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威海广电信息网 > 人才交流 > 正文

两个吃奶一个下面 妖精宝贝夹得好爽

王惠听了张妈妈的话,有点心慌,不确定是不是真的,毕竟检查是一回事儿,那具体怎么样,谁能亲自问去啊?

想到当时大夫的话,王惠倒也真害怕了,张云雷毕竟多处骨折,尤其是骨盆,容易影响生育,可出院的时候大夫都说挺好的,怎么回家了还跟他妈说了这种话了,该不是心理疾病吧?

这话她也不敢对张妈妈说,只能安慰着,赶忙道,“姨,您别听别人乱说,那检查不是好好的吗,辫儿没事儿,就是腿脚不利索,等恢复好了钢板一拆,又能活蹦乱跳的了,别担心,啊?”

张妈妈也希望话像她说的那样,可张云雷那天的态度,凌九夜当时的反应,都让她深信不疑,好好的大小伙子,总不能拿这种事儿开玩笑吧,要不是真不行了,就自己儿子那性格,能豁得出脸这么说自个儿?“惠儿啊,我也希望像你说的这样,磊磊就是等恢复,可……他都亲自跟我说了,说不结婚,不要孩子,还暗示我,他……他不行了,我也问了辰辰了,那孩子小,脸皮薄儿,藏不住事儿,嘴上安慰我,脸上可看的清清楚楚的,你说人都这样了,我还指望什么啊,就图磊磊好好康复,让他开开心心做自个儿喜欢的事儿就行了,别的我都不想了!”

“……不会吧……”说到这儿,王惠也心惊了,她了解张云雷,是个好面子的,哪能用这种事儿开玩笑啊,也太豁得出去了吧,可心里头还是不信,存了个疑影儿,没把话头说死了,“姨,您别担心了,先不说别的,磊磊怎么也得恢复两三年呢,指不定过两年就好了,他这是摔怕了,心里头坐下病了,身上难受,哪还能想这种事儿啊,等过两年,就活蹦乱跳得了,咱不管怎么说,都得以他身体为重,只要他健康,其他都好说,啊?”

“是,我也这么想的,只是……”张妈妈想起她说凌九夜的那番话,想问个仔细,转念一想,算了,自己儿子都是个废人了,还管他凌九夜到底喜欢男的女的啊,哪怕就喜欢自己儿子了,也够呛能乐意,甭管他对磊磊是兄弟情还是别的,起码现在能好好照顾他,自己也算是安心了,不介绍对象,从其他方面找补那孩子,也算是对得起他这番心意了,“算了,年轻人的事儿,我不管了,横竖现在磊磊身体最重要,其他的,再说吧。”

“是,姨您就别操心了,咱先把辫儿身体调理好,其他的都不重要,”王惠总算是放心了,这好歹是把话头说出来了,以后也容易让张妈妈接受,至于怎么找补凌九夜……呵,自己听郭德纲说了,张云雷为了凌九夜连舞台都能不要,那还有什么豁不出去的啊?凌九夜要不对辫儿好,自己都能活拆了那小混蛋!

她俩在客厅里小声聊天,吃早饭的凌九夜莫名觉得脊背发凉,打了个哆嗦,只认为自己是昨天没睡好,急着吃完饭去瞧张云雷的情况,好不容易耐心吃完了,洗干净碗筷出去了,看她俩在那嘀咕,有点纳闷,“妈,师娘,我去看看辫儿哥醒没醒,叫他来吃饭。”

“行,辰辰你去吧,”王惠吓了一跳,生怕他发现自己跟张妈妈在说什么,赶紧把他打发

走,“不行你就端进去,省的他来回折腾,安迪还在客厅呢,回头跌跌撞撞再把他碰了,又得疼的难受了。”

“好,”凌九夜觉得师娘好像在遮遮掩掩,有点莫名,挠了挠头,应了一句,进屋了。

张妈妈没说话,现在是怎么看凌九夜怎么别有深意,看他对自己儿子好,不由得胡思乱想的,可转念一琢磨,人家是富二代又那么帅,凭什么喜欢自己这腿脚不好的儿子啊,又不是有病的,外头好看的男生女生多了去了,就自己这儿子,一身毛病,还急脾气,除非凌九夜疯了,否则干嘛自己找罪受啊!

这么一想,张妈妈又觉得自己挺可笑的,估摸着是这段时间照顾儿子累的,天天瞎琢磨,正好趁着这几天凌九夜在,自己也歇歇,省的琢磨些不可能的事儿,让孩子知道了笑话!

想到这儿,张妈妈赶紧收敛了心思,不再胡思乱想了,盘算着中午做点什么好吃的给孩子们补补,这才是正经事儿呢。

凌九夜回了房间,正看到张云雷已经醒了,迷迷糊糊的想要起来,赶紧过去把他扶起来,怕他着凉,用被子把他包住,摸了摸他额头,“醒了?不再睡会儿了?”

“……几点了……”张云雷睡眼朦胧的,半睡半醒间感觉他不在身边了,才转醒,大脑还没清醒呢,眨巴眼看他,带着鼻音,“困……”

他四点惊醒,再睡就不怎么踏实了,要不是自己陪着,恐怕不敢睡了,凌九夜看他这样有点不忍心,坐在床边搂着他哄,“快九点了,没事儿,困就再睡会儿。”

“嗯……”张云雷靠在他怀里,闭着眼睛哼哼,吭叽够了,又睁开眼睛,蹭他肩膀,“你今天什么时候去演出啊……”

“我今天说晚场,四点走,”凌九夜知道他怕自己不回来,亲了他鬓边一记,让他安心,“放心吧,多晚我都回来陪你,啊?”

“嗯,”张云雷觉得清醒点了,眨巴眨巴眼,仰头看他,“饿了。”

“那起来洗洗脸吃饭吧,吃了饭再躺着,”凌九夜真是拿他没辙,无奈的笑道,给他套衣服,然后扶着老佛爷去洗漱,“我去给你把早饭端进来吧。”

“我不,我要去外头吃,”张云雷不乐意自己享受特殊待遇,弄得像生活不能自理一样,摇头固执的道,“我去餐厅吃。”

“好,去餐厅吃,”凌九夜倒也不在意,反正玫瑰园就这么大,来回溜达溜达,就算是做康复训练了,再说老躺着也不好,总得下地走走恢复的也快,一口答应下来,看他洗漱好了,抬胳膊让他抓着,“走吧,二爷。”

“边儿去,那么烦人呢!”张云雷看他学电视剧小太监似的就忍不住笑,骂了一句,“怎么连你也学会了啊!”

“那可不么,微博上都这么叫你呢,你这一跳可算是红了啊,别人想学都学不来呢,”凌九夜故意笑话他,被他使劲儿捏了捏胳膊,倒是觉得左手力气大多了,赶紧叫唤,“哎哟~哎哟~捏疼我了~”

他一边走一边闹,让客厅里的王惠和张妈妈听着了,赶紧抬头看,发现是凌九夜在叫,都忍俊不禁,张妈妈问道,“你俩又闹什么呢?”

“妈~辫儿哥掐我,可疼了~”凌九夜瘪嘴,装作一副委屈模样看她们,惹得两位长辈都忍不住笑开了。

“辰辰现在学坏了,以前都是闷不吭声儿的,现在跟辫儿时间久了,也油嘴滑舌的了,”王惠看他那样儿就无奈了,怀里的安迪一个劲儿的蹬腿儿,想要下去,赶紧搂住了,“安迪乖,不过去,你小舅舅扛不住你这么闹腾。”

“姐,我哪儿油嘴滑舌的了,您这是冤枉我,”张云雷瞥了凌九夜一眼,为自己叫屈,看着安迪在那吭哧,赶紧道,“姐,我没事儿,让安迪下来玩儿吧。”

“那哪行,这孩子现在就想往人怀里撞,你……”孩子大了,胳膊腿都有了力气,一时不查,王惠没抱住,安迪一下从她腿上滑下去了,跌跌撞撞的往前跑伸手就要去抱张云雷的小腿。

“安迪!”张妈妈一看就吓着了,尖叫一声,没等起身,就看到凌九夜直接横在他俩中间,安迪收不住腿,一下撞在他身上,肉嘟嘟的弹了一下,坐在了地毯上。

“哎呀,摔疼没啊!”看安迪摔着了,张云雷有点着急,抓着凌九夜肩膀去推他,“赶紧看看!”

凌九夜也吓了一跳,看安迪跑过来,生怕他把张云雷撞倒才急中生智拦在中间的,哪成想把孩子摔着了,俯身要去抱他,“安迪,疼不疼啊?”

倒是小安迪,坐在地毯上也不哭也不闹,仰头眨巴眼看他,想了想,摇摇头,伸手要抱抱。

凌九夜只好俯身去抱他,掂了掂重量,看向王惠,“师娘,安迪好像胖了啊?”

“可不是吗,现在皮多了,”王惠看他们没事儿,这才放心了,要是让儿子把张云雷碰出个好歹

来,手心手背都是肉,活拆了谁都难受,赶忙道,“把他抱过来,看着他小舅就想惹事儿,万一碰着可怎么办啊?”

“没事儿姐,这不是没碰着我吗,再说了安迪就是想我了,是不是啊安迪?”张云雷眉开眼笑的看着安迪,逗他玩儿,单手扶着凌九夜的肩膀,跟他慢慢往前走。

张妈妈也总算是松了口气,看他逗安迪,又想起他不能生这回事儿了,有点糟心,再看凌九夜的模样,不知道该高兴还是难过,俩孩子都这么不省心,也不敢提,在心里叹了口气,“你还说,

要不是辰辰,你能躲开吗,让你搁屋里吃非得出来,万一伤哪儿了可怎么办啊?”

“妈,我真没事儿,您就别担心了,我老跟屋里闷着也无聊啊,出来看看安迪,跟您和姐说说话,也没那么闷了,”张云雷怕自己母亲担心,劝慰道,“再说我出来走走也算是锻炼了,总不能一直躺着。”

“就你歪理多,我说不过你,”张妈妈被他驳的哑口无言,只好认输,看凌九夜把安迪送过来,接手抱了,“辰辰,磊磊就麻烦你了,要你不在,刚指不定怎么呢。”

“您放心吧,我不是说了吗,我指定把辫儿哥护的牢牢的,”凌九夜朝她笑了笑,转身扶着张云雷,往餐厅去了。

吃了早餐,凌九夜又带着他在玫瑰园里溜达了一圈,权当是散步锻炼顺便消食,俩人闲聊着才回了房间,陪他练功。

打了会儿御子,张云雷又有了别的歪心思,琢磨琢磨,心痒痒了,看他,“辰儿,你去给我大鼓拿过来。”

“你要唱京韵啊?”凌九夜知道他会这个,倒也听话,转身去给他鼓和架子取出来了,放在屋里头,“封箱你到底要说什么啊,跟翔哥商议好了吗?”

“没有呢,我俩也研究呢,不知道说哪个好了,都想说,可有的我实在是说不了,上台也没法唱京韵大鼓,突然手痒痒了,想练练,”张云雷不可能抬着鼓去封箱,哪怕返场都不能唱这个,可就是技痒,权当练习了呗,摸了摸鼓面,抬眼看他,“哎,你想学不?”

“……我?”凌九夜一看鼓,有点懵,挠了挠头,“我不行,这个都得从小学的,我小曲儿都唱的不怎么有韵味儿呢,学这个指定不行。”

“又没让你非得上台演出,就当陪我呗,不然我自个儿练多没意思啊,”张云雷也是心血来潮,总想教他更多,哪怕有一天自己不能唱不能打了,还有凌九夜呢,去拉他,“你就学学呗,学好学坏,就当是试试。”

“……你要不怕我用你这传统大鼓打出架子鼓的架势,我就学学,”凌九夜倒是会打鼓,可以前学的都是架子鼓,传统乐器也就会打御子和快板,上回跟周九良拨三弦儿,被他一顿嫌弃,都快自闭了,“航子可说我用他的三弦儿弹出了吉他的味道,你不嫌我糟践传统艺术啊?”

“……试试呗,也碍不着什么,”张云雷顿了顿,有点打退堂鼓了,可自己提议的,总不能没让他碰就撂了,那多伤他自尊啊,横竖就当试水,万一行呢,“这个也不难,你会打鼓那学的不更

快了吗?”

京韵大鼓是师娘擅长的,自然也就教给他了,凌九夜也挺喜欢听的,可学起来就有点难了,但瞧他这么有兴致,也不好推辞,硬着头皮答应了,权当是陪他练会儿,让他高兴。

见凌九夜同意了,张云雷就乐了,虽然以往在家里头让他欺负,可提到业务,那指定是自己欺负他了,不然自个儿也太惨了吧,憋着劲想看他无奈的样子,心里头过瘾。

他示意凌九夜站在自己身边,拿起鼓棒,准备手把手的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