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威海广电信息网 > 人才交流 > 正文

口述在车里下面被添 我的好徒儿帮帮师傅

精致典雅的山间庭院中,犬夜叉一行人正在最好的客房中休息。这里是武田家的一座城堡,这个城堡的主人算是武田信玄的远房表弟,武田藏乃介了。当然这么说还是有过于亲近之嫌,更确切的说,几乎可以算嫡系和支系、本家和分家的关系了。

六年前,珊瑚和父亲族人们受雇于上代的城主,来到这座城堡,消灭了作乱的熊妖。然而,上代城主没有听从除妖师们的警告,将熊妖的尸体烧毁,而是将熊皮等制成了物品贩卖,想要以此恢复城中经济。当然,他并没有成功。正因为熊尸没有得到妥善处理,于是,六年后的此时,每到半夜,熊妖的鬼魂开始作乱,许多人以为是熊妖再袭。于是这代城主,即藏乃介,下令出动兵马,找到了与犬夜叉等人一起行走的珊瑚,请求珊瑚为他们除妖。当然,最后弥勒发现,这是鬼魂,不是普通妖怪,于是完成了除灵。

此时,正是弥勒和犬夜叉等人处理掉熊妖鬼魂的这晚,激战后的他们终于又沉沉地睡着了。他们所住的房间是藏乃介让人给他们安排的最好的客房,但珊瑚却辗转反侧,无法入睡。藏乃介白天对她说的话在她心中不停地回响。

“珊瑚,在如今的世界,没有几个你可以信任的人。人们总是背叛,秘密扩张着自己的势力,认为必须要统治别人,巩固自己的地位。但我不同意这些,因此需要的是与我有着同样想法的人与我生活,来坚定我的心。大概是因为有了自己的城堡,所以我能拿按照我想要的方式来生活,我可以感觉到珊瑚就是这样的人。”

虽然直接(态度)而婉转(言辞)地拒绝了对方得求婚,但珊瑚却不得不在意着。在意的原因不是因为年轻的城主,而是法师。弥勒法师,对于她,又是怎么想的呢…

如此心烦意乱的珊瑚自然辗转反侧、无法入睡,于是,听到了庭院中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人类的脚步声,却为数不少。而且不是普通侍女的脚步声,更像士兵,或者说,忍者!可是,为什么会有士兵或者忍者出现在这里?就算这里是防备森严的城堡,但作为内院,无论是士兵还是忍者,都是不能轻易进入的… 珊瑚心中升起了不好的预感,于是悄悄地从被褥中起来,小心翼翼地打开了一条门缝,贴在墙壁上,侧身望向庭院。

院中,石灯中的烛火轻轻晃动着,隐隐可以看见人影攒动。珊瑚惊讶地捂住了口,怎么会!虽然吃惊,但除妖师女子却并没有打草惊蛇,而是静观其变。于是,眼睁睁地看到一个瘦瘦的人影小心地潜入了戈薇的房间。他们的目标,是戈薇?!

珊瑚决定出手了。他们一行人中,戈薇是最为娇弱的,除了面对妖怪时有一战之力,其他时候不过是个普通的人类女孩罢了,而且因为生活在和平的年代,而更显得柔弱。这也是他们为什么总是格外关心着戈薇的缘故,不只是因为戈薇特意从那个美好的时代过来,和大家一起收集四魂之玉,走上消灭奈落的旅途,更是因为面对这个时代的人类,戈薇尤为脆弱。

比珊瑚动作更快的是犬夜叉。虽然平时总是大大咧咧的样子,但是涉及到戈薇,就会如护食的狗狗般,敏锐非常。于是,珊瑚就看着犬夜叉破门而入,把戈薇房间里的潜入者丢了出去,毫不客气地站在戈薇的门前。然后,整个庭院,瞬间灯火通明!

此时,珊瑚也不再躲藏,背着沉重的飞来骨,也来到了戈薇的房间,弥勒也随之赶到。同伴们终于聚集在一起,等待着始作俑者给他们一个解释,虽然他们不知道这一切的幕后指使者到底是…

“上!”威严稳重的青年男声从众士兵后传来,“活捉那个奇装异服的女子,其他随意。”

“等等!”忽然,熟悉的声音传来,珊瑚心中一动,这是藏乃介的声音,“您答应过不伤害珊瑚的,甚至只要珊瑚愿意嫁给我,成为武田家的人,那么…”

“对。但是,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她当时明确地拒绝了你。”威严的男声说道。

“…”藏乃介的声音沉默了。

被火把明亮得如白昼的庭院中,所有士兵都暴露在了他们面前,装备精良,面容整肃。这是正规的军队,不是一般的私人武装。见识最为广博的弥勒几乎是瞬间就察觉到这一点。

“武田大人有命,留下那个女孩,无关人等可以安全离开。”一个嗓音洪亮的士兵喊道。

“请问武田大人,为什么要留下我们的同伴!”弥勒同样大声喊了回去,看似没有一口拒绝,甚至隐隐松动的语气,其实不过是想继续探探对方口风而已。

“这是军事机密。”那个声音沉声道,没有丝毫解释的意思。

“…”弥勒怔住。

作为一个云游的普通法师,这是弥勒第一次牵涉到所谓军事机密中。但是,要让他们单独把戈薇留下也是不可能的,与此同时,要全员突围也是不可能的。这些都是训练有素、上过战场、见过死亡的士兵,与一般城主的护城卫士有着明显的差别。他们是不会被吓退打退的,只会被杀死…

到底是怎么回事?有妖怪作祟,迷惑了某位高官,所以才想将他们抓起来?这是弥勒所能想到的最合情合理的解释。但,仍有不能被解释的内容。比如,无论是这些士兵还是躲在士兵后的高级首领,身上都没有妖气的气息,并不像被蛊惑的样子;再比如,即使这些人是被妖怪控制,但妖怪为什么要处心积虑对付他们?因为他们手中有四魂之玉?不可能,那样的话直接命令他们交出四魂碎片就好了…

“总之,先突围吧。”不良法师的脸上浮现出坚毅的神色,“珊瑚,你带着戈薇小姐通过云母从空中直接离开,我和犬夜叉互相照应着突围,如果有一方陷入困境,无法逃离的话,另一方先走,事后再营救!”

“可是…”珊瑚为难道,“云母现在不能变身了…”

不知道对方做了些什么,不能变身的云母就像仕女们可爱的宠物一样,没有半分杀伤力。他们是怎么做到的?下药?还是…能让云母失去变身能力的药物,恐怕不是轻易能得到的,换句话说,对手是个连这种奇药都能得到的强大敌人。想到这里,珊瑚不禁一阵战栗…

“既然如此的话,我们就不要分开了。”弥勒果断下了决定,“犬夜叉,你在前面开路,珊瑚你在犬夜叉身后,注意保护戈薇小姐,我殿后。”

“…好。”犬夜叉和珊瑚都点头,同意了这个决定。虽然殿后的法师,注定是最危险最容易被对方俘获的。但为了保护戈薇,不让他们得手,这就是不得不做出的决定了。虽然珊瑚心中是万分的不愿…

那是极其惨烈的战斗。人类,妖怪,法师,士兵,混战甫一开始,几乎就无法停下。士兵们不畏死亡一般,前仆后继挥着剑矛向他们冲来,丝毫不在意自己的生命。

然而,更令他们没想到的,则是除了云母,犬夜叉似乎也不如平时厉害。这不是说因为对手是普通人类的士兵而束手束脚,虽然这是一个重要因素,人类士兵让犬夜叉不能用风之伤等杀伤力巨大的招式,弥勒也不能使用风穴,只能依靠比一般人稍敏捷的身手,但这不足以让他们脱身。犬夜叉的状态,更接近于发挥失常。联想到云母似乎是因药物而失去了变身能力,先不论是暂时还是永久,而犬夜叉也战斗力骤降…

形势越发危急…

“犬夜叉。”弥勒突然开口道,“你先走吧,如果是你一个人的话,应该可以突围。”扬手制止了犬夜叉几乎就要脱口而出的反对之语,弥勒继续道,“这不是让你逃走,而是让你更好地来救我们。现在的犬夜叉,眼睛都快要睁不开了吧。”

“弥勒…”犬夜叉失落地看着他的同伴,不愿意把他们丢下。

“戈薇小姐就交给我们吧,我和珊瑚会和戈薇小姐一起留下来,云母和七宝你带走。”

“那你们…”

“我是法师,珊瑚是除妖师,更是城主的心仪之人。”虽然不知道城主为什么现在会默许士兵们地他们出手,但是,“至少,任何武将或者高官都不会随意对我们出手。”弥勒是这么想的,毕竟,妖怪肆虐的战国,无论是法师、巫女还是专门的妖怪退治师,都是会被各个城主尊重且想要招揽的…

“我明白了。”犬夜叉点点头,向来凭直觉行动的半妖少年第一次肃容以对,“我一定会回来救你们的。云母,七宝,我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