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威海广电信息网 > 人才交流 > 正文

将军摇晃提起腰臀撞击 内射美女 艳妇系列短篇

35、

你或许永远不会知道自己有多喜欢一个人,除非你看见他和别人在一起。

天色已晚。

洛霄被一通电话叫走,程渊亦揽着阿洁与韩单告别。

两人分开一段时日之后仿若成熟了许多,相处时多了些别次体贴的照顾,少了些刻薄挑剔的争执。

韩单笑对程渊道:“你这回可别再惯着她了,什么都由着她折腾。”

“好。”男子温和一笑。

“喂喂,你这死丫头胳膊肘往哪儿拐……”阿洁臭着一张脸,作势要挠她。

她笑着往后躲,却正好靠在了一人身上。回身碰上纪云翊的视线,她有些不自然的抿唇。

本就狭小的玄关一时站了四个人,更显拥挤。

“你们还不走?”纪云翊并不理她,视线转到站在门口的两人身上,问。

韩单黑线。

在人家的屋子里对人家下逐客令,是不是太不客气了点?

阿洁显然也很愤懑,敢怒不敢言的翻个白眼,对韩单咬耳朵道:“看来有人想跟你说悄悄话呢。”

“……走吧你。”她笑着将她推出门。

送走了两人,回身却见纪云翊坐在沙发上,将腿搁上茶几道:“给我泡杯茶。”

“家里没茶叶。”

“右上角,绿色的罐子。”

韩单取下,发现真的装满了绿茶,诧异道:“……哪儿来的?”

“谁知道呢,可能是那只罐子自己长出来的。”他仰头靠着,半闭着眼睛。

“……”这冷笑话说的还真到位。韩单将茶泡好放在茶几上,便开始忙活着洗碗打扫。一转头,见他竟然在沙发上睡着了。

她哭笑不得,叫他两声却始终没有动静。走过去想要推他,手指将要碰到他的衣服却停住。

刘海下,男人略有些长的睫毛上凝着浅黄色的灯光,在英俊的面容上投下一小块阴影。他睡着的时候,仿佛所有的锋利都被收了起来,宛若一个平和而美好的大天使长。

韩单缩回手站了片刻,叹口气。

这是要怎么办才好?

她环顾四周,整理出几件衣服。猛然记起窗台上还养了那几盆花草,便拉开了窗浇水,谁知手背让花刺扎了一下,那铁皮的小水壶偏了些方向,水从缝隙处洒了下去。

当即便传来一阵骂声。

因为之前跟阿洁有过小冲突,楼下住着的那个女人平日里时常找她们麻烦。常常是给物业打电话告些诸如“有敲水管的声音”、“脚步声太响”、“太晚还洗澡”之类让人莫名其妙的状。今天好不容易逮住了错处,骂得理直气壮。

韩单皱了皱眉,探出头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一句对不起就完事儿了?你下来看看我的纯羊毛毯都成什么样子了!”

她无奈,只得下楼。

此女将近30,大约是某公司的部门主管,一张脸拉的老长,恨恨的将那条毯子丢在韩单怀里,尖声质问道:“你自己看看!”

那雪白毛绒毯子上竟有一块湿漉漉的暗色污渍。

韩单很清楚刚才自己浇花用的是自来水,绝不可能产生这样的印迹。可现在这种情况却也难以辩驳,于是陪笑道:“实在不好意思,不然我送去干洗吧,洗好了再送过来。”

“先不说能不能洗掉,万一洗坏了怎么办?这可是澳大利亚进口的纯羊毛!”女子挑眉冷声道,“我就奇怪了,你为什么老爱往楼下泼脏水?”

听她这般无理的信口开河,韩单不免心中有气,正色问:“那你想怎么处理?”

“赔钱。”

“多少?”

“买来的时候花了我300美金,本来应该照价全赔……”她涂了深紫色眼影的眼睛在韩单身上上下打量一番,颇为轻蔑的说,“一来是这毯子我用过几天,二来看你也不宽裕,半价算了。”那语气仿佛做了极大地的退让。

韩单微微一笑:“这位小姐看起来像是个文化人,自然知道什么事都该讲究证据,麻烦你现在把购买毯子的票据给我看看,也好让我赔得心服口服。”

女人横眉道:“买了好几个月了东西,□□什么的怎么可能还留着?我告诉你,你要是乖乖的赔了,这事就算完了,你要是推三阻四的想赖账,老娘我可不是好惹的!”

“既然不能提供票据,那就请你送去专业机构鉴定一下,这毯子是什么材质的,值多少钱,顺便分析一下上面的污渍是什么成分,是不是从我的水壶里倒下来的。”她说完,将毯子塞回女人手里,想走却被一把拉住。

“你敢走试试?”威胁完,女人冲着门内喊道,“你作死么,眼看着人家欺负我也没个动静!”

一个低沉的男声传来:“一点破事折腾个没完了,谁他娘的在老子的地盘上给脸不要脸?”

话音刚落,防盗门被大力推开,撞在墙上发出“咣”的巨响。

一个十分魁梧的男人出现在女人身边,随即一把将毫无准备的韩单搡了个几个趔趄,吼道:“你他妈的赔不赔?”

她的胳膊撞在墙上,生疼。捏了拳,最终又缓缓松开,勉力挤出一个笑来:“请让让,我上楼去拿钱。”

“你刚不是不愿意赔么?不是拽的很么?现在怎么蔫了?”女人咄咄逼人的靠近,“我告诉你,刚半价你不愿意赔,现在就给老娘照全价赔!”

“好。”她嘴唇有些泛白。

“给你两分钟上去拿钱,不然老子拆了你的门。”男人在她面前扬了扬拳头。

韩单只觉得浑身僵硬,一步一步走上楼梯,直到一双拖鞋出现在视野里。

她停住,抬起头。

披着小黄鸡图案线毯的纪云翊在两级台阶上沉默的望着她。

似乎,总是在悲惨的时候被他看见呐。韩单在内心叹息一声,从他身边绕过,却被人一把拉住了胳膊。

颇有些重的力道,让她能清楚的感觉到他掌中传来的暖意。

男人拽着她便要下楼,她却反手将他拉住,亦用足了力气。

两人僵持。

他蹙眉看向她,眼神里有着诧异不解和些许愤怒,语气冰冷道:“怎么,还需要我借你美元,让你去送给他们么?”

韩单淡淡一笑,问:“你想要帮助我么?”

他不答,只看着她。

“因为打不过所以妥协,因为害怕所以妥协,因为无能为力所以妥协。不是谁喜欢妥协,而是因为只有在妥协中才能生存,因为这是这个世界的规则。”韩单说,“我毫不怀疑你有能力让他们妥协,但是这之后呢?或许我会遭遇到比今天更糟的情况。我只是个小人物,没有你手中那些强大的力量。”

“是怕他们报复,还是觉得我连个女人都保护不了?”他扬眉。

“那么。”她仰起脸看着他,一字一句的问,“你能保护我多久呢?”

男人怔忡片刻,薄唇微抿,似要说什么,却最终只是沉默的松开手。

韩单取了钱下楼,却发现嫩黄色的小鸡毯子被搭在楼梯扶手上,而纪云翊人已不在。

令人诧异的是,楼下大门紧锁。刚才咄咄逼人的羊毛毯女人和魁梧的壮汉也不知去向。

她定定的站了片刻,最终在楼梯上坐了下来。

不必费心去猜他们去了何处,去做了什么。倘若他插手,一切都将超出她可以预知的范围。

她蜷着身子安静的坐着,任过道的声控感应灯熄灭。

黑暗交织着静谧不断蔓延。

时间失去了前进的方向,蜿蜒曲折,越拉越长。

电梯的提示音响起,脚步声渐近。

再次亮起的光让韩单眯起了眼睛。那些模糊的线条终于一点点清晰起来的时候,她从臂弯中抬起脸。

视线相对,她不由睁大了眼。

被扯破了前襟的衬衫,还有脸上一道浅浅的血痕,让此时的纪云翊看起来有几分狼狈。

看见她的表情,站在她面前的男人一瞬间露出了些许尴尬的神色。他转开眼,似不耐烦的说:“你坐在这干什么?”

韩单一直处于惊讶状态,这才想到起身。大约是坐久了,只觉腿上一麻,一个趔趄,被他扶住。

“不过是教训了一下地头蛇,你就感激的投怀送抱了?”他语带戏谑。

“这是地头蛇亲出来的么?”她指着他脸上问。

“要不是我不打女人,我早就……”话断在这里,他别扭的转过脸去。

“家里有药——”

“不需要。”他打断她的话,托着她的手肘扶她上楼。

“纪云翊,你是不是头一回被人打?”韩单一边小步往楼上挪,一边问。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被人打了?”他皱着眉。

“疼么?万一破相怎么办?”

“爷不靠脸赚钱。”他咬牙切齿。

到家门口,韩单看着他那副恼羞成怒的样子,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

这时,只觉重心一晃,整个人向后倒去贴在了墙上。

而面前,是纪云翊放大的脸。

男人手臂将她圈在他与墙壁之间,忽然贴近的距离和他身上微微的暖意让她的脸瞬间红了起来。

“好笑么?”他压低了声音,仿佛夜色里轻吟的苍狼。

“呃,不……好笑。”她退无可退,“不管怎么说,谢谢你。”

“明天我要吃新鲜的三文鱼刺身。”

“……”韩单无语凝噎。原来这厮是要把给我省下的这点地毯钱当做饭费么?

“有问题?”

“没有。”她无奈。

纪云翊放开她起身,朝自己的房间走去。而就在她将要推门而入前,他却忽然开口。

“我明白妥协的滋味,我也会有无能为力的时候。”

韩单还未明白这两句话的意思,那扇门已然阖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