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威海广电信息网 > 人才交流 > 正文

bl高肉强受失禁尿出来 艺校生的第一次

四月初,又是一年樱花季。立海大的莘莘学子们在这天迎来了开学的日子,中岛紧紧领带看着镜中同样动作的自己完全没有升了一个年级的真实感。

和平时一样的时间去学校,第一天网球部还是有晨训,只是今天中岛又多了一个带幸美上学的工作。在妈妈好好照顾妹妹的叮嘱中,两人一起开启了新学期第一天的征途。

“真的不需要我送你参观,这么早学校里应该没什么人在,迷路就给我打电话。”中岛不放心地重复叮嘱幸美很多遍的话,“你的社团选好了吗。”

“不用了,之前海原祭我也来过,哥哥你不去训练会被罚加训的。”幸美表示我是善解人意的好妹妹,“社团想去射箭部,柔道有场地就可以练这个比较麻烦,哥哥不用担心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中岛揉了揉幸美的长发:“好,幸美最厉害了。”

一个寒假的魔鬼训练让中岛长高了十公分,很轻松就能压制妹妹幸美的高度。没再多言两人在校门口分手,各自去往自己的目的地。

“好久不见啊,小言。新学期快乐有没有想我啊。”一进更衣室,山口直接迎上来,“我记得你妹妹也是今天上学你居然还正常晨训。”

“如果你昨天没逃训的话,我们应该昨天才刚见过。”中岛相当鄙视山口找话题的能力,“幸美自己去参观学校了,晚上还要招新,早上的训练肯定不能请假啊。”

(少年你明明是因为妹妹不要你才来训练的,不厚道啊。)

“不过你网球打的这么厉害,幸美会不会来网球部当经理。”山口一脸憧憬地看着中岛,“全是男孩子,我也想像足球部那样有个香香软软的女孩子比赛时递毛巾。”

“幸美不喜欢一切球类活动而且她也不喜欢当经理,她会去射箭社。”中岛的话被刚刚进来的真田打断了,对方开始今天的正选会议,安排下午的招新计划。

本来幸村不在,立海大又特别让能力强的切原进了正选之列已经暗含了培养之意。但是切原的性格只适合当王牌不适合当队长的人选,幸村和真田商量之后放弃了再造切原的举动。

水平还算过得去的山口也在这个时候进入了他们的视线,经过幸村的考察山口得以以预备正选的身份参加正选会议。如果不出意外,他们两个将是未来的部长和副部长。

“因为两连霸的因素今年来申请网球部的人应该比去年多,只是最后能有多少人留下来坚持训练就不一定了。”柳翻了翻整理好的资料,“我和真田柳生有学生会的工作要安排,还是像去年一样整理申请由丸井和桑原负责,其他人负责入部考试,用一半的实力就可以。”

想起去年整理那一堆退部申请,真田不免有些头痛:“丸井你不用把入部申请钉在一起,有人退部直接拿出来比较方便。”

第一次经历招新的中岛把自己的疑问问出口:“那样不要放水,直接提高入部测试的难度不就好了。”

“如果是真心喜欢网球的人只要有基础能坚持训练就可以留下,这么多的训练单下来不怕不会提高。”柳温和的声音暗带锋利,“至于那些连基础菜单都不能坚持的人,就没有留在网球部的必要了。”

“希望能有更多的人留下来,幸村的目标可是把立海大打造成王朝,让全国大赛像关东大赛一样成为立海大的传统优胜项目。”真田附和地点点头,“下午的招新就拜托大家了,我和莲二会尽快完成工作赶过来的。”

柳莲二又把招新的具体流程和工作仔细和众人嘱托了一遍。毕竟是第一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早训只由真田带着众人跑了三十圈热热身就结束了。

第一天照例有开学讲话,校长每年的讲话基本都一样无趣,山口抛弃了自家同学过来抢中岛旁边的座位。

校长的讲话比去年还长,中岛小声地和搭档聊天:“真是的,你不用和其他人坐在一起吗?”。

“没关系,反正一会儿还要重新分班。”山口不在意地挥挥手,“真希望能和小言你一个班上课,我们班就我一个网球部的。”

“喂喂,我们已经天天在一起打球训练了,不能连上课的时间都不分开吧,搭档也是需要私人空间的。”中岛把话题转在网球部上,“也不知道今年会不会有人像切原一样挑衅三巨头,真期待下午的招新。”

“是期待招新还是期待有人过来挑衅被你教训。”山口有点无语,“要是把你打败了你就不期待了。”

“当然了,听仁王学长说立海大没有突出的一年级就不是立海大了。”中岛开始幻想自己翻身做主人的日子,“如果小学弟不够强还能尽下前辈的教导指责,其实有几个特别的小学弟欺压也是不错的。”

山口一针见血地指出中岛的潜在意思:“说什么前辈的责任明明欺压才是重点吧”

“总之欺压下才会变强,要是连前辈的期待都接受不了怎么能称得上王者立海大。”被揭穿的中岛丝毫没有不好意思。校长的讲话临近结束,山口也没再吐槽自己这个不靠谱的“前辈”搭档。

查看分班告示,山口得偿所愿地和中岛分在一组,中岛的同桌还是去年的远野同学。

远野是中岛在班里为数不多的好友,同样是一年级进入正选,同样以首发的身份打进甲子园。可惜立海大在决赛惜败于去年的冠军队,很遗憾没能拿到象征着优胜的锦旗。

远野和中岛相互问候:“中岛同学,今年也请多多关照了。”

“嗯,多多关照。”

班委选举还是一贯的自荐制,今年承担网球部大半工作的中岛没在参选任何岗位。实在坳不过同学的热情,他也只是接过了体育委员的岗位,班长那种费心费力的工作还是让别人去吧。

和班里的同学做了自我介绍,中岛开始满心期待起下午招新新生们的表现。放学后中岛催着山口整理好课本,急急忙忙冲向网球部换装等新生的挑战。

“小言你不用这么兴奋吧,想显现前辈爱也要等新生正式入部再说。”被拉着跑的山口相当无奈,原以为自家搭档只是一时热情,没想到现在还没断电。

中岛好脾气地解释:“也不单单是因为兴奋,一会儿新生就要来了,总不能让他们等吧,好苗子容易被其他社团挖走。”

“真是的,头一次看见前辈这么迁就后辈。”山口理解不了中岛的心情,“小心等部长他们毕业了你被欺负。”

“不会的,搭档你放心。”中岛不假思索地回答山口。他也算是当过部长的人怎么可能会被新生欺负,结果没想到新生入部后第一个被欺负的就是他。

二年级的教学楼比三年级还要远一点,中岛他们到的时候丸井和桑原已经换好衣服在中午搭设的临时宣传位上整理申请单。中岛和山口赶紧进社办换好衣服直接开始热身,生怕耽搁了入部测试的时间。

“柳前辈的数据果然没有错啊。”一出社办山口就被来申请的乌压压的人群吓到了,来测试的人数几乎是去年的两倍多。

“不过今年的新生确实有天赋型选手,就是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坚持训练了。”中岛边热身边观察已经开始测试的仁王雅治,学习自己一会儿的标准。

仁王今天倒是没用变身术欺诈对手,纯碎是基本功的对打,球路判断依然精准,偶尔也会和新生对战出精彩的回球。

看了仁王打了两个对手,中岛基本对测试的程度心中有数。喊了一个二年级普通部员做裁判,中岛开始了今天第一场测试赛。

刚一看见对手,中岛就抽了。还不到一米五的身高不是重点,粉红色的运动服勉强可以安慰自己人各有爱,脸上的小红晕也可以理解为新生害羞。

可是这个颜色的头发配上这个发型是什么情况,太考验自己的承受力了,一瞬间让自己想到了四天宝寺那群打搞笑网球的不靠谱的对手们。(四天宝寺:你说谁不靠谱呢)

“我是浦山椎太,请多指教了前辈。”赛前握手浦山很有礼貌,手上不算新的网球拍让中岛对这场对战有了期待。

“不用太紧张,拿下一球还是很容易的。”中岛很友善地对浦山微笑,也许这个很有礼貌的后辈会带来一场很精彩的比赛?

发球权照例是挑战者的,浦山发球。浦山也是技术型的选手,身高和力量上的不足让他驾驭不了高速重炮发球。他的发球就一个特点,轻。

球上赋予的旋转不仅可以让球快速的碾压对手的球拍,同样可以让球的速度力量减弱。动态视力很好的中岛发现了球的玄妙反向切削化解旋转并赋予球力量,以比来球快进一倍的速度回击,浦山的球拍被震飞了出去。

“有没有事情?”中岛急忙去查看浦山的手腕,得到无事的回应才继续比赛。提醒了自己一下不能用全力回击,中岛从下一个球起和浦山开始拉锯战地争夺。

浦山的基本功非常扎实,耐力也很好,偶尔也能抓住中岛故意卖出的破绽。但是力量和经验上的差距确实不是基本功扎实就可以忽略的,中岛没用多少时间就让他气喘吁吁回球变得艰难。

和当年中岛和毛利对决重演一样,中岛和浦山的比分也来到六比零。不同的是好学长中岛没有故意刺激浦山,只是有意识地把回球放慢。体力消耗很大的浦山依旧没有放弃,如一头猎豹一样寻找最佳的机会。

中岛耐心地给浦山喂球,一步一步把后场的空档让出来,失败两次之后浦山终于得以把球扣杀在底线得到一分,站在原地满是得意。

“干的不错嘛,少年。”失球的中岛很开心(?),“既然已经能进网球部了就看看我的绝招再结束比赛吧,幻想曲。”

说完中岛一记ace球砸到边角,意料之中的浦山没有接到。

发过球中岛勉励了少年一番仔细讲解了一下网球部的规则后又领少年换了网球部队服,才回到网球场和下一个新生比赛。

中岛一下午一共打了八个对手,只要对待网球还算认真最后都会让其过关。入部的新队员一共40个,和网球部现有的队员人数一样多。

这些人还不是最后的新生名单,只有能经历过残酷的训练锤炼才能最终留在网球部。中岛很期待这些少年能够经受住考验,能够肩负起立海大的未来。

部活结束中岛又和柳莲二交换了一下新生的信息,训练单由柳莲二负责,训练统筹规划则由中岛考虑算是对部长职责的历练。毕竟虽然这些队员现在不一定能上场但以后都是全国大赛的主力,那时就是中岛的责任了。

幸美在网球场外等了很久中岛才结束工作,她的入部测试也很顺利,部长很看好她作为新秀出赛。兄妹二人走在回家的路上,他们新一年的征程才刚刚开始。