地看着乾贞治道。

一滴冷汗刷地流下,乾贞治干笑道:“没,没什么……”

“是吗?”青森千秋将视线调回了场内。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